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先生无线次数

      云歇雨住,味道軻是尝了,鲜嫩也足탤够鲜嫩,酣美却还算不上。

      相对这个普遍营养不良的时代,又是十五六岁的柔弱身躯,在现代社会都龙精匆虎猛的攻击力面前,两人轮流上阵都没能完成最终的抵抗。

      詹闶吊在半空不上不下,只能把乖巧的达丽亚喊来做接力,才찗完成了这次㓪的橡ⅴ皮弹攻防演习战。

      บ 事后觐,出了大力的三个女孩沉沉睡去。詹闶坐在床边看了眼被仍在桌角的小雨衣,这只已剹经用了十次,是时候结束它的使命了。

      他也不想重复使用粱,可条件实在有限,这年代没有这种东西啊。在没有站稳脚싈跟之前,녇他不希㓫望自己惹上任何的牵绊。

      这世上最大的牵绊,不外乎就是家人、孩子。一旦被这两样感情拴住,但凡是个有人性的,想走都走不脱。

      奈何自己有准备不充分,没有带够量,只能洗干净多用几次了。好在还带了润滑用品,这个时代的致病菌也不至于多种多样,身体安全还是有保证的。

      摇摇头下了地,捏起软趴趴的雨衣,披上衣服来檔到帐子外。尭找一处还有零星火苗的篝火堆子,把东西扔进去看蛴着烧成灰烬。

      啳抬头看看天上一弯残月和闪烁的群星,大气没有被污染的星空的确要漂亮太多,哪怕五百多年后的北极圈,撑死也就这个程度了吧。

      不过很可惜,如果自己能够成功发展下去,这样的美景很快就会进入倒计时状态,可惜照相机这类科技太进步的东西不能带来啊。

      管逑他那么多,污染可是初级工业文明发达的象征。神州遍地皆雾都,那才是正经的䨤日不落帝国,只希望孤儿能少一些。

      뻹  随即又졜摇摇头,找个木桩子坐下来。没有发生的未来先少想一点,先努力度过自己的初级阶ኂ段再说。

      今天是踏入这个时代以来第垩三次被怀疑,算是不小的意外了。自己的演技应该是过关的,但什么时候都有聪明的和自作聪明的人,回到大明之后这样的人只会更多,见招拆招吧。

      在残败的篝火旁坐了许久,直到最后的余温都将要消失,逐渐感觉到一些寒意,这才起身返回帐子。

      安全的环境和心理下,人就会选择最舒服的㔟姿势,三个춈女孩已经是四仰八⇍叉了。好在这张拼接的床够大,否则非翩掉下来一、两个不可。

      左鷡右看看,最终还是选择抱着达丽亚入睡。实话实说,懂行的男譧人还是喜欢更饱满的果实,那种感觉就一个字——舒适!

      只有在某些方面自卑到变态的,才会竭力标榜柴禾妞儿为美。毕竟高高在上,总不能承认自己不行,无法满足肥美ᤦ果实对营养的渴求吧。

      于是久而久之,这种变态的ͥ审美就ﵧ成了一种病,无法控制的都必须毁掉。ㇴ而直指本质的话,宝钗、宝琴、秦可卿、王熙凤等等,哪个不比穷命偏得了公主病的黛玉香,破了家的落魄包衣奴才玩不起大场面罢了。

      胡思乱想着逐渐睡去,这一夜睡得也不怎么好。一会儿梦到自己那个完成C轮融资即将上市的公司,一会儿又梦到那个藏在白色光团里把自己忽悠瘸了的家伙,直력到天光大亮뙿的Ţ辰时方才醒来。

      听到㫖詹闶起床的声音,帐子外面候着的侍女们端着洗漱用具等等鱼贯而入,也惊醒了达丽亚和两个好些日子没茒能睡这么舒服的女孩。

      昨晚抛开伊莎贝拉独得恩宠,这让达利亚非常开心,足以证明在主人心中她才是排首位的,否则怎么会第一时间想到喊她呢。

      穿上薄衣跳下床,来到詹闶身边。一边伺候他洗漱,一边尝试着撒娇讨宠:“主人襠,让达丽亚服侍您吃早饭吧!”

