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蜜蜜电视剧大全手?APP下蒌

      “那个世界比较富裕,朝廷也不差钱,所以,像在下这样的孤儿都能得到朝廷的救助,不仅生活无忧,还能继续上学。在下因为心智已经非常成熟,又是死过一次的人,因此,除了应有的悲伤之外,那场灾难并没有对之下造成太大的影响。

      那里的学堂不像这个时代一样只学四书五经,而是开设了语文,数学,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思想政治等几乎涵盖了世间万物的各个学科。尤其其中的历史这一门,学过之后,在下才终于弄清楚了当初那一幅幅画面的真正含义,原来那都是已经发生的各个历史事件,当初在看到那些画面的时候,说实话除了最初几幅,后面的在下基本都没有看明白。先前之所以能够对傅兄讲述得这么详细,全都得益于这门历史课。

      毫无疑问,在下在那个世界身处的国度是几近完美的太平盛世,但也仅仅只限于那个国度,而放眼全天下,则处处充斥着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数十年来,列强亡我华夏之心不死,无时无刻不在幻想着奴役我亿万华夏同胞,而华夏天朝与列强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

      要与列强对抗,强大的军队自然不可或缺,我华夏天朝当然也有一支坚不可摧的钢铁长城,他们不像这个时代的军队打仗不行,祸害百姓却是在行得很。他们是真正的人民子弟兵,面对敌人,他们都冲在第一线,哪里有灾难,他们总是最先出现在那里,他们是真正最可爱的人,守护国家民族就是他们最神圣的职责。

      对那支军队了解得越多,在下就越会向往着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于是,在十八岁的时候,在下如愿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从军数年,虽然没有真正打过仗,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或许是命运总喜欢跟在下开玩笑,或许是注定自己不应该属于那个时代,在一次日常的操演中,在下前进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神秘漩涡,而在下也鬼使神差地一脚踏了进去。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漩涡里面经历一番让人生不如死的残酷折磨之后,在下的肉身尽毁,仅剩意识在虚空中飘荡了多时之后,却巧之又巧地重新回到了这一世的肉身体内,使得那副没有灵魂的躯壳在沉睡一年之后重新活了过来。”

      这是真正的长篇大论叽叽歪歪,陈坚本不想啰嗦这么多,但为了将编造的经历描述得更符合逻辑一点,才不得不说上这么多。好在最终还算是勉强兜回来了,不然只怕会给傅山留下一个骗子的印象,虽然对傅山陈坚除了求医之外并没有其他有求于他的地方,但陈坚不希望自己的人设在任何人面前垮掉,毕竟咱也是要面子的人不是?

      废话完之后,陈坚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傅山,发现其并没有任何不耐烦的反应,反而像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陈坚也就基本安心了。

      由于陈坚是从这个时代开始讲起的,而傅山对于前些年大明所面临的困局也非常了解,加上其又是一个心怀社稷的人,所以一开始就被陈坚编造的故事所吸引。而陈坚全程都是站在汉人的角度上讲述这一段历史,所以即便内容显得有些天马行空,也比较容易让傅山产生共鸣,有了这个基础,就使得傅山不自觉地关心起汉人的命运来,可以说,傅山已经基本将自己代入到陈坚的视角里面去了,因此,即便陈坚再啰嗦,只要不出现非常明显的逻辑错误,傅山都会认真地听下去的。

      老实说,陈坚的经历实在过于离奇,要是换其他人这么说的话,傅山笃定是不会信的。但陈坚就不一样了,因为先前第一眼看到陈坚时,陈坚留给傅山的印象就非常特别,当时傅山就料到此人必定有过非常特别的经历。而陈坚讲述所讲述的内容显然不像是在胡编乱造,因为里面涉及到的一些人物像吴三桂,史可法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根本不可能有假,加之陈坚的讲述也比较讲究因果关系,听起来也基本合乎事物的发展规律,因此,在傅山看来,虽然无法判断这些是不是陈坚亲眼所见,但可以确定,这些事绝对是在某个时期真正发生过的,所以,由不得傅山不信。

      而现在傅山依然存疑的就是陈坚的生辰八字,按照陈坚给出的生辰八字来看,显然是与眼前这个人的命格是不符的。不过陈坚在讲述中提到重新投胎的事情,虽然有些让人难以置信,但在这个时代,投胎转世之说仍然是大多数人都相信的,傅山也不敢完全否定,那么且看看他投胎转世后的生辰八字是不是与其现在的命格相符呢?如果仍然不相符,那么直接就可以确定此人就是个骗子,相反,若是相符的话,那么其所说的这些大概率应该是真的了。

      “敢问陈兄可还记得转世之后的生辰?越具体越好!”傅山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哦?我算算,因为那会的纪年法已经变了,所以在下得通过历史记载的相关时间进行一番推算才能确定,傅兄稍等。”这次陈坚不会说假话了,反正已经有了投胎转世这个借口,几百年后就几百年后吧。

      自己后世生于二零零一年,现在是崇祯十一年,也就是一六三八年,二零零一减去一六三八,那么就应该是三百六十三年后。

      经过一番默算之后,陈坚开口对傅山道:“算出来了,在下转世的出生时间是在三百六十三年后的八月二十四卯时中,傅兄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陈坚知道傅山可能是个中高手,所以若是随意杜撰应该时间的话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实话实说,即便有什么问题那也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事情了,毕竟自己对阴阳术数这些可不懂,即便想作假也做不出来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