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30

      “陈杨,阬陈杨,起床了!銉”黎槿早上没有课,叫醒了我后又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被窝。

      昨夜又下了一场秋雨,直到清晨都鍼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空气崭新而纯净,清新而偶又入肺柔滑。

      导游的着装要求无非就是不要奇装异服还有颜色别太鲜艳,常服就是工作服。

      第一天上班,出于郑重庄严自我认同的原婢因,我还是袢穿上了最不喜欢的西服,在路边买了早餐,乘上公交车,倒也是有了一副꟨都市青年挤公交挤地铁的忙碌狼狈感。

      按时抵达“天空之城”,按照惯例各个员工,领导进行了自我介绍和讲话,因为公司筹备期间就已经进行了岗前培训,喊完口号,梳理了公司的企业文化后,工作就算正式步入轨道。

      像我这样的小导游,上层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倒是和下面的同事们打得火热。

      公司才开业,业务寥寥无几,领缟导视察结束后索性我们就聚在一起抽烟划水吹牛,不亦乐乎!

      期间有一个人急匆匆走进公司,绑着武士头,没ᐑ有精炼侠气,更多的是饱经沧桑,头发丝上滴着雨水,衣服也湿漉漉的,这是我因他气质散发而联想到的第一印象。

      “喂,自由人!”突然这个人的背影与我记忆中某个时段锲合。

      “嗯?”那人疑惑看着벼我。

      “2019年你是不是进藏骑行了?”我看着眼前的男人,越发坚定自己的猜想。

      “对!”

      “2019年5月,318川藏线上,你给了别人一快瓶机油!”

      “容我想想!”那人摸着下额,回忆起来,突然恍然大悟说到:“你就是那个半路在无人区熄火的人!哈哈哈,是我!缘分啊,缘分啊,我们竟然再次相遇!”

      “你?”我疑问出声,对他的到来举棋不定。

      “啊……咳咳,我来应聘!”那人摸了摸自己ᆐ的武士头马尾含蓄说到。

      “哦,办公室在里面!你先去!回⸏聊!”

      “好!”

      看着那人朝着办公室走去的背影,我想起2019年在318公路汼上背着夕阳的背影,他说:“我所向往的自由,是在尝遍世胾俗之后,依旧在世俗里独自流浪。”

      那是很远以前的事情了,如今回想起来我却觉得记忆犹新,当然也有对生命敬畏的后怕。

      2019年暑假毕业,本着自己就是旅游专业的学生,心中又〈有一颗ᜠ追求远方的种子萌芽,恰휡好夏瑶同我分了手。

      我躲在房间里,烟头,啤酒横七竖八,像是一具具尸体,散发着瘟疫。

      ԫ窗帘永远是拉上䲿的,白浉天我能听见窗外的车水马龙,晚上我能感受灯红酒绿。

      我像是被玩偶,灵魂囚禁在躯体里窒息。

      《起风了》——高桥优里说:我们总是站在原地,等风起,随风走,像是೶随风的旅人。可是,风停的时候我们应该往哪儿去?我们想往哪儿去?

      卹于是我毅然决然踏上了318川藏线。

      依稀记得那天,我下楼找到街边巷子里老字号,点了两条油条,两个茶叶蛋,一杯豆浆,油条在油锅里翻滚,茶叶蛋腌制入味,豆浆是现磨的,我加了一大勺白糖,一口清香肆意的油条一口回味甘甜的豆浆。

      在这一刻,让雾霾天气的珈城市变成了仙境般的温暖。

      吃完早餐,在老陈头的츉恨眼相对,和母亲的忧心忡忡中,骑上我的摩托,向着西藏。

      萍去西藏是我这种伪文艺青年心中的大梦一场。

      我曾经在一次笌又一次醉酒后,描述着大学毕业,就去西藏看看巍峨的雪山,在长长的青藏公路上穿过草原,戈壁,穿过雪山,高原,쎌在一望无际的公路上自由驰骋,在水草丰美的地方寻找八片花瓣的格桑花,与一路顶礼朝圣的信教徒一同洗涤心哯灵。 ᛡ

      可惜,最后我在柴米油盐市井䐬里丧失了当初的理想。

      而那一次重拾信心与自由!

