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宫廷争斗>

      姬玉连续几日服用了药剂,身体如预料般好起来了,不同于其他太医那般震惊喜悦,洛惜显得无比的冷静和淡然。

      摠 她的能力她自己还是清楚的。

      毫无疑问毫不意外……

      话说,凌安景的黄金百两应该能到手了浓吧。

      惲 待新的一批试药的病人也是慢慢好转后졦,洛惜才和凌安景商量着把药剂制出来,让其他病人服用。

      一个月后,病人们病情慢蓅慢地都控制ﶣ下来,甚至有些重症患者已是痊愈了,洛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治愈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펩 这几日,来寻她的痊愈的病人和太医越来越多,无非是说些感谢和赞赏的话。

      ᗛ 场面话听多了。

      无趣得紧。

      洛惜观察完那些重症病人的情况,便越来越少待在隔离区了。

      ৃ时而去那榕树下吹吹清风,时而去街道上走走看看。

      自上次药剂之事和凌安景见过一次,她已是许久未曾见过他了,他似乎有点忙。

      京城来了信件,是墨竹和刘今宁给她的。

      新开的店铺生意很好,日进斗金,已是扩张了规模。貿他们Ь还询问她,㓗要不要把医馆开到京城。

      洛惜想了想,提笔回了一封信,装好托人送回了京城。

      “洛主治。”

      如往常一样待在重症病区的洛惜正在桌上整理资料,忽而有个看起来怯⮯生生的,穿戴得全副武装的女孩子在门口探头叫她。

      踂“何事?”洛惜看了她一眼,淡漠地继续理了理桌上的东西。

      “这个......给你。”那女子和她眼神触碰到的那一刻,脸颊瞬间红透了,放下手里的稫小盒子,然后羞答答地转身走了。

      ???

      洛惜不知所以然,只是取了那盒子,打开看了看,是一个绣的极为精致的香包。

      路过的一个太医看见了,看她一脸不臜解,笑着ۈ对她说,“洛主治,锦州有个传统,便是女子箶的香包递给了男子,便是表示心怡之意。”첼

      ......所以她是被一个女子表白了?洛惜一惊,ݛ连忙把盒子放回了原处。

      吓死了。

      凌安景还是很少露脸,听闻是在县ࣷ衙审问一批官员。

      ᬲ倒是源一时常会过来问她可有困难,他帮忙解决。

      洛惜知道是凌安㛲景的安排,许多时候她都是回绝㟑了。

      ꅥ姬玉好了之后便天天跟在她旁边,安利他家的妹子,贤良淑德,温柔大方倒是不常说了,就是夸她性格⦊爽朗,不拘小节,娇俏可爱。

      䥱时间一天天过,病房越来越空了,重症病人也全部转入了轻症病房。

      锦州本地的医师已是Ȯ足以应付得过来了的。

      离回去的日子该是不远了。

      䋗一天清晨,忽然人群轰动,看着人群都往街道上而去,洛惜也走了过去。

      从县衙方向运出来了一列囚车,坐在上面的人无一不↓狼狈,皮开肉绽。

      “这群狗东西就是该死!”

      “死了那么多人,他们倒是想逃之夭夭,异想天开。”

      挖 人群里面忽然爆发出一㐉阵咒骂声。

      原寥来是被处理的一批在疫情期间失责贪污的官员。应휋对不力,推卸责任,妄图揽着钱财逃之夭夭,更有甚者同匪徒合作,盗窃家舍,捞取钱财的......

      쑪 这些都是百姓极为厌龔恶之人,他们被围观的人劈头盖脸丢了满身泥土石子,此情此景,颇有大快人心之感。

      洛惜抬憓眼蹦望去,目光停在◰那列囚车的后面,骑着马的那个身影。

      背脊依旧如松挺拔쫶,只是面上仍有未散去的余怒,眼底有浅浅的乌青。他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视线向她投来,那一眼,恰似万年。

      팰他下了马,让随从牵好马匹,而后走向她,捡起了她不知何时掉下来的荷包。

      洛惜微怔,接过荷包,刚័想同他说些什么,突然他整个人便倒了下来,她下意识要推开,却听见他沉沉地说,“别动......”

      ອ洛惜不敢动,只是ﺬ......这人怎么这么沉?

      感觉到凌安景似是有些不对劲,洛惜一惊,连忙喊了他两句,都没有应答。他竟是直接昏睡了过去!

      ꤱ 洛惜连忙喊了几个人把他扶了峇回去。

      睁开眼时,她已不在。

      凌安景眼底略微有些失᾽落,他刚想起身,便见她从营帐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碗粥。

      “醒了?喏,刚熬的药膳粥,喝了吧。”洛惜从外边回来,看见他已经坐了起来,有些微愣,还有些尴尬,ꔛ只若无其事把手上的粥放了下来,轻咳一声道。

      凌安景端起粥,“这个..㍹....你熬的?”

      洛惜睨了他一眼,“自然......”

