国防部长是谁

      将目光转至纪伊国,回到几天前,十河一存即将杀入大和时,说起。

      纪伊国南面大多是山地,国中最富庶ଲ的,莫过于纪⚏北被纪之川和熊野川冲积出来的肥沃平原。

      这里西有根来寺,东有杂贺乡。正是纪伊㝉两大势力,根来众与杂贺众的根据地。

      纪伊国虽大,石高斍却只有二十四万余石ꡐ,南部山区贫瘠,国人穷苦。

      前些年,当地ꦶ国人不知哪里搞来了种子岛铁炮制法,开设铁炮工坊,制造铁炮卖㌗与堺港商人。

      一时间,日子好过了许多。

      ፛ 可这也引誎来了纪伊守护畠山高政的贪婪目光。

      之后的事情不☭多叙述,根来众与杂贺众发动国一揆驱逐了畠山家멧,将畠山高政败家女的뒅名头给钉得死死的。

      从此,纪伊国人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魈。。才怪。。ಕ

      畠山⬎家世代守护纪伊,国中不乏请回守护的杂音。

      ⢊河内与纪伊相连,高屋城的畠山高政咬牙切齿,无时无刻不想೾杀回纪伊,洗脱挅自己败家女싑的名号。

      所以,三膾好家﨨一做试探,两家国人就答应了雇佣。别说三好家给钱了,就是娪不ꏲ给钱。

      只要三好家承诺的纪伊国蓥人摖自治一事成真,又能打垮畠山家,根来众与杂贺众何乐而不为。

      十河一存的军势由安宅家的水军输送,在纪伊北部ᚴ登陆,过和歌山畿,在杂贺乡集다结纪伊国人。

      随行的是三好长庆矧独女,三好义兴,以及三好长庆直臣,松永久秀축。

      不是三好长庆信不过自己的四妹,松永久秀ᖞ是负责此次联৲络纪伊国人的使臣。

      隫 而三好义兴作为独女,负责指挥纪伊国人作战,以打ӈ消纪伊国人怕被惢三好家当做炮灰使用的顾忌。

      而十河一存自带赞岐国十二支备队,这是随她多年征战的精锐。姬武士七百人,足轻二千五㽺百人,皆是披甲持锐僅的沙场ꃑ老兵。

      夏收后,军势就在杂贺乡聚集,消耗了十余日的时间,等待根来众与杂贺众。

      十河一存心中不耐烦,只能在本阵幕꼛府与三好义兴及松永久秀埋怨。 㔷

      “我真不知道大姐在想些什么,兵贵神速的道理就那么难懂吗?

      我们在这里浪费了十余天,幕府就算是乌龟也摆好了姿势,缩进了龟壳。

      这仗㧘,打得憋屈。”

      三好义兴苦笑茞。这四婶是家中首席大将,岁数꼋三十多,却打了二十年仗,且每战必胜。

      三好长庆为三好家督多年,威势日盛。也就是她了,其他人哪敢这般说话。

       十河一存见两女不敢搭话,翻了个白眼。

      “怎么着,我还说错了不成。

      家里这次出ት兵又不用农兵,为什么要拖到夏收后再出兵。

      阄 在那些幕府傻x抢收粮食的时候杀过去,不比现在一路打笼城战强吗。”

      三好义兴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四婶,你也得考虑后勤军需的事。。”

      十河一存直接瞪了她一眼。

      “屁个后勤。要不是她自己怂,打个腐朽的幕府哪里需要动用这么多人马,浪费这么多粮草军备。

      上次她来打近幾我就说了,你妈춘她不懂打仗。

      留着和泉细川家与河内畠山家不管,自摄津直冲山城。瓣可不是被一路的城寨堵着嘛。

      Ჸ后面细川和畠山的傻x们时不时骚扰军需线,前面再来个六角定赖以逸待劳,掐着时间来救将军뺘,怎么臈打怎么输。

      上次要我来打,就没这次的事了。”

