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被亲到喷水的故事

      徐清泰也算见多识广了,听到1000箱茅tai酒还是吓㣟了一大跳。

      4元钱一瓶的出厂价,1000箱就要48000元,这在1980年绝对不是一ᐷ个小数目,尤其是个人掏腰包。

      但他听到陈夏最后一句,10年不流入市场的保证,马上就想通了其中关节,

      㮪 “呵呵,看来你Ꮕ家大人对茅tai酒酒的未来很看好,对我们国家的社会发展也很看好啊。”

      컴 “我家大人们相信,我们国家未来只会越来浲越好,人民生活也会越来越富有,茅tai酒有收藏价值蠳。” 帹

      “好,1000箱茅tai酒我作主了,我马上就给你写批条,不过价格不能优惠,运输要你自己解决,怎么样?” 뵁

      嶔陈夏大喜,想不到动了个小小的阑ᗎ尾炎手术就到⟛手了1000箱茅ta鐇i酒,早知道废那么多心思干嘛,重生人氏果然都是䬸有大气ᦝ运的人呀。

      뫳 “那太感谢许叔叔了,不过我家大人说了,只要今年生产的,棉㡆纸包萛装的茅ta팺i酒。”

      “呵呵,依你依你。对了,你住在招蓕待所是吧?晚上我做东,叔请你吃个便饭吧。”

      许清泰唰唰唰写下了一张字条,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闵且敲上了私章。

      陈夏觉得自己手上的不是字条,而是上亿人民币呀,就算将来他一事无成,只要定期放一些茅tai酒出去鸤,也足够他这辈子富贵一世。

      为了怕夜长梦多,陈夏一溜烟跑到了茅tai酒酒厂。

      许清泰已经打过电话,在厂门口就有人接待,先到财务ㅙ那里交钱,再拿뵅着收据和放行字张去仓库提货。

      因为有徐副厂长的面子,仓管方面的主管也很给面子,特意让陈夏进了仓库去参观一下。

      因为徐清泰的字条上明듭确说只要1980ꉒ年份生产的茅tai酒,踍便让陈夏亲⛱自去确认一下。එ

      “陈同志你看,这堆是1974年生产的,这是1977年的,这堆最少的是1978年生产的,你要的1980年生产的茅tai酒还在后面……”

      “哎,张主管,这茅tai酒包装怎么不一样呀?”陈䛱夏指着1978年生产的茅tai酒,总觉得脑子里突鑛然出现了一个灵感,ါ却怎ᅆ么样也抓⃃不到。

      “是有点不一样,你瞧这个是包装上印了五jiao星,我们业内戏称为三大革min茅tai酒,不过数量不多。”

      璤 ꧡ “三大㕀革min、地方guo营懲、大飞tian,对,就是这个,1978年的三大革min茅tai酒岳酒驝,这个未来的升值듫空间比19ঌ80年的茅tai酒还要大。啊呀呀,还有1976年的大叶葵花茅tai酒。”

      陈夏一拍脑袋,进了茅tai酒的仓库,他就像一只进了米缸的老鼠一样,这也想要,那也想要。这种想要♿又得不到的感觉,太让他痛苦了。

      ꩺ陈夏拉过张主管的手,趁左右无人,直接从包里掏出两条챮香烟。

      獤 张主管一看就紧张了。

      “嗥小兄弟,这不行,这不行,我可不敢让你多拿一箱茅tai酒,这是犯错误的。”

      竖“糎不是不是,张哥,你是我亲硓哥,你听我说,我不多拿,我就是想换几箱其他年份⩋的茅tai酒,总数还是一囍样的,张哥你通融通融。”

      张主管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他是一个有原则的干部,怎么可能让人随意来提取茅tai酒酒?收据上⨍是几箱,那就是几箱,多一箱都不行。

      不过换几箱其他年份的茅t拧ai酒,这有璀什么难的?

      这也是큷陈夏太想当然了,这是1980年的茅tai远远没有后У世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也就是平常的酒,就是贵一点而⑃己。

      † 陈夏也罴不贪,197᳜6年和1978年郴的茅tai酒库存并来就不多,如果他今天一●锅端了,张主管这关估计就通不过。

      而且就算全给他了,市场上没有流通了,将来也就没有人去炒作了,那就砸在手里了。

      1976年、1978年、썩1980年的茅tai酒之所以在后世炒成天价,难道就是因为包装稀少,或ᑸ者这几年的茅tai酒喝了能长生不老?

      说白了还是个别人,个别资本动作,这꘨是不符合茅tai酒实际价值的。

      所以陈夏最后拿了1976年份、1977年份、1978年份的茅tai酒各50ᛸ箱,剩下的都爒是1980年份的茅쀀tai酒。

      张主管非常高兴,不就是换几箱茅tai酒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加上又㫈是许副厂长的关系,当然是通諯融了。

      最后还送佛上西,帮他把酒运到慚镇外的一片荒地上,就用了几辆卡车把繵这个事情办得妥妥的,说送到哪就送到哪。

      等陈夏把所有茅tai酒收进空间医檊院后,这次贵洲之行圆满完成了任务,1000箱珍贵的茅tai酒放在了空间医院里,直接将两个房间堆得满满当当。

      굄陈夏不喜欢喝酒,他的最爱是肥宅欢乐水。

      但只要一个正常的男人,对女人和金钱哪有不爱的?

      这些茅䴩t⌚ai酒可都是钱啊,别说老婆本了,未来连小三小∖四本都有了。

      心情愉꣦快的陈夏,不胜酒力的陈夏,在ᛡ当天晚上嫠的酒席中,彻底被灌醉了。

      早上醒来后,陈夏一直在骂娘:“是✵谁说的茅tai酒喝了不上头,醒后不头痛的?这软文写得太坑嬤爹칓了。”

      突然他看到床边獥扒着一个女孩,等等,一个女孩?

      陈夏以为自己还没清醒出现幻觉了,唯一可能来照顾自己的女孩,除了亲姐亲妹,就是顾琳了。但顾琳不是在越州吗?喕难道太想她出现幻觉了?

      ᶫ陈夏一边糊思乱想,쇬一边轻轻伸过手去,譲触摸到了她的秀发,那姑娘猛地一抬头,

      “陈夏,你醒了啊!”

      퉖囅是许媛。

      陈夏再갇傻也知道,许媛对他肯定有好感了,벹这让他有点挠头了。

      因为两人身췉份相差太大了,许媛将来的婚姻并不是由她作主,爱人肯定是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世家,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十八线小城市的一个小普工。

      就像林丹秋的身份就不简单。

      让他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ꈗ不是自卑,而是怕将来投入了感情却依਋旧没有结靖果。

      陈夏又突然想到了他前世的妻子,长得漂亮又门当户对,可是还不是走向了婚姻破ᙲ裂的边缘,一时间,陈夏有些茫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