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的确如苏照预料讘的那样。

       此刻的温邑,司马鱼府,纵是已入深夜子时时分,仍是可见灯火通明,人影憧憧。

      緊苏国大司马袁彬,以及府中幕僚、谋士,济济一堂,正6在密议。

      袁彬眉头᮰紧皱,心头已是不安之极。

      此刻,也是反应了过来。 垨

      鳔 䎟先有禁军贾翼被苏照借机调离禁宫,隔天不久,又废了苏国夫뽓人,此刻的袁彬,再是反应迟钝,也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尔等认为,那小儿到底是何意?莫非是对某家起了猜忌谋害之心?”袁彬此刻在幕怠僚面前,也没有收敛骄狂之色,对苏照仍是以小儿之퀷名相称,全无半点恭敬。

      一个着黑色长袍的中年文士,手捻颌下胡须,面现沉吟之色섘,“听袁公方才叙说,我们这位新任国君,心机深沉,的确不是个简单锾人物。”

      袁彬皱了皱톎眉,显然对于中年文ᖕ士的卖关子,生出了不满。

      那中年文士继续叙ᷧ道:“若要说对袁公猜忌,可对袁公尊崇之意分明不减,今日之事……不像是筹谋已久。徔”

      袁彬道:“你的意思是巧合?”

      ԯ“夫犭人谋害先君侯,又加害新任国君,뛆此螺事证据确凿,又有陈司寇推쏹鞠,几位公卿见证,不像是针对袁公设计。”中年文士朗ﲤ声道。

      袁彬面色变幻,一时间觉得幕僚所言有理,一时间又觉得顾虑重重。

      “夫人谋害先君侯,此事,的确是涚出乎某家之料。”袁鑶彬压下心头的胡思乱想,粗犷面容上似惊似怒。

      嬖实际,此事믷袁彬还真不知情,퇏二人虽有联系,但苏国夫人不会将如此机密之事透露给袁彬,那样只会授䠈人以渞柄。

      她只是派说客给袁彬,说如果拥立她的儿子苏明即位,可将苏国一应权柄尽数相托给袁彬。

      事实上,如果结合着前世苏照被篡位的经历,袁彬的反叛动机彻莛底坚定,还是在袁彬以苏子妗试ዴ探苏照态度之后。

      而后,二人才内外勾连,想出了令苏照失德的阴毒手段,进而使苏国朝堂公卿迟疑观望。

      这个时代,尽管已呈现礼崩乐坏之象,但袁彬目前也没有代有苏一氏自立的势力,否则,其他国家武装干涉,不是一句笑话。

      或许㺱袁彬辅政后,随着时间流逝,也会逐渐变得野心勃勃。

      人妻曹,最初的想法,还只是为汉之征西将军。

      贾翼此刻还没વ有出征,眼珠一转,阴声道:“司马切莫中了那小儿的麻痹之计,而今不隄过两天,那小儿就已将司马在宫禁之中的势力뇐,逐一清除,这难道还不值骤得警惕吗?”

      袁彬闻言,面上犹疑之色更浓騥。

      饲 “父亲嬑,君上态度如何,一试便知。”袁烨忽而在一旁开口道。

      “怎么试?”袁彬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儿子,问道。

      㾯 袁烨道:“父亲知道,我看中了那苏子妗,若是我袁家和有苏一氏结亲,我袁家权势从此自是固如磐石尐。”

      鿥 袁彬闻言,眉头挑了挑,冷笑道:“为父看你是被女色冲昏了头脑,眼下正值国丧,你让为父去给你提亲?为父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也知道这时候提亲,要被人啐一脸的道理,这话亏你说得出来?”

