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兵英语怎么说

      火之国䯚与草之国接壤,距离并不远,在跋涉了数天路经几个小ऒ镇后,他们的视野中出现了一㤜条汩汩流淌的大河。

      那是两国的分界线,一条横向的河流。

      铃木有些兴奋,辛⊝辛苦苦ύ熬了好几天,终于要到了吗?

      只是过程好像﨩有点简单啊!看来是自己太鴂担心了。他回头瞥了一样雷晨和棞卡卡西,噘了噘罪,心中有些不满。

      这两个小鬼运气真好,第一次任务就遇到我铃木大爷,什么都没做就结束了。任务报酬还得分他们一部分,想想就不爽ሟ!

      这㞈两天他和二人孝可没少起矛盾,到最后索性划清界限,谁都不搭겒理谁。

      又走了一段时间,他们越过河流上的石桥,正式踏足草之国边境。所有人都放松下来,脸上洋溢着笑意。

      “哈哈哈,铃木上忍,多亏你的护送,马上就要到了,在往前走一段距离就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了。”

      黯 藤吉大介恭维的说道岷,这两天听道了铃木的很꿎多“英勇”事迹,连称呼都改变了。敋

      “应该的!应该的!”

      翈铃木摆了摆手,眼中写满了兴奋,仿ᢅ佛是看到了一张张白花花的钞票向自己招手。

      就在众人都躽兴奋不已时,雷晨却皱起了眉头。

      草之国的空气很新鲜,带着自然的清香,可是其中还࿲掺杂着锑其他的味道,显得十分突兀。凭借眑风之力的感知,他确信不是自己的错觉。

      ᇼ “卡卡西,小心点。”雷晨朝卡卡西使了个眼色,伸手摸向ஂ后背的忍刀。

      卡卡西虽然没有察觉到什么,但是凭借对雷晨的信任,也取下忍刀,警惕的看着四周。

      쮲“出来吧!”雷晨走向前,冷冷的说。

      “小鬼!你怎么回事?”铃木有些生气,四周什么都没有,这个小鬼鼡在搞什么?

      商队的几人也疑惑的看着他。

      “还藏着吗?老远就闻到你们身上的那股恶臭味。”

      见没有什么动静,雷晨直接扔出手里剑ݰ,飞向不远处的一个土丘。

      嘭!

      只见那个土丘突然冒出一阵白雾,白雾散去,两个男子显现뿄出来。其中一믫人握着一把忍刀,另一个人身材十分魁梧。

      “大哥,你的拟态之术失效了呢?”

      “老二,说了让你洗个澡,都他妈熏死我了,被别人闻到了吧!”拿忍랕刀的忍者怒视着身旁的男子,鄙视的道。

      “我一个ଃ星期前才洗过……”

      虽然这二人有些无厘头,但商队所有人心緃都跳到了嗓子眼,这两人ូ显然是来着不善的忍者。

      “在这破地方趴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一条大鱼了,我们山木,土木二兄弟终于慜能吃上肉了。”

      山木扬了以扬手里的忍刀,贪婪的看着商队的货物。

      ヰ雷晨皱了皱眉,看样子是遇到强盗了Ꝇ。㈜他自嘲的暗道:第一次执行任务就遭遇了忍者,自己运气不错啊。

      铃木眼睛都直了,两名中忍,而且都比他强!他的心脏剧烈跳动,颤抖的咽了口唾沫。

      “铃木大人,就靠你了。”藤吉혯大介拍了拍他的肩旁,他相信那么厉害的铃木一定可以解决掉对方。

      说完便和商队成员躲到了他的身后。

      굓 铃木都快Ỉ哭了。

      妈的!我就吹吹牛比!怎么真遇到了忍者,还是两戭个!难道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

      他想起了自己躺在床上的醣妻子,不,我不能死在这里。

      放弃任务,逃吗?

      可是,他又回头看了看周围的人,那些慈人一脸期望的看着他,很快他的表情变得坚定。

      他从怀里掏出一把苦无,死死的盯着面前两人,大喝道:“你们快走,我来몥拖出他!还有你们。”

      䂧他转头看向雷晨쮘和卡卡西,“这不是你们能对付的敌人,趁我挡住他们,快跑!”

      “哦!想逃崾!”土木不屑的笑道,手里快速结印。

      “土遁·土篱之术!”

      꽓 突然鏯,地面震动起来,一面面由泥土制成的篱笆从地下突兀的升起,将众뜏人的后路牢牢封死。

      “现在,你们怎么逃?”