      我的背后就是那条世人瞩目的青藏铁路,一条钢铁铺就的天路直入西藏,绵延天堂。

      銷 阳光分在和谐,强烈之中包含着温柔,线条明朗,普照整个高原,高原上的草坪,小灌木被渡上一层金色的温晕。ៅ

      从拉萨到那木措,我跟随떀着青苫藏铁路前行洅,缓缓弯曲的铁路一会在左边,一会在右边,巍峨的唐古拉脚下,那条铁ᇇ轨显得张弛有度,沉默,像是伴我同行的朋友。

      当我在路边下车,步行进入草原深处拍摄大雪山时,湍一列开往拉萨的火车从山谷里穿过。天地广阔,蓝天白云下,它像一条绿色的,移动的巨龙,悄无声息的破帠云而来又蜿蜒而去。

      ઞ此刻我觉得我的理想被赋予了与生톄俱来一种枯萎的气质,像被报纸包裹的一束干花,盛放的自我,永不凋零,她甘愿安静的呆在角落,不争不抢,不受外界纷扰,却美的出众。

      318川藏线,无人区。

      飞致突然熄火,原因是机油该换了,最ਝ开始随身带了两瓶机油,一瓶给了另外一位摩友,剩下一瓶也消耗殆尽。

      我停下车,极目远眺,周瞲为尽是荒凉的戈壁,上百里的无人区。

      醨这一条公路绵延到天边,仿佛一条柔软的丝带,无尽蔓延。

      γ空旷,辽阔,虚无。

      路过的几位驴友骑着自行车对我的遭遇感庎到不幸,最后也爱莫能助继续开始他哴们的旅行,直到他们变成几点消失在天边。

      而我依旧一人推着我的飞致在公路上缓慢行走,这一刻我感到庆幸当初没有选择大排量的옒机车进藏,也往车胎里打了高端自补液。

      我停下车,坐在公路旁边老着蓝天白云,感受这揨深邃的世界! 䞴 聮

      “嘿,哥们,给你瓶红牛!”一位身穿绿色骑行服的驴友停下他的自行车,来到我的身边。

      “谢谢了,唉,运气不好,机油用完了,车动不了!”我接过红牛,取轄下头盔,感叹到。

      我拿出烟盒,递过去౰,咬起一支兰州,打火机在这一刻给予了莫大的温暖。

      “这是我第三次进藏了,每一次都会看见半路遇到问题的人,他们不是焦头烂额的摆弄机车就是急不可耐的想要搭车!唯独这次遇ꜹ见你,但是悠闲的片很!”

      “哪里有什么悠闲不悠闲,前连天遇到个苦行的师傅,在和他的交谈中他说:‘人生在世,哪里都是修行,该遇见的,该经历的都菬得혍自己去丈量!遇事不必太过浮躁,或许一切都是安排,顺其自然,随心而行’。”

      أ “也是啊툿,在这个物欲横飞,错综复杂的社会,哪里都是修行,也许西藏滐是中国最后的一片净土了。”他看向远方,叹了口气,深吸一口烟后说到軉,眼里尽是沧桑!

      疜 铜某一瞬攟间总觉得川藏线就这样洗涤了我的心灵。

      想起那个充满了阿谀奉承,极度压鐅抑的病态城市,心里有⎐抵触也有憎恶。

      而现在,仿佛心灵变得柔软,受尽了辽阔뛂无垠的戈壁,草原,高原的દ洗涤,心境也变得开阔⍰起来,我抽了一口烟,叹了一口气,看着天空不说话。他又问道:

      “哪里人?”

      “贵州,䌓你呢?

      “四川,成都!”

      “为什么这么喜풋欢进藏?”

      “三年前,我老婆生完孩子身体就羸弱下去,后来我进藏祈福,一个得道喇嘛做了法,抲说来也怪,回去后老婆的身体就恢复如初,我就想着为팎了家人的健康,每年进一次藏,朝圣一次。你呢?”

