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荔枝app网站ios它

      厌走在静谧的路上,耳边只有脚步声回炡响,渡边凛看向身旁已经换回眼罩和制服的五条Ý悟,无奈地问道:“那个,ꎫ五条老师,对方到底是谁啊?”

      “是我一位很值得信赖的后辈,曾经还跑去正经公司上班,不过后来又回来做咒术师了。”五条悟笑着道。

      “啊,为什么?”渡边凛疑惑地问道,在他看䑧来,这ᾧ个世界上咒术师的生活才是真正精彩的生活,跑去工作是很难理解的事情,更奇怪的是竟然又回来了。

      “这就要你自己去问他了。”Ặ

      五条悟带着渡边凛走过一条条小道,最后在一栋玻璃窗门的木屋前停下,透巄过窗户,渡边凛看到里面的沙发里坐着一位身穿米黄色西装,正在看报澰喝茶的男子,他留着浅金色的梳理得很整齐的头发,脸上带着奇怪的眼镜,神色一丝不苟,一板一眼。

      ‘是他?’渡边凛眼神询问五条悟。

      五条悟微笑回应,然后拉开窗们朗声道:“七海!” 舲

      娜娜明?

      渡边凛眉头一挑,看到那被称作七海的男子放下报纸,用相当无奈的语气问道:“五条先生,我现在正在休息。”

      他的声音低沉缓慢,给人一种相当疲惫但又好像很有资历,很负责任的感觉。

      “我知道!”῅五条悟毫不客气地走过去坐在七海喌面前,道,“所以我带了学生过来哦。” 

      “虽然不清楚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但怎么都好,我又不是老师。”七海看都没看渡边凛,继续拿起报纸阅读,“请不要打扰我。”

      “别这঍么冷淡嘛。”五条悟不在意地笑道,“凛,认识一下,这位是七海建人,很可靠的一级咒术师哦。”

      ‘一级咒术师……’

      “初次见面,我是高专的一年级,渡边凛。”渡边凛站直鞠躬道。

      閽 “唉。”

      七海建人不得不放下报纸站起身,鞠躬回礼道:“初次见面,渡边同学。”

      说完,七海建人转头看向五条悟,问道:“我记得,一年级只有四个䁷人吧,没记错的话没有渡边同学。”

      “半个月前刚刚入学的,正在练习怎么掌控自己的咒力,所以在学习「黑闪」哦。”五嫋条悟笑道。

      “掌控咒눅力和「黑闪」并壪没有什么直接联系,换一种方法吧。”七海建人直接地道。

      “啊……”渡边凛愣住,看向五条悟。

      五条悟死皮赖脸地笑着道:“别这么说嘛,毕竟是我建议的,而且凛已经练习了半个月了。”

      七海建人闻言瞥了五条悟一眼,用“难怪如此”的神情又看向渡边凛,淡淡地道:“虽然不应该交繚浅言深,但我还是要告诫你,五条先生有些轻浮和脱线,你自己尽量注意。”

      ‘对此我深有同感……’渡边凛眨了眨眼,没敢在五条悟面前直接说出来。

      ᴌ “好了!”五条悟看着对话的两人拍拍手道,“就这样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凛就交给七海你了。”

      说完,五条悟起身拍了拍渡边凛的肩膀,然后悠闲地迈步离开。

      ‘︿( ̄︶ ̄)︿完美搞定。’

      渡边凛栺无语地看着这不靠谱的白毛溜走,只好硬着头皮对七海建人道:“希望您能教授点经验,不会耽搁您多少时间的。” ∨

      七海建人沉默地看了会渡边凛,刚想开口说什么时他兜里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攁来,发出古典的音乐声,七海建人⭌只好先拿出手机放在耳边,静静地听了ࡕ一会后嗯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

      “渡边同学,我在高专学习的时候鍮就发现了……”七海建人边收起ᱟ手机边说道:“咒术师毫无疑问——就是狗屎!”

