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的A片激情

      夜间,䘄

      ધ  黑夜中的寒蟾挥洒着月肷辉,让地面上的一切都晕染上了一层亮银色。

      䛽 䳐晚饭时间过后、花丸家客厅外的小院。

      花丸花흞火坐在客厅外支出的小木台上,屋内橙黄的灯ତ光透过透明的玻璃ᓸ门照拂着她的背⻑影冊,白皙的双腿荡在空中눈。

      屋颲内乒铃乓隆的洗碗声还在传来,她看向前方草地上持剑的两人,小手放在双腿上,环扣在一起。

      脸上的表情有些认真,又有些好奇。

      韷啪!啪!

      竹剑击打的声音不断震动着周围的空气,产生响动。

      上杉櫂与花丸裕樹同时紧握竹剑,一齐往后跳退一步。

      花丸裕樹的目光紧锁在上杉櫂认真的表情上,ݜ皱眉问道:

      Ⲇ“你这눻小子,学过剑疺道?根本不像是一个新手应有的水平。”

      “......”

      “只是在电视上看过。”

      ᐷ 上杉櫂回答道,尽管他已乹经极力将自己表现的像个新手,很多时ꐃ候都故意露出破绽让自己看起啉来格外笨拙、迟钝。

      但不知为何,从刚开始就越打越顺手,很多时候身体都下意识地迎剑上去。

      这是他第一次握竹๽剑,刚开始的确很不适应,但在【剑道Lv5】慩的加持下,他很蛾快就表现出了一个老练剑士应有的水准。

      “只是在电视看过?㹒!”ℯ

      Ƴ

      花丸裕樹听到这话面露震惊,因为上杉櫂并不像是说假话,但他的经验告诉他,这又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욉 “你认为我混会信你这小子的䮳鬼话吗?你这种实力,在学校里都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可是,真的是这样..勆....줩”

      上杉櫂不想说假话,他的确以前一点握剑的经验都没有,骗岳父也没肬什昨么硆好处。 萇

      况且花火也知道쒵他从来没学习过什么剑道。

      花丸裕樹还是不相信,在他看来,刚才﨟上杉櫂表现出的那种实力怎么都有个三段剑士的水准。

      无论是反应的速度,还是挥剑的姿势,都至少都两年以上的锻炼。

      蚽三段剑士,已经是剑道的入门,有了自身“道”的基础。

      ⴡ这种剑士,是第一ᱞ次握剑的新手?

      是以前只在电视看过剑道的初心?

       一旁观战的花丸花火见父亲还是皱眉紧锁的样子,出声说道:

      “爸爸...上杉君之前的确没有修习过剑道,最近...也就是最近他才加入学校的弓道部。”

      “你还加入了弓道部?”

      花丸裕樹再次看向正前方的上杉櫂,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这괿小子。

      小时候聪明홒也就算了,如今第一次握剑就有这种水准,天才不成?

      “嗯.ㄾ..是的。”上杉櫂勉强的笑了笑。

      这小子,从小就特殊,长ꓘ大了也还这么特殊。

      花丸裕樹心里想着,脸上表情不变,异常严肃,毕竟他现在身兼眼前那小子的双重身份。

      师父和岳父。

      这两种身份叠加在一起,怎么能让上杉櫂有好果子吃。

      虽说上山櫂的实力作为第一次握剑的新手,可以称之为天才,但在花丸裕樹的手中,还是完全不够看的。

      毕竟,他可是整个日本都少见的——剑道爇七段。

      “小心点!”

      花丸裕樹一个箭步跨出,双手高举竹剑,竖劈而下。

      啪!

      上杉櫂伸长了手中的竹剑,以略탠微倾斜的角度挡住了这一␆剑。

      这是他【剑道Lv5】告诉他身体的经验。

      異挡下攻击的同时,让身体拉开与对ࠀ手拉⭚开距离,使对手难以接连进攻。

      “确实不错,小子。”

      花丸裕樹露出一个笑容,他是真՜的很欣赏这个小子,再多训练一下,完全可以称之为剑道界的新星。

      不过,

      眼下,还是要打磨一下他的锐气,让他明白天外有天。

      “面!”

      花丸裕樹一声大喝,双手抬起竹剑的同时再次猛击ᙄ而下。

      坢上杉櫂再次伸手相迎,竹剑被打得ℨ颤抖不已,不过还是能撑的住。

      毫不迟疑,花丸裕樹再度抬起竹剑,绷紧双手。

      “面!面!面!面!面끃!”઱

      刹那间,花丸裕樹层层叠叠的接连下劈,无比迅猛的力道䅕裹挟着他ꆸ凌厉的气势,持续不断敲打在上杉櫂的竹剑上。

      速度快的满是挥剑而下的残影!䨬

      压迫感十足!

      啪啪啪!

      竹剑被击打的粉尘逸散,在月光下尤其显眼。

      经 上杉櫂完全没有反应时间,被打得目瞪口呆,喉咙紧缩发干ሚ,僵硬的䊄手腕震颤发麻,身体下意识地不断向后倒退。

      “面!”

      啪!

      这道交打声尤其巨大,甚至都已经涌入了上杉櫂的耳朵,振聋发聩。

       랮 下一秒,

      他只感受到竹剑从自己的手中脱离而出,即刻看到了一道迅猛的下劈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鼻尖。賹

      “面。”

      最后一个‘面’说的尤其平静。 鯙 ꑨ

       因为,胜负已定。

      剑锋扫뻹动着空气,呼啸鉭在上杉櫂的脸上,刮起他上方的发丝,寒冷且心悸。

      斩眼前,明明只是竹剑十分普通ࣧ的圆形剑锋,却让上杉櫂有种背脊发負凉的感觉。

      他的视线汇聚到静静悬停在自己鼻尖上的竹剑,一阵后怕。

      只差一点,这个竹剑就完全打到他的脸上。

      蓍 他疤的竹剑已经ᴓ静静的躺在了脚下的草地上,面前有的,就只是占据了他整个视野的圆形剑锋。

      㮊 什么,都没有反应过돊来。

      而一旁观战的花丸花丸已经紧张的双手捂住了小脸,眼睛透过指밈尖的缝隙,看到对峙在一起的两人,以弱紸气ⶑ的声音惊讶道:

      “爸爸...好厉害⚵...”

      她从来没有见过花丸裕樹展现剑道技艺的样子쒞。

      㠧 “明明只是最简单的连续出端击你都反应不过来,还是太嫩了。”

      花丸裕樹放下了挡在上杉櫂面前的竹剑,交替眏到右手上,单手持握,

      “在我这儿训练,可没䱌有什么防具,疼痛就是你最好的老师,让你每时每刻能回想起自己那个地方是怎么受伤的。

      “好在下一次,做好方法应对晌。”

      花羁丸裕樹看向前面稍稍回过神来的上杉櫂,后退一步,

      “刚才,已经是对你手下留情了,接下来可不会这么容易,拿起你的剑,继续跟我训练。”

      刚才那一击尚且心有余悸,上杉櫂小声的提醒道:“裕樹叔叔、伯父,这些...会不会对我这个新手来说太难了啊?”

      “哼ះ哼,”

      闻言蹈,花丸裕樹露出一个笑容,在月光的勾勒下,轮廓尤其分明,

      “你说呢?初ﺱ心剑士上杉櫂。”

      檄暗藏㿡之意,꽩不言而喻。

      “我...”

      上杉櫂停顿一下,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隔壁裕樹叔叔的真正面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