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事2010粤语

      又是一天艳阳日,陈安墨发现自她进这个公司开始,就做着比别人多的工作,实习期三个月她觉得自己要被压榨死了。

      但这些压榨都来自同一个人,那就是她的秘书长赵悦冉:“陈安墨,核对完这个文件交给我。”

      “好的。”

      陈安墨微笑着接过,她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干核对文件这种事了,她觉得这些重要的文件都不该自己来核对才对的。

      奈何秘书长总是给她做这些工作,现在竟然都练就了她一目十行还不会出错的本领了。

      四十分钟她就全部核对完了所有的文件,比起之前效率提升的不是一点半点。

      把做好的文件交给赵悦冉的时候她以为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做完了,马上到下班的时间了,她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明天老板要去出差,你跟着我一起去。这个是明天工作的所有内容和细节,你今天之内全部了解清楚。”

      说完这句话,赵悦冉就不理她了,自顾的继续手中的工作。通常赵悦冉这样就代表着这件事没得商量,她必须去。

      陈安墨默默深呼吸一口:“好的。”

      坐下后她一掌拍在脑门上手撑在桌上,大口喘着气暗自神伤,看来今天又要加班了,不能回到她柔软的大床上早点睡觉了。

      陈安墨的晚饭也因为这个小插曲,一个面包一瓶牛奶草草解决了。

      晚上九点秘书办的人都陆陆续续下班了,只剩下还在看文件的陈安墨和一个行政部的男同事宋晋了。

      很快宋晋也关上电脑:“安墨,我先下班了哈,你也早点回去。”

      “好的,明天见。”

      “明天见。”

      陈安墨有气无力的说完一句话就爬到桌子上去了,整个办公室空旷的只有她一个活物,简直是悲哀。

      看着手里还有大半张纸上没有了解清楚的细节,陈安墨喝了口咖啡不得不继续奋战。

      十点过九分,她终于看完了,站起来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准备收拾好东西就下班了。

      这时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黎锦盛从里面从出来,他本来以为没人了的,结果一进来就看到灯打开着,陈安墨站在电脑前扭着脖子。

      “你怎么还没下班?”

      陈安墨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一跳,幸好声音听着是她老板的。

      “噢,这就走了。”陈安墨拿起东西作势就要离开。

      “你等会儿我送你回去,女孩子一个人太晚回去不安全。”

      黎锦盛说完就进去找他要拿的东西,也没有给陈安墨拒绝的机会,她只能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还好黎锦盛很快就出来了,手里拿着两个黑色的文件夹,陈安墨认得那个颜色是公司最高机密的文件,看了一眼赶紧移开视线,要是什么东西泄露出去,可不关她的事。

      “走吧。”黎锦盛走到她身侧和她一起走进电梯。

      电梯直达负一楼,这还是陈安墨第一次来负一楼了,车库很大一眼望不到头,这会儿大家都下班了,车库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辆停放在哪儿。

      很快就走到黎锦盛停车的地方了,是俩黑色的迈巴赫。

      高端大气上档次,这句话是陈安墨的第一反应,一千多万的车坐着让她有些心惊肉跳,她觉得自己的身份配不上这辆车。

      有些拘谨的上车做下,她定定的坐着有些不敢动,还是黎锦盛提醒了她,她才想起来系上安全带。

      “你住哪儿?”黎锦盛开车的空隙转过来问她一句。

      “曲星湾一号。”

      曲星湾一号?这可是高级公寓,黎锦盛挑眉转过头来再看她一眼,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是什么隐藏富豪的千金出来体验生活?

      曲星湾一号离他们公司非常近,开车二十分钟就到了,没有业主的车是开不进去的,陈安墨能随意进出那是蒋森尧提前通知过的,但黎锦盛进不去,他的车在外面停下。

      “这是我朋友的房子,我只是暂时住在这儿。”陈安墨无奈的解释,这点路走进去也不远。

      “男朋友?”

      “不是,就普通朋友,在我没找到新的住处前暂时住在那里而已。”陈安墨赶紧解释,她不想让别人误会,已经给蒋森尧添了很多麻烦了。

      陈安墨下了车,黎锦盛就往回开,刚好就和过来的蒋森尧擦肩而过,黎锦盛没注意到蒋森尧,蒋森尧却看到他了,以及他刚刚下车和陈安墨说话的时候,他就停在远处看着的。

      等他停好车拿上东西上去的时候,陈安墨刚刚洗涑完准备睡觉,看到他来,赶紧开门让他进来。

      “你怎么来了呀。”

      “来给你送点东西。”蒋森尧提起手里的东西晃了晃,这都是他刚从超市买回来的生鲜水果,还有蔬菜肉食。

      “怎么拿这么多东西来。”陈安墨伸手想去接被蒋森尧躲开。

      “这个挺重的,刚好路过就买了点。”

      蒋森尧把该放的东西放到原位,才走出来明知故问:“你刚刚和谁一起回来的?”

      陈安墨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回答了:“噢,是我老板,今晚加班太晚了,就顺带送我回来了。”

      蒋森尧是不相信一个大老板会闲着没事干送一个下属回家的,他更不相信明明回家的路是两个方向的人,会“顺带”的送下属回家。

      这两件事同时放在黎锦盛身上,他就更不相信了,以他对黎锦盛的了解,那个男人是从来不多管闲事的。

      蒋森尧的到来让陈安墨有些敏感,住在别人的家里还不给房租让她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我下个月找到房子就能搬出去,不会打扰太久的。”离下个月也没多久了。

      “不搬也没事,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蒋森尧说的是真心话,一套房子而已他多的是,又怎么会在乎那点房租。

      虽然是这样说,陈安墨心里还是过意不去,想着早点找好房子就能少叨扰别人几天。

      但是在南城这样寸金寸土的地方,想找个离公司近房租又便宜的实在是太难了。经过上次的事,她发誓再也不住合租房了,那这样的话房租势必就要贵很多,不拿点工资怎么付房租。

      他本来想坐下来和陈安墨聊聊天的,奈何对面的人一直昏昏欲睡,疲惫的身子靠在沙发上就要睡过去了,所以说了没多一会儿蒋森尧就借口走了。

      蒋森尧一走,陈安墨沾床就睡,明天还要早起和秘书长出差,今晚她熬不住,太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