      “我啊,被高楼绑架了自由,在城市里迷失了自我,心也无处泊岸。”我抽了一口烟继续说到:“人情世故中心如同灯塔般忽明忽暗,浮浮沉沉。”

      “西藏这条路吧,总能让人觉璣得纯净,不知道是出于对诗和远方的探索还是对人世的逃避?”成都人也是感叹说到。 뾃

      “来西藏,想看看延绵起伏的雪山,湛蓝的天空,圣洁的湖水,随风飘送的经幡,见识广袤苍凉的䟃戈壁述说着这种远古的凄美。如愿以偿,曾经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咫尺忒眼前!”我轻笑出声。

      烟灰散尽,被寒冷的风吹回戈壁。

      两个烟头也落去沙土。

      “好了,我走了,后面会有摩友来的。”

      “好!一路平安。”

      二人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扔给他一块巧克力,他接过去,说到:“下一站有缘再见!ᕤ”

      我们挥手告别,他继续沿着公路骑行,而我继续推着车行走!

      暍 太쟖阳开始慢慢消失在山峰之间。

      余晖从山顶撒下来,却让大地明一块,黑一块。我抬头望着天空。

      西藏ᔨ的天空很高很高,上面的晚霞就像一朵朵清新,ꜭ优銞雅,热烈,朴素的花儿,我伸出手,却发现是遥不可及的距离,直到云也消失,星星开始显露出来。

      终于有一辆摩托车从公路的远方驶来,他打着远光灯。

      我用手挡住眼睛,眯出一条缝,知道离我越来越近才打开近᦯光灯。

      黑色的骑行服,一辆飞致250让我激动起来。

      “哥们,怎么了?”

      一口浓重的重庆口音扑面而来。

      絛 重庆口音那特有的诙谐感让我在零下十几度的公路上感到温暖非常,那人取下头盔,武士头展露在我眼前。

      韛 “运气不好哦,机油没得喽,车走不了!”我同样操着一口浓重的贵州口音。

      镅 贵州和重庆接壤,方言的运用反而更加让人觉得亲切和交流简单。

      “你也是飞致啊,我这里有机油,还好我准备的多,给你一瓶。”只见他停下车,从行囊里掏出一戌瓶机油递给我。

      我也ດ不矫情,伸手接过来就给自己打摩托车换油。他为我打灯。

      换好机油,我重新发动摩托,摩托终于想起久违的轰鸣声,像是一颗心脏再一次跳动起来。

      我骑上摩托,感受着他的震动,就仿佛骑在一匹欢快的小马驹身上。

      我向远方一瞥,灰暗的地平线上有一个黑点在极速的移动,武士头摩友也看见了,说到:“说实话,318国道上要是运气好可以看到一群藏羚羊跑,他们才是西藏的精灵!”

      “哈哈,这只藏羚羊到时落单了,天都黑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奔跑玙,寻找大部队,”我大笑到。

      “或许,我是说或许,这头藏羚羊是一ᬻ只与众不同的藏羚羊,为了自由,离开了大部分,独享属于他的青藏高原!当然,我也是说是或许!”说到最后,摩友的声音越来越小。

      ו 闻言,我转过头去,只见他脸上尽是沧桑和落魄,眼角似乎闪动者晶莹的液体。

      我没说话,打开远光灯,扭动着右手,慢慢松开离合,摩托车缓慢行驶起来。

      他也跟着我行驶起来,在有一瞬间,我们都回头再看藏羚羊。

      可是톅,藏羚羊已经消失在戈壁里了,不知道,在那一刻,他是否也还是看的见那只最后的藏羚羊?

      我准备返程回到贵州,而他准备前往独库公路深入新疆。

      离别前,想起自己终究要回到人间赡养父母,寻找工作,顿时觉得自己终究要被㦓束缚的,我不经对他感孫叹:“你真自由啊!” ᬦ

      他说:“我所向往的自由,是在尝遍世俗之后,依旧在世俗里独自流浪。”

      半个小时后,墋武士头从办公室应聘책出来,脸上挂着笑,又有一丝不大情愿。

      “你好,我叫陈杨!”

      “你好,我叫杨言兴,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武士头伸出手,我同他握手,这也是我同他两年以后得自报家门。

      缘分真是奇妙䇑,正如格桑花遇见西藏的风,让人觉㑕得自由又温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