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澡人人澡人人澡人人澡人人

      等回到别墅的时候,夏莱莱早在杨允乐门口等他了,手里拿着正是杨允乐最爱吃的板栗饼。

      这姑娘每次看到杨允乐,就像眼里放光一样,让人无法抗拒:“杨哥哥,”说着就跟着走到了身边。

      “你叫我乐哥,或者杨允乐就好了,”杨哥哥真的是听得人发麻:“你在这里等了我多久了。”

      “没多久,我想你们有事情要处理,就没有打搅你。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多等等就好了,”夏莱莱确实很贴心,不过就算再好,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杨允乐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她的手,发现她的右侧缠着纱布,有一点渗血:“你手怎么了,”

      他这是明知故问。

      “没事,小事,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夏莱莱轻描淡写,似乎并不在意。

      “那集爷爷不是说……”杨允乐狠狠瞪了况仔一眼,况仔赶紧闭上了嘴。

      “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休息了,”杨允乐这逐客令下得很明显,夏莱莱并不是傻子。

      她很快会意了:“那乐哥休息,我下午再来,这饼你留着吧。”

      “不用了,你分给大家吃吧,最近我不太爱吃甜食,”杨允乐拒绝得毫不犹豫,也没多看夏莱莱一眼。

      况仔心里憋火,怎么杨允乐是这样的人,身边的桃花运还不断呢。

      他顺势跟着杨允乐进了房间,关上了门:“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夏莱莱是在关心你,你再怎么也要领情啊。”

      “恐怕我做不到,”杨允乐又恢复一张冷冷的脸,和当初对凌晓灿的态度一点儿不差。

      “你……,”况仔也是拿他没办法。

      杨允乐慢条斯理:“我劝你也离她远一点,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孩。”

      “是你想复杂了,”况仔叹了口气:“这些女孩真的白瞎了,我这么大一土豪一帅哥在这里没人管,非要围着一个钢铁直男转?”

      “她不简单,那你为何还要把她留下?”

      把她留下无非是想弄清楚,那新婚之夜的女孩是不是她。

      如果不是,那么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让她走人。如果是,那自己真的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毁了一个姑娘的清白。

      但这事,因为涉及到隐私,就算和况仔是兄弟,这种情况没办法和他明说。他只能直接告诉况仔,这女孩远不止表面看到这样简单。

      “我说了,她不简单。你信我也好,不信我也罢,”杨允乐想了想又说:“集爷爷说他只是拉了她一把,但是夏莱莱的手不像是轻伤,倒真的像是摔伤。”

      确实,况仔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了:“那夏莱莱说她是自己摔伤的,会不会真是摔伤的。”

      这大概就是这女子的高明之处。倘若真的是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故意说成自己是摔伤的,就为自己的善良加了分;倘若是没有受这么重的伤,又故意弄伤了自己,那她故意说成是摔伤的,并没说谎,也让人无法追究。

      无论如何,这盘棋下得很好。不过她终究是为了给自己留下一个好印象,而自己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做法,是不是真的有点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杨允乐看了看况仔,略有愧疚:“怎么受伤的我不清楚,但集爷爷毕竟帮我,而她确实也帮了集爷爷,你把我房间里面的药给夏莱莱送过去,但不要说是我送的。”

      杨允乐这脑袋总算是开窍了,况仔暗忖:“好啊,这次这个好人,我就去当。”

      与此同时,集爷爷在研究所拿到了杨允乐留下的生命衣,心里却萌发出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自从集爷爷第一次见到杨允乐,就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是那种说不出的亲切感,那种感觉大概只有对自己亲近的人才会有,所以他用检测仪监测了衣服残留的毛发,分辨出了男性的毛发。

      他忐忑的将毛发放进了匹配仪,选择了隔辈匹配度测试。结果显示和自己的毛发亲子关系匹配度为97.22%。

      似乎这个结果在集爷爷的意料之中,但是他仍然心里相当开心,但是他马上意识到,有人对自己不利,会不会也会对杨允乐不利,所以这事暂时还得保密。

      集爷爷喃喃自语:“终于,我儿子,他要回来了……”

      虽然集爷爷一把年龄,但他仍然拿起生命衣继续做起研究来。他相信这个人一定是自己孙子很重要的人,所以能尽力帮就尽力帮。

      傍晚,集爷爷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特意穿上了一身帅气的西装。他打算将生命衣送去了况仔的别墅。

      杨允乐对于集爷爷的到访很惊讶,因为所里的人都知道,他一直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

      反倒是夏莱莱真把自己当女主人了。一会儿一会儿一个集爷爷叫的亲热得很,又是端水,又是主动削苹果给他吃。

      “允乐啊,我只是想来看看这位穿生命衣的姑娘。”集爷爷害怕杨允乐起疑心,也好奇自己孙子喜欢怎样一个女孩。

      凌晓灿似乎有些胆怯,她这两天又有些犯病,她慢吞吞地走向前:“集爷爷好,我叫凌晓灿,是杨允乐的朋友,谢谢你们为我做的生命衣。”她没有多客套一句,但是很自然。

      凌晓灿并不傻,她知道集爷爷之所以会帮忙,完全是因为杨允乐的关系。

      “只是朋友?不是女朋友?”集爷爷疑惑的看了看杨允乐,要知道在研究所里做私事,是签了放弃未来三年的年终奖的。

      所以集爷爷打心底认为这不只是朋友这么简单,毕竟工资所得就主要靠年终奖了。

      “只是朋友。”杨允乐吐出了几个字,顺便瞄了一眼凌晓灿的脸色,凌晓灿反应平平,并没有什么感觉。

      夏莱莱一把挽住了杨允乐的胳膊,笑着对集爷爷说:“集爷爷,我才是杨哥哥的女朋友。”

      杨允乐反射似的将夏莱莱的手推开:“不是,她们都不是。”

      集爷爷看了看夏莱莱和凌晓灿,心里大概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决定助攻一把:“杨允乐牺牲了3年的年终奖,在研究所申请做这个生命衣。我还以为凌姑娘是允乐的女朋友呢。”

      3年?凌晓灿惊呆了,原本只是一项很普通的事情,却又在背地里让她感动个稀里糊涂:“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