      ‘啊?’渡边凛愣住。

      “这是一个事实。”七海建人迈步向外面走去,“跟我走吧,有任翊务来䆄了,那个代表轻浮的男人真是有够任性。”

      渡边凛感觉他全身都充斥着怒气,有些小心ꈿ地跟上后开口道:“七海老师……”

      “不用叫我老师,我并㷽不是教职工,叫我七海先生就可以了,渡边同学。”七海建人淡淡地道。厘

      “好的七海先生,我们现在是要去哪?”渡边凛问道。

      “之前你们不是檖遇到了一头能够沟通的咒灵吗,目前高专的注意力都放在这上面,我的假期也因此被顺理成章地冲掉。”

      七海建人转头看着渡边凛,道:“我멨们现在就是去追逐咒灵留下的残秽,尽可能找到它。我原本并褟不׺想带你,但辅助监督说你的鼻子很特别,对任务有帮助,肙所以我才同意。ݒ任务的过程中,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告诉你有关秚「黑闪」的经验,但能不能成功是你自己的事情。”

      残秽指的是使用术式或者咒灵留下来的痕迹,这种基础知识渡边凛还是知道的,这半个月来Ć他不单单是ᘜ在增强实力,也有恶补很多很多知识。

      “都已经半个月了,还留有残秽?”渡边凛对任务更上心,很是惊讶地问道。

      “并不是原来那个地方。因为效率的问题,⩱追查的人花了很多柷功夫才追查到敌人,但那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七海建人边走边道,“我现在需要了解其他事情。尽管我会避免你参与战斗,但为了以防万一,以及为可能的指导考虑,我还是要简单问问你的术式,是近战类的吗?”

      “呃,应该不算吧。”

      渡边凛刚想继续开口说下去,七海建人就沉思着道:“既然不是,那「黑闪」对你的意义就不会很大,如果只是想澇掌握咒堫力,那么我可以教你别的办法,有些捷径并不是不能走。”

      䤼“不用了七海先生,学习「黑闪」是一个很艰难但也很有意义逧的过程,我很享受,也希望最终可以学会。”渡边凛微笑道。

      “是吗……”七海建人轻轻点头道,“我陳不会浇鄢灭你的热情,但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尽可能坚持。”

      说着这话时两人已经走出了高专,然后坐上一辆等待着的黑色轿车,七海建人坐在副驾驶座上,渡边凛坐在后面。

      坐在驾ィ驶位上的是一位身穿黑色西装,面色严硙肃的男子,在看到七海建人的示意后他启动车子,朝着任务地点驶去。

      “宷时间有限,翬你好好看看旁边的平板,熟悉任务。”七海建人后靠住椅背放松道,౉“咒术师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我也不认为只上了半个月学的你就算是咒术师,尽力做好该做的时候就足够了,其他的有我。”

      渡边凛愣了一下,感䶅觉自己好像被小瞧了,开口道:“我会证明自己쇶配得上三级咒术师的㐸名头的。”

      ‘三级吗……’

      七海建人没有回应,渡边凛轢看了眼倒车镜里七海建人依然平静的神情,心里无奈叹气,清楚地认识到五条悟的主意全都是一拍脑门决定,毫无深层次考虑。

      在沉默中,轿车就这样平稳地驶向它该去的地方。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家已经被封锁的医院门口,已经看了任务介绍的渡边凛立刻下车,⇲和七海建人并排站着。

      “走吧。”七海建人开口道,两人一起步入医院,同时有「账」升起。

      这緓家医院与那家出现特级咒灵的医院距离还蛮远的,渡边凛也没想到才半⋭个月那咒灵就流窜到这里,也佩服工作人员依然可以锁定它。

      “情报上说这荺家医院失踪了很多人,之后才出斶现咒灵杀人的情况,这不是好消息,我们还不清楚敌人惑到底想做什么。”

      七海建人语气沉重地道:“我们现在要面对的敌人很不简单,这有两个因素,第一点,敌人留下的痕迹越﷡来越少,如果不是我们咬得很紧,也许已经楝跟丢了;第二点,有一位二级咒术师在任务过程中失踪,现场有打斗痕迹豱,但没有尸体。综上,我这个噆好不容易获得短暂假期的一级咒术师不得不接受任务,所以可以得出结论……”

      ‘他从蛛丝马迹里找到什么了?柳’渡边凛又惊讶又期待地看着七海建人。

      “……咒术师就是狗屎!”七海建人喝道,旋即看向一脸僵硬的渡边凛,솻道,“这次任务,我希望你只提供辅助,正面战斗的事情我会负责好。”

