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本美步

      陆夭夭新认识釡了小伙伴, 心里还惦念着,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找小伙伴,然而她要过五天才有一天假期可以出去。

      她挥着小木剑, 绷着肉嘟嘟的小脸,一本正经的想着学习两天玩一天的可能『性』。

      父亲和爹爹怎样才能同意呢?

      小木䞅剑被轻轻敲了下。

      陆夭夭抬头, 看到父亲威严的冷脸, “挥剑的角度不对,不许分神。”

      陆夭夭收敛心神, 认认真真的挥舞小木剑。

      片刻后,陆夭夭完成姚九霄规定的挥剑次数,她抱着小木剑, 㯮看向姚九霄,小表情委委屈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每天都可以玩, 我又要学剑又要练鞭子又要习字?”㤄

      陆夭夭已奜经问过了, 小伙伴们都不用学这些, 他们的修行,更多是跟着䚓长辈出去, 学习狩猎。

      陆夭夭羡慕极了,他们的修行方式一听就觉得特别有趣。

      同样是妖精幼崽,童年生活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她还是个不到五岁的小宝宝, 她也想每天快快乐乐的玩耍ᾈ。

      焔是的, 除了一开始那几天的修炼觉得新奇特别有兴致后, 陆낚夭夭觉得每天重复的挥剑挥鞭子很是枯燥, 练完这些基础动作,还要打坐冥思。

      这和她一开始想摈象的修炼不一样,她以为自己能像父亲爹爹那样, 很快就学会怎么耍,会像他们那样威武霸气。

      实际上,陆夭夭每天的修炼千篇一律,比如说练剑吧,父鰳亲根本没有教她太多,她只是简单的挥剑,次数还不少。

      尤其是,每天天不둒亮,她就得起床⭟了。

      䲤陆夭夭委委屈屈,她不想练了。

      姚九霄见小崽子红了眼眶㝢,一张脸侀怎么也冷不下去,他努力温和语气,“修行贵在坚持,基础是最重要的,打好基础,于你将来受益匪浅。”

      正因为陆夭夭天赋高,姚九霄才更加注重她的基础。

      基础练扎实了솬,将来修为境界不过是时间到问题。

      陆夭夭一头撞过去,抱住姚九霄的大腿,道理她都懂,但是她想去玩。

      姚九霄不免迟疑,他是不是『逼』得太紧了?

      想想小崽子才四岁多,再聪慧天赋再高ﰧ,也还是个懵懂稚儿。

      姚九霄的鎑心软下来,他将陆ឆ夭夭抱起来,“这么想出쓞去玩?”

      陆夭挚夭『奶』声道:“想。”

      姚九霄无릯声叹息,罢了,孩子还小,不应该整天过这般枯燥的生活。

      “以后练完基本功,就可以出去玩。”낲

      陆夭夭湿漉漉的眼睛亮起来,“父亲,真㠭的可以吗?”

      “嗯。”衘

      她早早起床,练完剑挥完鞭子的郞话,每天可以有大半天时间去玩。

      这可比她学两天玩一天划算多了!

      “谢谢父亲!最爱父亲了!”陆夭夭凑上去,撅起小嘴,大大的亲了姚九霄几口。

      “父鱭亲军~最爱父亲了!”陆夭夭抱着姚九霄使劲儿撒娇。

      “铕夭夭儿,你最爱谁呢?”阴沉沉的语气从一侧传过来겠。 虯

      陆夭夭一僵,“……”糟糕,她忘了爹爹还在家。

      陆夭夭『露』出个无辜的笑容,“爹爹。”

      她扭扭小鄙身板,从父亲的怀抱下来,噔噔跑过去,抱住陆清予,仰着小脸,『奶』萌的说道:“也ޯ爱爹爹呀!”

      陆清予仍阴沉着脸,他捏捏陆夭夭的小胖脸,“我刚刚听到,你最爱的你父亲?”到底没舍得用力。

      袖 “瞎说,爹爹你肯定是理解错了。”陆夭夭眨眨眼,一本正经的反⑘驳,“我不止最爱父亲,也最爱爹爹啦!”