      凌安景半信半疑吃了一口,眸㓅中有些Ự惊艳,色香味俱全,倒♐是有些出乎于他的意料。

      “不是。”谁知洛惜吊了了尾音,又矢口否认了。凌安景差点被粥噎得ᝊ背过气,洛惜连忙给他递了杯水,“如今你能吃这熬得上好绱的药膳已是极好了,还想让我给你做?我厨艺不﨓佳,做出的粥,怕是让世子不仅仅是难以下咽了。”

      “.......”

      而锦州诸事已是处理妥当,情况襝已是大好,京城中来了旨意,召治理瘟疫的功臣入京行赏。所以一连几日治疫队伍都在做收尾工作了。

      锦州之事终于是毕了,接下来,她可要好好计量着ὦ对付慕容家这个仇家之事了,还有,寻找父亲。

      前路漫漫其修远兮,福팤祸难料。

      在她收拾行头准备随队伍离开时,她那个消失了几个月的师傅终于飞鸽传书过来了。

      展开,是五个大字。

      徒,儿,你,真,棒。

      嗯,很好。

      面无表情,内心毫无波澜,洛惜把信放在了烛火上燃了,取了包袱便出门去了。那信灰随风飘荡一圈掉在地上,碎了一片。

      车队人马皆集合了,还是那些人,却是精神气儿都不一样了。

      经Ꞇ历了几个月的艰苦抗击疫情,虽然后面的日子吃得非常富余,但在高强度工作下,每个人都难免消瘦了,有些疲倦了。但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少了娇贵气,眼眸中多了几分坚毅。

      车队两旁站满了带ᤤ着口罩欢送的百姓。有给医师将士递上满篮子鸡蛋的,有送⌡做好的糕点的,有的泪眼汪汪,有的依依不舍......

      几个月生死相依,为救人前仆后继,也是有些感情的。

      洛惜扯了扯口罩,尽量低调,不让他们认出她。谁知,她刚走出去,便是引起了一阵骚乱。

      “洛神医,这是我做的红鸡蛋......”

      ム “洛主治,这是刚做的糕点......”

      “洛神医......” 갧

      脑袋突突地嗡嗡响。

      洛惜一ೣ一道谢了,婉拒了,然后同众人道,“各位后会有期。”

      㬞 挤过了热情似火的人,㧦出了满身的薄汗,这〿才上了马车。

      傗 一上马车,洛惜见到上面嗑瓜子的人,若不是外边人山人海的,她真的要转身就走。㦾

      姬玉狗腿地拍了拍铺设着上好皮毯的座位,“小洛神医,快些过来坐。”

      뿜 洛惜僵硬地点了点头,坐下了。

      硊又是一路被安利他家妹子,洛惜委实是怕了。

      她检讨,之前就不该欺负他,橘不然也不会惹到这个“媒婆债”!

      洛惜真想一拍桌子同他坦白了,她是个ꄬ女的,还要不要把他妹子嫁给她?

      但是看见他眼睛亮亮的,也是不敢戳穿了,不然她怕他要闹着嫁给她......

      马车一路前行,路过了五云客栈,洛惜掀起帘子,看见掌柜的和那小二便站在门芋口,便用眼神相互致意。

      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目光所及,洛惜却并没有放下帘子,一直看向前面骑马前行的将士,她在搜罗那个挺拔的身影。

      没有。

      这一路她似是都没有看见他。

      “世子没有同我们一同回去吗?”洛惜问向好不容易消停会儿的姬玉。

      姬玉打了个哈欠,“他啊,接了圣令便去剿匪了。”

      剿匪?

      洛惜放下帘子,秀眉微蹙。在锦州这些日子,同隔离区的将士们聊天时,她也有了解一些情况。猖狂的流民匪徒,打家劫舍,游走行动,手段嘮凶残,但各县城动了兵力尚无法平息这匪乱。

      迁徒之人,路上缺粮少水,易子而食的不在少툱数,生存下来都是一ꮵ个问璕题,又如何有这么大的精力去扛刀杀人?且而这支匪徒队伍힦训练有素,有极大的组织性,能快速地出现,又能瞬间消失,若찮不是背后有人指使,如何能在短时间内流动杀人越嚈货而地方⧶官员却拿他们丝杙毫没有办法?

      ䷒廗若是有人特地安排......细思甚恐。

      凌安景此次剿匪㰃恐怕不会容易。

      刀光剑影,皮开肉绽......

      思ᒿ前想后,洛惜把车帘再次打开,同跟在马车旁的将士道,㕾“小兄弟,可否劳烦一下,帮믂忙找一下ﳩ源一副将?”

      氢 那将士刚过去不久,源一很快就过来了,有些疑惑,“洛主治?”

      “你可知你家世子爷꯫如今在何处?”

      “知道,洛主治可有什么需要传达?”

      洛惜从药箱最底部拿出几瓶药,还写了些说明在上面,这才装到了一个小盒子中,递给了源一,“药,给你家世子送去。”

      送药?源一挠了挠头,这才懵懵地接过了盒子,见洛惜神色严肃,不似在开玩笑,♋便道,“好的,我一定派人尽快送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