      “쀃遭了……”铃木面如死灰,握着苦无的手不停蹑的颤抖。噧

      雷晨扭了扭脖子,看向卡卡西,笑道:“终于能活动筋骨了,卡卡西,那个土遁的给你,忍ꝴ刀的我要了䃒。”

      说完,雷光碏一闪,直接冲向为首的那名忍者。

      “嗯。”卡卡西뾝点了点头,冲向剩下的那人。

      “疯了吗?”

      썋铃木要想칆拦住他们“自杀”的ᓜ行为,可已经来不了。下一刻,他就张大了嘴,满脸不可思议。

      锵!锵!锵!

      雷晨用忍刀和对方搏斗起来,瞬▀间一片刀剑碰撞的火星四射,居然将那名中忍死死压制。

      而另一边,与卡卡西对战的忍者由于没有忍刀,猝不及防间连连后退,险象环生。

      “假……假的吧?这两个小鬼这么强?”

      铃木瞪大着眼睛,结巴的道,他觉得他的世界观要崩溃了。

      噗嗤!

      连番的进攻之后,雷晨一刀斩ౖ下,裹挟着雷弧的忍刀直接将对方拦腰斩断,噗的一声变成了两节笶断裂的木头。

      “替身术吗?速度还挺快。”

      雷晨眉头微皱,鰚警惕的看着周围。

      在他的身后,一块小小隆起的土包,正缓缓朝他靠近。

      “小鬼!我承认自己看走了眼,不过到此为止了。”山木从地下冷冷的看着雷晨,将手中的忍刀刺向雷晨。

      可就在他即将刺中的一刻,雷晨突然转过身,一刀斩下,吓得他立刻横刀防御。

      ಿ 铛!

      山土的身体从地下暴露出来,他满脸震惊,“不可能,你是怎么破解了我的拟态之廣术。”

      “不是说了吗?老远就챯问道你身上的那股恶臭味。”

      雷晨有些无语,又是一刀裹挟着雷光斩下。

      山土艰难抵抗着,他发现降,自己引以为傲的刀术在对方面前不值一提,居然连挡对方的攻击都十分困难。而且刀身传来一股诡异的麻痹力量,像小蛇一样往他身体里钻。

      才对拼了几个回合,手里的忍刀就在对方락迅猛的攻击銥下舰崩开了几个口子,连手里的忍刀都快要握持不住。

      压下心中的震惊,山土一面艰难的抵抗,衚一僦面等깧待着机会。

      很快,雷晨的身体突然一震,攻击也慢了下来。低头一看,地面突然伸出了一只手臂,牢牢的抓出了他的小腿,将他往地下拖。

      壩雷晨眉头一皱,心中斩首术吗?

      山土抓住机会,一刀砍向雷䟌晨!

      “死紸吧!”

      雷晨面不改色,脚上雷光大盛,狠狠跺下。噗嗤一声,那只手臂瞬间化为了一堆烂泥。

      同时也是一刀回斩过去。

      山土嘴角微微上杨,虽然心中斩首术被破解了,但时间也已经争取到了。这个距离,自己的攻击会先命中!

      山木的忍刀已经近在咫尺,可雷晨没有一丝后退的想法,他嘴唇轻启。

      “空斩!”

      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山木的身体突然一颤,忍刀也停在了空中,他眼中满是惊恐,像是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一廕样。

      쇱 在他的胸口,出现了⋞一道狰狞槌的伤口,鲜血汩汩的流啠淌,甚至连肋骨都根根清晰可杅见。

      “怎么可能?”山木捂鑨着胸口,踉跄的后退了几⥚步。

      雷晨冷笑了一下,眼中满是不屑。

      “用土分身地下佯攻,再用忍刀正庎面攻击,这招早有人用过了,而且用的比你好多了!”

      他瞥了一眼一旁打得火热的卡卡西,噘了噘嘴。

      “不!我没有输!”山木低吼一声,手中快速结印。

      “土遁·土弹之术!”

      他张开嘴,一连串尖锐的土刺从他口中吐出,猛地向雷晨袭去。同时头也不回,材竟不顾一旁轰的同伴,直接逃跑㪥起来。

      ⤓“哦!还在负隅顽抗吗?”

      齛雷晨彥抬起左手,那些扑面而룴来的土刺速度瞬间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空中,无力的掉在地上。

      “既然如此。”雷晨看着山木狼狈的背影厐,㽽眼神冷漠,手中的风雷之牙微颤,一刀蓦然斩下。

      “风切!”

      正在逃跑的山土,突然感到一阵风从胸口穿堂而过,顿时怔在了原璀地。

      瘖 低头一看,自己的锁骨到小腹出现了一条血线:,血线越来越粗,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

      “不,不可能……”

      山木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扗一般,从中间裂开,鲜血四溅,缓缓向两侧倒下。 ꯚ 蔒 而他脑海里的最后一句话是。

      佱 “我裂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