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草莓视频app看下载

      “喂,你听说了吗?”

      “你是说那事?”

      “可不是嘛!”

      “来这方府这么长时间,我倒是第一次听闻这种事情。”

      远处,手中拿着食盒的黄衣丫环老远就看见两个厨扫丫环不但不干活还低头在那闲聊。

      她走到两人面前,略微听见她们的谈话内容,脸色立马变得不太好看。

      “你们在这干什么,事情都干完了?”

      两个厨扫丫环看见来人穿着府里一等丫环专有的衣服,立马喊了句姐姐,便灰溜溜的跑去干活了。

      采薇看着远去的两人,心中怒气不消,不用说,她也知道她们在聊些什么。

      现在府中最津津乐道的不就是六少爷的事嘛,也不晓得少爷是怎么想的,竟然做出那样的事。

      想到这里采薇叹了口气,提着手上的食盒然后朝着一处院落走去。

      那是方家最北边的一座小院,名唤浔峰院,院中很空,地面有一些建筑移动的痕迹。

      “少爷,您怎么一人站在此处?昨日晚间下了一场秋雨,天气寒了,您还是进屋去比较好。”

      采薇一进院门,便看见自家公子,双手放在背后,此时正抬头看着树上一只喜鹊。

      “采薇,别人都说喜鹊临门,是吉兆,看来我们院中要有好事了。”

      采薇瞟了一眼树上的喜鹊,习惯性的想要将饭盒放下,却发现原本那张雕花石桌早已不在,一时有些不适应。

      她继续提着饭盒,闷闷开口:“少爷,我们院中都这样了,还能有什么好事。”

      说到这里,采薇便有些生气。

      自从老爷病了之后,大少爷管家,他们家少爷没少被打压,院中份例被克扣,府中更是没人把他们放在眼里。

      连院里的小厮丫环都想方设法从这浔峰院出去,最后少爷索性将那些人全给赶走了,只留下了她一人。

      人走茶凉,原本十分热闹的浔峰院一下子就变得冷清了起来,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少爷不但把人撵走了,连东西都不放过。

      就在昨日,少爷将院中值钱的东西全卖了,那些个书画收藏就算了,可少爷竟连桌椅都没放过,全部一一变卖。

      整整一天,搬运东西的工人一直在这浔峰院进进出出。

      一时间,他们浔峰院便成了方家的笑柄,现在那些个最低等的丫环小厮都敢编排少爷。

      大家都在说,六少爷这是想钱想疯了。

      林久摇了摇头,然后走入房中,坐在一张普通的冷板凳上,打开了饭盒。

      “这可是甲鱼?”

      林久看着盒中的甲鱼壳,望着身前的丫环问道。

      采薇点了点头,看着碗里壳多肉少的甲鱼,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她家少爷何时就受过这等委屈。

      林久浅浅一笑:“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你说这世上最大的龟有多大?”

      采薇愣了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世上最大的龟,她一个丫环怎么能见过。

      “采薇不知,少爷还是先吃饭吧,待会菜冷了就不好吃了。”

      林久并未动筷,只是转头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然后想到了昨日变卖的家具。

      不得不说,这方泉对方毅确实是没话说。

      昨日那些东西竟足足卖了两千两银子,比他原本预计的还要多。

      若不是卖的急,价格压的低了些,要换作正常售卖,那些东西卖三千两是绝对没问题。

      这还仅仅是二手的价格,可想而知,这些东西买来时需要花费多少银子。

      至于他为何将这些东西变卖,实在是这败家子没给他留下多余的钱财。

      没留下钱就算了,平时还到处得罪人,府中的其他兄弟都被他得罪了够,哪里还会借钱给他。

      而他在外面交好的那些富家公子哥,关键时候一个人都找不到了,这方毅是当真给他留下了个烂摊子啊。

      如今,整个院里的现银仅仅不到一百两,而醉香楼那却欠着一千两银子,所以变卖一些东西便成了目前的最佳选择。

      这周央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对他可以算是忠心不二。

      奴仆到处都有,但忠仆却难得,眼前的采薇是一个,远在醉香楼的周央也是一个。

      眼下,正是用人之际,所以他必须得还上醉香楼的银子,将周央救出来。

      反正他也不喜原来方毅的布置,整个房间里一堆乱七八糟,华而不实的东西,变卖了后,感觉房间空间都更大了。

      不过,他这样一穷二白也不是办法,还是得想办法赚些钱财来。

      想到这里,林久抬头看了看院外。

      今日一大早他便叫李叔带着银子去了醉香楼,算着时间,周央差不多该回来了,想来现在应该在回府的路上了。

      深夜的西部大街不同与白日的繁华,空荡荡的街面,只能听见打更人的叫喊。

      负责看守方家大宅后门的奴仆不同于往日早已休息,而是坐在凳子上打着盹,一双眼皮似有千金重,根本抬不起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看门人顿时惊醒,他猛的起身,然后打了个哈欠便将门打开了。

      看清来人后,有些埋怨道:“不是说好三更天就来吗?这都快四更天,我都快困死了。”

      门外的男人一听,随既从怀中掏出了一两碎银塞进了看门人的手里。

      看门人脸上一喜,立马让开了道,让外面的人进来。

      只见门外的男人搬着一个木箱缓缓进入了方家大宅。

      翌日,天还未大亮,如今的方家主事,方绫的院子里,一早便有奴仆急急忙忙的跑来通知他说,前院出事了。

      奴仆过来传话时,方绫才刚起身不久,听闻前院出事后,连早饭都未来得及用便往前院赶。

      前院的最西边,有一口古井,要说这古井有多古,没人能说个明白,反正在大家的印象中,他们从出生起这座古井就存在了。

      这方家上下的用水都从这古井中来,平日这处地方来往的人并不多,最常见的就是前来取水的奴仆,可今日这古井旁却站满了一圈人。

      方绫看见这一幕,眉头紧锁,众人见大少爷来了后,便纷纷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路。

      人群散开,方绫一眼就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背影,随即便认出了前面那人是谁。

      心中也顿时升起了些怒气,如今父亲卧床不起,他没了靠山,方绫原本以为他怎么也会消停一阵子,没想到竟还是这般惹事生非。

      “六弟,这一大清早的,你聚集这么多奴仆在此,是为何意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