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玛全集

      汨罗岛上的喧闹暂且不谈,时间来到一周后。

      诺德外海靠近雾海海域方向有一系列群岛。

      不同于低纬度的黄金海域⶚常年湿热,这里的气候冷热分明。

      北方高压地宒带寒冷干燥的空气与南方的湿热空气在这里相撞,爆发出海面上经久不散的海雾,一年中有大半时间읪,雾海海域都被海雾笼罩着。

      ᯊ 这片海镅雾像是天然的隔离带,将雾海海域和北海海域分割开봄来。

      灰山群岛就坐落在这片海雾的北方。

      这里作为北海两大海꫗盗王势力之一,斯维拉克家族的老巢,戒备森严。

      码头,港口,岸上全是他们的耳目᧜,当地贵族领主的统治薄弱不堪,他们曾请求诺德国王的帮助,但当国王的上千名援兵在海上离奇消失之ᡉ后,这片群岛就从诺德ꙿ的统治下被移除了,虽然那名国王任命的灰山群岛领主还健在鲶,但他的政令已옇经无法在其庄园之外实行。

      斯维拉克家族从不宣称烣对灰山群岛的统治,但来往这片海域的人都知道,以维吉亚为北海分割线,南部区뒚域的北海海面,他们才是真正的统治者긾。

      灰山群岛的主岛铁锈岛上,威尔正在铁堡内向他的父亲请安。

      Ꭱ这座传说由钢铁铸成城堡坐落在铁頳锈岛半山腰处,朝向南方的旧大陆,每日清晨,雾海上飘来的海雾和海面上汹涌的炣浪涛就会拍在铁堡的墙壁上,或化为云烟,或化为泡沫。

      诺德海面上的实际统治者就居住在这里,遥控着他的海上王国。

      픬海盗王半躺在他的金属䲛王座上,上面披盖着厚厚一层雪熊皮毛,房间里的壁炉红光烨烨。

      “所驄以那个小子,真的这么做了?”

      海盗王边问边捏ꜭ着腿脚关节,早年厮杀经历让他浑身伤痕累累긝,到룭老了全身时有酸痛,但他从不让仆人帮忙按摩,那会让他感觉自己已经老朽,对身体失去掌控。

      “我的管家全程听见契了他们的谈话,而且小妹收下了那件首饰。”

      賮 “你对那个小子有多少了解?”

      “威朗普说那ﯷ人来佮自北海,他的手下都틇是롮纯正的北海海盗。”

      听到这,海盗王蹙眉放话:

      勒 “我见多了那些想要一步登天的蠢货巈,这种家伙是怎么接近特蕾莎的?”

      澈威尔知道自己的父亲虽然凞身为滰海盗王,但平生最看不起的也是海盗,他绝对不可能允许自己櫙的女儿嫁给一名海狗。

      “据小妹说,这人是她띓自己找到的朋友,通过什么途径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他手下应该有一名实力强劲的炼金术师,治疗血症的圣水就是他们弄出来的。

      而且我让威朗普多次试探,他并没有想要加入咱䛩们的意思。”

      “唔” ♚

      海盗王听后不置可否。

      “尽快把那小子根底摸清,第一鸠批血症퍞药水看看市场反应和效果,特蕾莎这事之后再谈,如果这批药效和上次的不一致,那小子也싇没必要活着了。” 쵬

      “父亲!我觉得。。”

       “滚下去!是什么让你觉得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海盗王直起身子,将自己儿子斥ソ退。

      生在这种家庭,威尔更多的时候感到的是无奈。

      就像自己的小妹,他虽鴹然没有明问,但看着小妹对那块吊ﭶ坠爱不释手的欢喜模样,就知道她和那个朋友关系不一般。 諭

      父팣亲看不起海盗出身的人,所以小妹不可能和各地的海盗王势力通婚。

      틗 至于岸上各国贵族势力,自己珧的母兪亲就是死于他们之手,父亲恨不得杀光这些该死的贵族领主。

      如此一来,小妹的选择余地就很艰难了。 婏

      作为一母同胞,威尔从小看着小妹长大,对她疼爱不已,自然不忍心看到父亲逼迫小妹嫁给家族同辈므的族人,在紤他看来,这些族人都是歪瓜稃裂枣,配不上特蕾莎。

      “小妹,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最疼你的还是哥哥!”う

      積威尔看了眼父亲命人关上的厅门,不知心中下了什么决心。

       回到千里之外的汨罗岛。

       林克在发现灰兔在群里没什么反应后,也选择了装死。

      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公爵领派遣的溳总督,终于来到了汨罗岛。 컇

      骶一共四艘船只组燝成的小型船队,三艘快船护卫舰,加앗上一ൟ艘商货两用的四桅帆船,和上次林克的配置一样。

      码沍头哨塔的警铃疯狂敲响,不一会儿负责守蠘备的维吉亚佣兵们和部分山林弩手在附近就位。

      釤卡尔领头,上前问向林克:⋅

      揣 “大人,我们准备怎么做?直接干掉他们么?”

      看着眼前抖抖索索的卡尔,林克寡再次感叹上天果然是公平的,处理杂事,哪怕是复杂的会计问题都难不倒的秘书官,遇上需要动手的问题时就开始大脑萎缩,变得没了主意。

      “随机藗应頒变呗,还能怎么办?”

      林克也清楚뛔,干掉这名总督之后,፫和公爵领之间就真的无法挽回了,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Ⴧ,老鲍勃脖子断了都有一个月了,他可没法让老鲍骡勃死而复生。

      想到这ՠ瞄範向了一旁做멬着热身准备的托尼。

      䈭“头儿,你放心好了,一会我将那总督的脑袋拧下来,明天给你当碗使!”

      林克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

      “卡尔,把那块昨天让你做的招ᡐ牌拿过来。” 乻

      爱德华·路易怏怏地走上甲板吹风,䴹这一路的路程着实难熬,硔尽管为了规避信七风带,他命令派克船폽长兜了一个大圈子,为此推迟了到达汨罗岛的日期。

      ᖟ但颠簸的海上旅程还是让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公爵蟴远房侄子大吐鵌特吐。

      看到久违的陆地,爱德华终于松了口气,再这么下去他怕自己成为路易家族第一个因为晕船而死的倒霉鬼。

      “派克,那上面写着什么?”

      爱德华指着码头人群上方的条幅问道,他觉得쩊自己吐긩了一天,眼神有些恍惚。

      ‘玛德,知不知道海上船长最葛大啊?竟然直呼我的名字,蒘没有礼貌的崽种。’渿

      派克﹙船长内心疯狂吐槽,眼睛看向码头,巨大的长方形条幅横挂在栏杆上。

      “热烈欢迎总督大人莅临指导!”

      派克船长摸了摸脑폸袋,是林克那家伙没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