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天堂一本道理

      큘打完第一场比赛,苟启下场休息了半个小时,过程中顺⎵便观看了别人的一场比赛。

      冷 得出的结论是,这里的比赛没有低级场的粗鲁,热血和激情,高级场的选手间拼得更多的是技巧和经验。

      当겗然同样也有阴狠和毒辣,可相比于低级场的下作、庸俗和无所不用其极,这里明显要文明得多。

      䁚 హ 这两者就好比两种不同风格的电影,商业片和文艺片,商业片讲究的是爆米花式的观赏性,而文艺片演译的是内涵和专业。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뜏吗?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众基本上都是门外汉居多,所以外面的初级场很火爆,而更◐专业的高级场驜反而没什么人过来。

      然而高亰级场却是所有格接斗选手竞相追逐的地方,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体验到真正的格斗,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学到更有用的东西。

      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삩苟启一样轻殮松学到八极圣拳,而且濐还能有数位顶尖高手相继喂招,在他身上发生的任何一件事,对普通人来说几乎都是可望而不可及。

      匘 所以说,有时候运气真的很重要。

      뭅半个小时过后,⥾苟启‾重新上台。

      这次运气还算不错지,对手只是一名对战不过10场的白人,而且胜率连一半都没到,此人能活下来并且无残壾疾,估计也是运气덳好,숄没碰上比较残忍的人。

      整场比赛打得很简单,总共也才持续不到5分钟。

      퀁 苟启前四分钟防御,在摸清对手底细之后,찜仅用一分钟反击时间便将这位白人彻底打倒在台上。

      θ这人的运气又一次发ف挥了作用。

      苟启可没心思补刀,见对方没再爬起来便停手了,静待美女裁判宣布结果之后就又回到了休息室。

      接下来后面的两场不是苟启的,安排的是别人的比赛,他只能耐心地在休息室内等待。

      按照任务要求腠,他总共需要赢下十场,如今已经赢了两场,算是完成了五分之一。珙

      目前来看뾌,勉强还算顺利,只希望后面这一场不要再来什么厉害的人物,能让他安安心心打完走人。

      可是,๒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潪若冐说前两场比赛算是中级难度ꎑ,这最后一场竟直接给他ꄅ安쯆排了一个地狱⃍级。

      10点半。

      当他再一次站⌁上格斗台,登时就傻眼了,对面居然站着一位身着中式戏服,脸上戴着一张京剧白脸曹操脸谱的少女。 㖎

      솵不用想了,整个格斗场能以这身装扮出场的人只有一位。

      SKT拳皇大赛顶级选手⠤,地下格斗场两大王牌之一,美杏!

      这还用得着打吗?

      ≄现在就让他跟顶级选手干上,是真的一点把握也₇没有ੋ。

      这会儿要是能商瞋量的话,嶅他肯定第嬜一时䖪间开口说璕出柽某港片里的一句著名台词;“能不能投降输一半?”

      但可惜Ḋ,明显不可팇能。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拼了,不可能束手待毙。 ⢉

      当然,要是实在不行的话他还톾有个绝招,就是针对这种情况预备的,不过那只ꀴ能最后保命时赌一篛赌,是否有效是真不敢确定?

      쏉接着,他举起了拳头。

      “红方选手是美杏小姐,在此高级场꣼共战斗过232场隞,胜率94.7%,致⸀死····”

      “停!直接开始吧!”

      枑美女裁判刚要给两人作介绍軴,便已被苟启挥手뒃打断,因为他早知道美杏的强大,再说下去也只会降低战斗的信心,还不如不说,直接开ꞇ打。

      奝裁判听闻,转头征询美杏的意见,见其也同意之后,便高高举起ᇧ手,用力朝下一挥。

      “开始!”

      裁判喊完口令便直接退场,留下两位选手相对站在台上。

      苟启㣻很紧张,双眼死死睁着对面的美杏,全神以对,即便对ⅼ方个子并不高,但给予他的压力却无限大。

      反观美杏,人家就直直地站在ᆞ那儿,双手很自然地摆放着像是一件雕塑,没有起手諶势,也没动弹,由于脸늕上戴着面具,也看不出喜怒。

      苟启是暂时不敢进攻,而美杏似乎也不愿先动手,两人竟就这么静静地对立着,谁也没动。

      쮢 这样的画面整整持续了四矽、五分钟。

      “嗯?” 緈

      因⠽为害怕美杏突然出手,所以苟启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生怕防御不及时,可如今等了这么久,对方根本没有出手的迹像,这就有霾点难办了。

      主动出击吧,自己没把握;不出击吧,就这样耗着更难受,欈谁也受不了神经ϭ一直绷着的状态啊ᰒ。

      如果照此情况一直耗下去,待他精神疲惫、稍稍有所松懈之后,对方再突然出手,到时更无力,엸与其这样还不如主动出击呢。

      经过慎重考虑之后,他咬了咬牙,终于决定出手了。

      不过也不能太过冒失,可以先稍微试探一下。

      然后,他小心地向后退了两步,突然一抬手。

      “虎煌拳!”

      一道气波从䞙右拳迸发出去。

      刚打完,便立马收手回防,随时准备应对美杏的反击。

      却见对面美杏轻轻挥手将气波击散于无形,然后将手重新放下,又不动了。

      嗯?什么意思?

      静等了一下,苟启짉见对方还不反击,不由开始疑惑,也締开始暗暗猜测其到底是什么目的?

      可稍稍想了想,完全找不到头绪。

      䩁 又过了片刻,他决定再出手一次,投石问路。

      “虎煌拳!”

      还是气波,还是一样的招数。

      ዚ而结果,对方的应对也一样,仍是轻轻挥手之⭺后便짖又不再动弹。

      两次都是这样,苟启也实在摸不清头脑。

      然而,这时对面的美杏却说话了。

      “쭊你就只会这一招吗?”

      声音清冽,有点冷傲,还有点不耐烦。

      嶳 可这句话听在苟启耳中,却蒼让他的心不ⅻ由安定了下来,因为在对方的声音里他感受不到丝毫杀气,反而还隐隐听出了指点的意味。

      뉝难道说···又被看上啦?

       别误会,指的不是对面的美杏,而是幸运女神,惟有幸运女神才能让他썏遇见这么一位怀有善意的顶尖高手。

      “你··真的不出手?”他试探着朝对面问。

      “哼!”

      回应地是美杏的一声冷哼,声音依然冷冽,不知퇮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仔细琢磨了윢一下,苟启仍没品出对方的心思,既然如此,他索性不想了,直接开口道。䆼

      “那你准备好类,我要出手了?”

      对方面↵具̬后的眼珠动了动,并未答话。

      “幽灵延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