      袁烨面色悻悻,目光阴沉不定。ꪊ

      趍 一旁的中年文士,道:“袁公侟,公ꡫ子所言虽然不硶合时宜,但未尝∊不是一条妙计。”

      “嗯?许先生怎么说?”袁彬问道。

      许姓中年文士道:“虽然现在不能以提亲相试,但司马可以借口旧疾复发,不能理政,请辞司马之位,探问君侯态度。”

      袁彬位滹居两位苏国上卿之一,又忝居大司马之职,前者是爵,后者则是职权。

      ꤨ 袁彬听到要让他解权,就是下意识的怒气上涌,而后,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若君侯答应,结合前情,那说明君侯对司马已存猜绻忌之心밉,司马还是早作打算为好。”那许先生蹪言及此吏处,不由压低了声音。

      显然,这个早긟作打算,当然不是什么束手就擒、闭目待死,而是起兵……

      “某家为他有苏一氏出紡生入死,他岂敢如此?”袁彬怒目圆瞪,虽然还没有发生那一幕,但仅仅是想想自己被解除权柄,펅任人鱼肉的场景,已㐄是怒火中烧。

      贾翼急声道:“司马,若是那小儿顺势答应,那时,大司马兵权已失,又当如何?”

      袁彬看了一眼贾翼,冷冷道:莹“某家的兵权,不⾯是他有苏一氏给的,是某家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

      袁氏还有许多亲朋故旧,经由他一手提拔,不说驻扎温邑城外的三千甲士,被他牢牢控制,就是苏国七郡郡尉,就有三位由他一手提拔。

       倣不要觉得少,苏国只是侯뾴国,疆域辖制七郡五十三县,百万余人口,供养近两万军士、官吏,已经是五十比一的官民比。

      而这些军士都是职业军人,可谓骁勇精锐,若苏国真到危急存亡之时,以之为骨干,在苏国国内十丁抽一,顷刻之间,就可编练近十万甲兵。

      事实上,就是姬周帝₂室,在巅峰之时,也不是常备百万之兵。

      农业时臨代,生产力低下,而今列国,也只有晋楚大国,턘疆域广袤,才⦩会常备十万甲兵㳩。

      “等过了国丧,袁公靋再为ﶗ袁公子求娶君侯之姐,那瀽时,若君侯答应,袁公和有苏一氏结为姻亲,至少可保三世富贵。”那中年文士道。

      ꪁ袁彬一双虎目闪烁精光,点了点头,显然是认同了许姓幕僚的建言。

      在袁彬看来,他为有苏一氏出生入死,尤其当年郑国举兵犯苏,若无他袁彬舍生忘死,苏国岂能从亡国之危中安然渡过,娶个有苏一氏公主,那小儿岂敢拒绝?

      转头看见袁烨面带喜色,袁彬冷哼一声,瞪ㆠ了一眼袁烨。

      ……

      ……

      夏日原就天长,苏照于是早早起了床榻,换上一身武士劲装,取了一把宝刀,来到殿ᙢ外的空地之上。

      “े君上。”两个年龄二十上下的青年,一个看着稳重缄默,一个閩心思机敏,已侯在那里,这时见到苏照,连忙行酘礼道。

      ኔ 苏照冲彭纪和ﭩ蔡安二人点了点賙头,这二人是彭堰揳、蔡旷之子,也曾是他的剑术和骑术教习。 罴

      ޲ 其实,苏家先祖早年┾也是用刀的武将,当年翊卫姬周天子,随之平定天下,遂被封为苏侯,当时封疆还不算大,但磋经过历代麶苏侯筚路蓝缕ᅓ,开拓、治理ດ,才有今日㒐的广袤封疆。

      ﺘ到了苏ᾈ照祖父一代,人君安居庙堂,运筹帷幄,不再冲锋陷阵,故而弃刀用剑。

      苏照之父,同样觉得人君在德行和御人,对于苏照在武艺上也没有太多的期许,只是遵循着君子六艺的贵胄培养方式,让精通剑术㜁的蔡安教导苏照用剑,让长于弓马的彭纪教苏照骑术。

      但此刻苏照,分明却另有着一番打算。

      “剑道虽是王者之术,但如今列国相争,单纯的王道之术,并不足以平治天下,当以王霸之道间杂之……而且前世我已精研剑法,剑法造诣实际已在先天武者之上,眼下纵是再如何苦练,成就短期也难以提升,反而是被束鬫之高阁的家传刀老法,并未习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