      詹闶哪能不琗知道離这丫头的心思,笑着道:“待会儿我还要见一下这个部落的首领别克帖儿,然后我໚们就要启程了。交给你一个任务,去督促所有人收拾行装,我们早饭벓后就动身。”

      没能在重要场合陪在主人身边,却也得到了监督的大权,是个不错的结局。达丽ᚁ亚脸上露出小狐狸般的笑,又在詹闶脸上连着亲了几口,这才欢快地蹦蹦跳跳离开。

      相比于达利亚,两个刚刚加入的女孩就没那么自如了。竟然等男人洗漱的时候才被惊醒,这开局严重不利呀。 ᣑ

      双双加快穿衣的速度,下地后垂着头来到詹闶身前,齐身福了一福:“奴(奴家)起晚了,请老爷见谅!”

      标准的老爷做派詹闶可学不来,摆摆手道:“睡得晚自然起得晚,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跟我来拿一下洗漱用具,然后赶紧洗漱了吃饭,差不多半个时辰就要动身了。”

      说完就带着两人到了帐子左后方角杂落,打开一只相对大点的柜子,䇫从里㗾边取出两个둋小布包燈来交给她们。

      两个女孩分别打开自己的小包,里面都是五件物品,一块比手巾更大更柔软的布子,一小盒牙粉和一根应该是牙刷子的东西,一块带着香味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以及一只直壁的℧瓷杯子和一把角质쭐的梳子。

      东西的样式没什么差别,只在花色上有所不同。郑娥的毛अ巾和香皂是粉色,直壁马克杯是蓝色碎花,牙刷是黑色;廖姀的则是淡蓝色毛巾和香皂,绿色牙刷、红黋色斜方格杯子。

      牙刷早在唐宋时期就出现뤣了,到了明朝时期就算不够普及也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智商够用的人拿起来就能用。需要教一下的,也就是⦗毛巾和香皂的使用方法。

      “这个叫毛巾,这个叫香皂,就是更高级的胰子。”詹闶把两个女孩带到脸盆架劇子前,拿过廖姀的毛巾和香皂,示范道:“先把毛巾的一半在水䭉里沾湿了,再把香皂也湿一下……”

      廖姀把脸上抹了水,接过詹⭒闶弄好的毛巾,照着他教的方法在脸上摩擦按揉。几下之后又把毛巾拿开,顶着满脸的白色小泡泡,兴奋道:“老爷,这香皂的味道真好闻!”

      詹闶温和地笑笑,伸出틁手指在她额头点了一下:“赶紧洗吧,洗漱好了去后面的帐子吃饭。”

      翟思雅和吕艳娘也早都起来了,她们并没有领到洗漱用具,只能眼看着自己曾经的难友,在詹闶的宠爱下欢乐。

      吕艳娘心里不䍥好受,觉得这些本来是自己䑼该得的,却被那两个粗鄙的丫头抢了。可再想到这些都要用自己去换,又觉得自己要比她们高级很多。一左一鱵右两种思维,让她非常苦恼。

      翟思雅相对简单一些,对自己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有些埋怨,同时又无法说服自己放下面子去做⬠点什么。

      而到了后面帐子去吃早쓋饭的时候,这种反差带来的难受就更强烈了。흄郑娥和廖姀每人都有几片从金色铁盒子뫽里取出来的肉片,以及一条大块Ỡ的牛肉干,那香味儿远远的都能闻到,直叫人流口水。

      ♉她们俩,就只能和一些穿着明显要低不止一个档次,约莫就是仆人之类的女孩们一起,吃着简单콿的粗茶淡饭。

      吕艳娘是能拉得下脸的,忍㼛不住口水的诱惑,就站起来去找两녩个前难友,准备分两块肉吃吃。却在还没走出几步的地方,被一个金发碧眼的漂亮女孩拦住,脸色很不好看地说了几句她听不懂的话。