      “父亲和爹爹봂都是我的最爱啊!”陆夭夭萌萌的说道,“我的心很小很小,只䅛装得下父亲和爹爹,如果非要分个多少。”

      她绷着小胖脸,렊无可奈何道,“我分不出来,你们在我心里并列榡第一啊!”

      “噢?只有我们两个?以后如果有了道侣……”陆清予的脸阴森森的,顿时杀意暴涨,他没法想象小崽子要是被哄骗走了…

      道侣?陆夭夭眨眨眼,伸出小尾指,用另一根手指挤出一点点位置,“如果有道侣的话,在我心里就这么点位置,不会再多啦!”

      㪅然而她撒娇,“道侣什么的我才不要呢!我要一辈子待在谦父亲和爹爹身边~”

      “最爱父亲和擱爹爹了~”

      陆清予被小崽子这甜言蜜语哄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他点点她的小鼻子,“小鬼头。”

      陆清予想着,这元启大陆再也找不出比他更优秀的男人了,要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哄骗他的小公主……他微微眯眼,能在他手里活下来再说。

      陆夭夭嘻嘻笑,她张开双手,往上蹦了蹦,“爹爹抱抱我嘛~”

      陆清予单手将小崽子捞起来。

      “爹爹ꢋ,父亲答应我,以后每天可以有半天时间出去玩了!”

      陆清予冷冷的瞥向姚九霄。

      人族果然都心机深沉즐,居然用这个方法来讨小崽子欢喜。

      “爹爹,好不好嘛?”陆夭夭往陆清予的脸上亲几口,撒娇道,“我上午练鞭子,下午去ⷓ玩好不好呀?”

      “当然。”陆清予道, “我的小公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想现在出去玩都可以。”

      “谢谢爹爹!”陆夭夭高兴极了。

       꿭她下了地后,当即迈着小短腿往外冲,姚九霄在一旁看着,也没阻止她。쥔

      陆夭夭在山上转一下,就有其他妖精提醒,幼崽们今儿在哪里玩耍,她很快就找到队伍,䢛当即给他们一个陻惊喜。

      “你们的小可爱突然出现!”

      声音软软萌萌,『奶』声『奶』气,小伙伴们一看,看到陆夭夭突然冒出来,顿时十分高兴的扑上来。

      “夭夭你来啦!”

      “夭夭你不是要五天后才能出来吗?”

      뗏“夭夭夭夭,我好想你啦!”

      陆夭夭和小尢伙伴热情的闹了一会儿,她环顾一周,没有看到新的小伙伴,不由疑『惑』的问道:“小巳呢?”Ⅺ

      烎 松小뛾七歪歪头,“小巳没来呀!”

      啊?陆夭夭『摸』『摸』包包头,“小巳害啗羞不敢来吗?我们去找他吧簉?㆖”

      “好啊好啊!”幼崽们没有意见,越多幼崽一起玩越热闹越好玩。

      于是一群幼崽一边打闹,一边往小巳家的方向移动。

      银巳做了一晚上的美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很开心。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吃完早餐后,倩娘问小银狼,“去找小伙伴们玩吗?”

      小银狼的大眼亮了亮,接着迟疑,他还能去找新朋友玩吗?他们会Ჺ不会不跟他玩了?

      “这是阿娘送给你朋友们的礼物,你帮阿娘送去给小朋友们好不好?”倩娘往小银狼僜背部背上一个可以装下不少东西的背包,前肢上挂了背带,稳稳当当的挂着。

      剅 倩娘昨天注意到那些幼崽身上都挂着个布袋或背包,连夜也给小银狼做了个,十分珍袖,不过び里面能装不少东西。

      倩娘没有多的储物袋或戒指给小银狼,不过做背包的布很特殊,是制作储物袋的原料之一,哪怕只是做个背包,也自带扩容空间。

      ḅ倩娘给芊小银狼找了借口,小银狼故作稳重,“那我就帮阿娘跑这一趟吧。”

      飜接着就迫不及待的往外跑,一抹银『色』瞬间窜得老远。

      귷倩娘笑容满面看着小银狼离开,她这辈子只求小儿子能开开心心、平安顺遂的渡过一生。

      小银狼别看四肢肥短,其实跑得飞快,他很快就到了昨天一起摘果子的地方。

      然而安安静静忡的䴍,只有鸟雀飞在枝头的动静,新朋友们都没在。

      小银狼的四肢踩在地上,圆润的小脑袋垂下来,低落极了。

      新朋友都不见了嗷呜!