      三好义兴被她鞭炮般的话语一路打回来,连连摇칐头。 출

      一썴旁的松永久秀哪敢参与这种毁谤家督的对话,喝茶装死,都ꙣ喝了有两壶。

      十河一存是真气。在她眼中,家里就属大姐,家督三好长庆不会打仗。

      二姐三好义贤内政玩得好,谋略也拔尖,阿波的那群细川余孽,被她给生生玩死了。

      三姐安宅冬康常年在水军。水上作战最需要的就是耐心与果决。无边海中寻憦找敌人,战船对决是勇敢者的游戏。

      这种璌人,上了陆地一样是能征善战的姬武士。

      自己更不提了,三好第一猛将是二十年实打实杀出来的名望。

      ꮖ 只有大姐三好长庆,就会打呆仗,用物资军备砸人。

      只是她目光高远,战略一流。为三好家长远的出路打算,让姐萈妹们浸诚服。

      墾可越重要ݧ的战争,越需要放手。打不萙好还硬拽着主力,自己主攻,真让人头疼。

      说起来也没错,武家兴亡之战,必᎜是家督上阵,无씜可厚非。

      可三好四姐妹都是人杰,心高气傲。能相互扶持,也是相互땴较劲。

      三好长庆觉得自己锲行,其他姐妹有什么办法。难道真쁱要抢班夺权,那家中和睦葁还要不要了。

      在这里酇与侄女,三好长庆的直臣埋怨,是借瑬着口子向三好长庆进谏。猛将也狡猾呀。

      三好义兴无奈地摊手飈。 釩

      “四婶,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何时与侄女说过废话。

      别绕圈子了,直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能办我就听你的。”

      十河一存╅一听,眉开眼笑。

      “还是侄女了解我。

      此次出战已经失了先机,大和的筒井顺庆必定龟缩死守。所以,我想。。”

      ˲三好义兴与松永久秀凝神听着。

      ڢ “톪让松永姬带根来众去和泉,帮돥三姐背后捅和泉细川家曑一刀。଑”

      “啊?”

      两女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你都说了对方有准备,还要分兵管其他战场的闲事,这样真的好吗?

      临战分兵之事,不ଵ好向三好长菨庆交代。家督已经分好了猪肉,⎺你不䗞吃,还쉞要乱挑乱夹,容易引起误会。

      햌 所以,十河一存才要让三好义兴出面ꗹ顶缸。她是独女,脑门比较硬实。

      三好义兴也是明白了这点,哭笑不得。

      “四婶,你这是拿我作样子给母亲添堵呀。”䞈

      十河一存摆摆手,正色道。

      뒆 “我也是没办法。毕竟你妈是家督,⺨很多事我就算是对的也不能做得太独。

      三姐刚毅。她攻打和泉,细川家㢣的小妮子必定全神贯注,稍有疏忽就是大败。

      根来众擅长铁炮,松永姬你飑带着她们一路隐蔽,入和泉奇袭岸和田城后方。

      一旦打乱了细川家的布署,起了慌乱,三姐就能抓住机会把细川家ᒚ捏死。”

      细川藤孝守岸和田城,不是在城中傻呆着,那是一片自东到西的城寨㉩。

      ᴑ以随时威胁三好长庆后勤路线,才能显出和泉细川家在此战的作用。

      上次三好长庆独自来近幾作鳃战,一路直插山城誁。被身后的和泉细ᖧ川ﱫ家,河内畠山家搞得苦不堪言ﴐ。

      这次三好四姐妹齐上阵,自不会让大姐在同一个地方跌两次。

      三好长庆心中,自己是主力。可傲气的妹妹们哪个不是把自己当主力看。

      且看着吧。三好长⾛庆自己在河内未必有突破,丹波与和堘泉,必定会先行破局。

      十河一ഁ存也是着眼大局,将根来众派去和泉奇袭细川家后方,托安宅冬康一把。

      她龇着牙冷笑。

      쑍 这次,可要让দ近幾的姬武士好好体味趲一下三好家姬武士的厉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