      话听不懂,可表情和手势还是能明白的。那禳边不是她能去的地方,乖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吃饭,否则不客气等等之类吧。 ๾

      翟思雅昨天睡得特别晚,一直熬到了詹闶完事之后出了帐子许久,才有了睡意。那事的整个过程中,她是一个字都没落下。

      通过对两个同来的女孩,特别是后来加入的达丽亚,她们三个人声音中表现出来的东西分析,那应该是很欢乐的。

      齳 沐浴是她们优先,寝具也是她们的毘舒适,起床晚了还有奖品௟,连吃的饭都有区别。吕艳娘能主动,自己却不能,唉,人生为什么这么难!

      然而,他们这又算得了什么。人家别克帖儿动不动就下跪磕头,还在早饭前献上了诸多金⣡银珍宝,以及大量牛羊马匹和六名୹美貌侍女,也不过得到一点劣质食品作为赏赐而已。

      詹闶的大帐里,别克帖儿坐在他对面,偷偷观察着神使大人背后的十几个侍女。还好,比自己献上的那六个漂亮的不多,心理总舎算妥帖了几分。

      稹 然后就是各种羡慕、尊敬、仰望的心情,神使大人不愧是长生天的使者,连他的侍女切肉,都适用这么精美的刀具。那长生天居住的玛瑙宫里,得有多富丽堂皇啊!

      一名侍女熟练地打开没有缝隙的白色铁盒子,挑出里面粉白色的肉块,用极精美的小刀切割开来,推到别克帖儿面前。接着又端起一把更加精美的壶,往杯子里倒满散发着芬芳的褐色汤水,也送到了别克帖儿面前。

      闻着盘子里肉块散发出的异样的浓香,和杯子ॅ里汤水的清爽芬芳,别克帖儿感动得无以复加。

      根本顾不上吃喝,直接起身跪在那里,朝着詹闶就是一顿磕。嘴﫩里带着哽咽道:“感谢尊屋使恩赐,别克帖儿愿生生世世都做长生天的仆人!”

      囐效果还行,詹闶装出一副慈和的笑:“起来吧,你表现很不错,ァ这是本座䗽代长生天㩘给你的奖赏,也是对你忠心于长生天的回报。”

      说完也不管别克帖儿了,径自⯥吃起自ㆣ己的早餐。草原上条件有限,虽然这荷美尔的午餐肉吃多了也很腻,鲜牛奶冲天然椰子粉喝多了也烦,却总比给别敏克帖儿的批发市场级猪杂⻱碎午边餐肉和劣质酸梅汤好多了。看着他盘子里的죝东西,觉得自己盘子里的味道也提高了不少。

      梣 别克帖儿也不是纯粹的傻子,贡品是在饭前拿出来的,不开心的事就得饭后再提了:“禀告尊使大人,拉克申的家人已经绑在帐子外面了,请尊ᵶ使大人惩处。另外按照尊使大人的吩咐,别克帖儿已经凑出了愢五百七十二名汉人奴隶,并给他们准备好了半个月的口粮,随时可以跟随尊使大人去享福。”

      提起被轰了脑袋的拉克申,詹闶免不了又是在内心一番感慨。说实话,对于一个来自现代社会的人,杀人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即便自己Κ曾经打猎的时候,也杀过不少的动物,砥可两者并不能相提而论。特别是轰掉脑袋这种方法,就更让人恶心和难忍了。

      詹闶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为了不让自己露馅,躲在帐Ὰ子里硬生生把胃里翻涌出来的东西咽下去好几次。之后的好几天里,都得忍着肠胃反应大吃大喝,差点没折腾出病来。

      可是没办法啊,面对残暴又野㇆蛮的草原民族,只能用比他们更残暴、更野蛮的方式,否则不足以达到绝对震慑的效果。到达明朝之后,这种方式的效果就差点意思了,得用毒计才行。

      没时间多想,詹闶面色一沉,点点头起身道:“很好,冒犯真神的人,必须得到惩罚,你随本座去看看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