      他无精打采룟的,转过小身子,慢慢往回走。

      才走了一段路,就听到远处传来热闹点声响ᯩ,他涾瞬间支棱起耳朵,『毛』茸茸颤了颤。

      他听到新椩朋友的ꚞ声音了。

      䈤 银巳犹豫了下,还ڛ是告诉自己,要ㄹ帮阿娘送礼物,才迈着小短腿往声源方向跑过去。

      笑闹声越来越近,小银狼从草丛里钻出来,就看到一群幼崽在山林见追逐打闹,一只白胖的大兔子刚好蹦过来 ,将陡然出现的小银狼压在身恜下。

      白十二动动兔耳,忙招呼小伙伴,“快来啊,我好像抓到东西了!”

      白十二能感觉到腹㺡部底下有东西在动,他压得严严实实的。潜

      “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一群幼崽呼啦啦跑过来,将白十二团团围住。

      “我刚刚好像看到白『色』的小动物。” 젮

      “是什么呀?”

      “我看看……”

      白十二动动肥嘟嘟的腹部一侧,接着一颗圆润的小脑袋艰难的从底下探出来,他的『毛』发炸起,圆溜溜的眼睛湿漉漉的。

      呼、呼吸困难。

      鴔幼崽们打量一下,很快就认出来了。

      陆夭夭当即道:“这是小巳!”

      “十二你䤸压着小鍖巳了!”

      陆夭夭忙伸出手,企图将银巳□□。

      白十二扭过兔头,天啦噜,他把天敌压了!

      他一个蹦跶跳起来。

      陆夭夭刚好用力往外拔ㆁ,直接将银巳拉出来,胖嘟嘟的小身板往后‟一仰,压到后面的松小七,幼崽们摔做一团。

      “小巳,你没事吧?”

      银巳享受到了新朋友们的关怀,他吸吸鼻子,后肢『臀』部坐在地上,前肢揣着,努力严肃小狼脸,“我没事。”

      ꑟ陆夭夭看着小银狼,圆ߨ嘟嘟的一团,控制不住ꐭ蠢蠢欲动的小爪子,往他身上撸一撸,陆夭夭一本正经的想到,小巳的『毛』发太『乱』了,她只是帮忙顺顺『毛』而已。

      “小巳,你的背包好漂亮啊!”

      陆夭夭注意到小银狼身上背着个十分契合的小背包,就像她记忆中人类幼崽背着书包上学的模样,两条肩带稳稳的挂軐在前肢,小背包上面还有只可爱的小狼,跟小银狼一搴模一样。

      ៪小银狼骄傲的仰起小脑袋,“我阿娘做的。”

      ݸ “你阿娘好厉害啊!”

      幼崽们也注意到了漂亮的小背包。

      对比之下,他们的布袋真是十分简单,就灰扑扑的一块布,或者볍兽皮制成的,样式简单,花纹没有。

      小银狼的背包特别不一样。

      陆夭夭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荷包,上面的花纹纹路不是可爱,是十分漂亮岙,于是也骄傲的说道,“这是我ܼ父亲给我做的!”

      然后俛陆夭夭也收获新伙伴羡慕的眼神一双。

      陆夭夭道:“我们正要去找你呢,来得正好,我们去玩吧!”

      银巳一听,섮眼睛晶亮,“你们来找我普的吗?”

      吊  “是呀!”

      银巳高兴得想要嗷呜,但他控制住了,矜持的뻄说道,“你们来找我玩也傦是可以的。䫊”小『奶』音却是十分雀跃。

      然后想起了什么,忙要把身上的背包解下来,“我阿娘让我给你们带了礼物。”露

      “什么礼物哇?”除了过生辰,他们很少收到长辈给他们送礼物,幼崽们惊喜又好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