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抖音版

      “发生什么事了?木头,你来回答。”詹姆拉一把跳下驴车,来到了几个孩子面前问道。

      “嘻嘻,我们逮了几只小跳蛙,要比赛谁先跳到终点。你看这是我的小跳蛙,我叫它驴粪,你看像不像。”叫做木头的小孩高兴的说着,还把他手里的一只小跳蛙捉着一条腿举起来给詹姆拉看看。

      “哎,说重点好吗?”詹姆拉挠了挠头,身后的驭手们发出哄笑声。

      “嗷,好的好的,你看,这是果子逮的小跳蛙,是稀有的红色的,它叫什么名字?”木头对旁边另一个孩子问道。

      另一个叫果子的孩子把手中的红色小跳蛙捧在手心举起来给大家看看:“火炭,叫火炭,看起来跟炉子里烧的红红的火炭一样。”

      詹姆拉无语道:“所以呢?”

      “所以石头的小跳蛙没有在,它掉到圣池里面去了,它是臭东西,所以就叫臭东西了。”木头指了指叫做石头的小孩子,又指向他说的圣池,其实就是小神庙前的水池。

      石头摊摊手,也指了指圣池:“库伦,库伦,欧姆和莎莉不让我们进到圣池里去,帮帮我们吧,帮我把臭东西抓出来,我们的比赛还没有个结果,求求你了,你把臭东西给我,我给你我珍藏的宝贝。”

      “珍藏的宝贝难道就是另一只颜色少见的小跳蛙?”詹姆拉揶揄一句,就走到水池边上,俯下身一捞,就捉住了一只小跳蛙。他把小跳蛙举起来给大家看看。

      这只小跳蛙浑身灰不拉叽的,身上还有很多肿包,还真是不好看,怪不得被孩子们叫做臭东西呢。

      詹姆拉把这只叫做臭东西的小跳蛙还给石头。石头则一只手抓着臭东西,跑到一边,把树下的一块石砖翻开,取出了一个东西抓在手里。

      石头跑过来后,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詹姆拉。然后三个孩子就带着他们的小跳蛙跑掉了。

      詹姆拉低头看看手里的东西,随手放到衣服的口袋里了。

      另一边,乌米湖村的农夫们和穿长袍的两个中年男女也说完了话语,互相挥手作别。

      车队继续上路。

      赵吉发现车队自从越过刚才的木桥后,所经过的道路从土路变成了土石相间的道路。道路的土地明显打过了地基,道路的表面还有大片不规则的石板覆盖。石板的缝隙间只有青苔,没有到处疯长的野草。

      道路依然沿着河岸前进河岸边种着一颗颗没见过的大树,与之前不一样的是,原本河岸在道路的右边,变成了河岸在道路的左边。

      道路的右边是更多的农田,农夫们成组的在田地里干活,牲畜带着犁具正等候在田边,大口的吞吃着路边的野草,几个小伙子看守着宝贵的大牲口。大多数农妇在田边的土灶上正做着解乏的汤水,少数几个农妇看护着幼小的孩子。

      赵吉看到这些十分惊喜,这是有组织成规模的协作劳动。规模越大,人数越多,分工越复杂,越能显示当地的发展程度,也能展现当地的社会制度。

      不过,只要考虑到这个世界有超出常识的东西,上面的考虑也不能作数了。

      农田接连成片,浇地的水是从旁边的大河引出来的一条小河。这条小河在成片的农田边左拐右拐,渐渐流向远处,农田也追随着灌溉的小河延伸向远处。

      赵吉发现这里反倒是没有了之前看见的围墙高耸紧实的农庄,走在道路上的都是肩扛农具的农夫,抱着瓦罐和藤蔓编织框的农妇,马车、驴车之类的运货车队倒是一次都没有见过。

      --------

      赵吉抬起头向远处看去,远处出现了一个立在一座小山丘上的城镇。

      随着车队接近,城镇的样子也展现在赵吉的眼里。

      这个城镇有内外两道城墙,外面的是用粗大的木头修建,越过外城墙和城镇里面的房屋,里面的内城墙能依稀看见,那应该是用石造的。

      外面的木制城墙有两人来高,粗大的木头上爬满了藤蔓植物,开出各色花朵,显得外城墙好似一株植物生机勃勃。外城墙上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同样木制的高耸哨岗塔楼,上面有人在走动。

      外城墙本身应该有一些宽度,赵吉看见有人持矛在木制城墙上巡逻,那应该是城镇的士兵,士兵的装备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长长的矛。

      木制外城墙下也有着一块块包围城墙小的农田,里面种植的不是麦子,各种农作物分散外一块块小小的块田里,四周也没有灌溉设施,这大概是城镇居民常用蔬菜和豆子。这些小块田地应该是城内居民自己的吧。赵吉猜测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