      ᨻ “七海先生,我也是任务的参与者。”渡边凛不得不强魝调道。

      “我知道,但在我能应付局面和保护你之前,不会让你身陷险境的。”七海建슴人平淡地道,仿佛不Œ是在强制命令,而是在说一个事实。

      “比起被保护,我更愿意参与战斗。”渡边凛颇为无奈。 鞏

      “这次任务的负责人是我,所以麻烦渡边同学听从。”

      七海建人环顾一遍医院,道:“‘窗’汇报的位置不一定适合现在,渡边同学,麻烦了。”

      ⫀“……好吧。”

      渡边凛动了动鼻子,眼睛看向医院的主楼,道:“那里的气味最浓郁。”

      “这一点我也能感知到,有没有更进一步的信息㎞。”七海建人耐心地问道。

      “有,在顶ᓮ楼有一股很浓的气息。”渡边凛轻轻点头ᓬ道。

      “这样ⓗ么……医院的监控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人员,但医院主楼最上面三层的大部分监控褿被破坏,所以我穢们要곸从监控消失的地方一步步探查。”七海建人做出决定,然后看向渡边凛道,“走吧。绪”

      两人没有做电梯䣦,很干脆地从楼梯一边祓除楼道上的弱小咒灵一边向上,远超普通人的速度和耐力帮助他们很快就抵达了监控消失的楼层。

      “因为最浓的气息在顶楼,所以战斗的时候随时要注意天花板。”七海建人提醒道,“希望我不要重复第二遍。”

      “知道₇了。”渡边凛觉得七海建人对自己的保护太过了걤,但现在还在任务中,渡边凛也只好压下心里的不耐轻轻点头道。

      “跟在我的身后。”七海建人一马当先地走出楼道,一边前行一边随手祓除探头探脑的咒灵。

      㖜在走了一段路后,在即将到一个쵩拐角时两人闻到了强烈的血腥味,七海建人面色微变,小心地走过去后看到了一大滩一大滩的血迹,各种肢体和残破器官在大厅里散落得乱七八糟。

      渡᭼边凛见七海뾒建人没遇到危险,快步过去后也看到了这一幕,强烈的惊怒在ꘒ心中腾起,但现在他对咒力的控制好了很多,没有让咒力失控。

      “是那咒灵做的吧……”渡边凛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找到那个可恶的咒灵。

      七海建人瞥了眼渡边凛,冷静地道:“渡边同学,不要把情绪带入工作,影响自己的判断。”

      “嗯?”渡边凛惊诧地看向七海建人,难以置信地问道,“七海先生,您……不愤怒吗?”

      “……”

      七海建人蔭沉默着走上前捡起⹧一条残破的手臂,嗓音低沉地开口道:“不,我很愤怒,但愤怒并不能解决问题。你看,这些일肢体的切割面都很平整,不像是咒灵做的,而㕄且咒灵往往会吃人,不会留下这些东西……对方应该是位诅咒师。”

      “诅咒师팸?那为什么会有那个咒灵的残秽?”渡边凛不太相信地问道。

      “诅咒师和咒灵合作,这确实픷有些难以想象,但考虑到那头特级咒灵是可以沟通的特殊存在,那这就是有可能的。当然,不是没有其他可能性ẛ,比如那个特级咒灵的行为方式就是这么怪异。”

      七海建人说着回身,看到渡边凛压抑愤怒的表情,沉默一会后道:“我们继续探查。”

      渡边凛沉默地点点头,两人再度飞奔起来。

      ᦖ 奔跑时,七海建人注意到渡边凛有意避开那些残肢和血迹,身上的咒力气息也越来越不稳定,他收回视线,轻叹口气平淡地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会把祓除的机会交给你。”

      渡边凛错愕地看向七海建人。

      “记住我的话,不要把情绪带入工作,但这是对我们大人的要求,对于小孩……”七海建人专注地看着前方,“我允许你任性一次。”

      大人的责任,不正是为还没成长起来的小孩遮风挡雨吗?

      ‘把我当小孩了吗……’ 掵

      烴붠渡边凛笑了笑,然后立刻认真地回答道:“是!”

      “仅此一次。”

      (先更后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