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武侠修真>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啊……”教室外的走廊中,陈扬看着窗外的操场发出了感叹。

      薛诚看了看他,并没有回应好友的发言,这个中二病晚期的家伙总是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两人相处久了,薛诚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的就是保持沉默,随便这个家伙犯傻。

      只是这次薛诚估计错误了,对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自说自话,而是继续追问道:“你不觉得,妹妹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吗?”

      对不起,完全不觉得。薛诚翻了个白眼。

      看着薛诚对自己的话完全无动于衷,陈扬也不生气,正如薛诚知道应该怎样应付他一样,陈扬也熟知薛诚沉默寡言的性子,好在薛诚虽然不喜欢言语,但是对于别人的话就算不感兴趣也会认真的听完,而且也会适当的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也正因为如此,两人的兴趣爱好并不合拍,但是却能成为好友。

      陈扬也不管薛诚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脸上带着憧憬的神色继续说道:“最好是那种比我小个一两岁,个子娇小,长得可爱,性格温柔体贴,喜欢粘着哥哥,对于外人表现得比较胆小,害怕和男生接触,还做的得一手好菜的超级美少女。”

      “……”看着好友越说越兴奋,薛诚叹了口气,问道:“你最近又看了什么?”

      陈扬嘿嘿一笑,把手伸进被满身肥肉撑得紧绷的校服上衣中,掏出了一本印着花花绿绿图案的轻小说递给了薛诚,胖乎乎的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似乎在说,‘你终于问出来了’。

      薛诚接过来一看,书的封面上印着一个穿着制服的娇小少女,那少女双手抱着一名少年的胳膊,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旁边是五个大字:妹妹真可爱。

      “怎么样?”陈扬看着薛诚的眼睛,期待的问道。

      薛诚拿着书,有些无语的回答道:“什么怎么样?”

      “当然是这本书啊。”陈扬一手搭在薛诚的肩膀上,嘿嘿笑道:“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对这本书有更深的共鸣吧?毕竟你也是有妹妹的人啊。”

      “我觉得不会。”薛诚摇了摇头。

      “看都没看,你怎么知道不会?”陈扬挤了挤眼睛,本就不大的眼睛顿时显得更加小了:“我这种没有妹妹的看了,都会觉醒对妹妹的热爱,也许你看了会更加无法自拔呢?这书就先借你了,看完后和我聊聊感想。”

      薛诚看了看手里的书,如果真的如同陈扬说的,看了之后会觉醒对妹妹的热爱……会被老爸老妈把腿打断的吧?而且薛诚也不并认为,仅凭一本书就能扭转自己对妹妹的态度。

      看着薛诚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陈扬使劲儿锤了下薛诚的肩膀,咬牙切齿地说道:“可恶啊,你这种明明有可爱妹妹却不知道珍惜的家伙真是让人嫉妒,要是把我变成你,我肯定会高兴得每天都睡不着觉!”

      薛诚忽然有一种很强的既视感,类似的情形以前似乎也发生过?不过上次的话是什么来着?薛诚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上次被陈扬大力推荐给自己的,似乎是一本关于兔女郎学姐的轻小说?

      这家伙的兴趣还真是广泛,或者说只要插画可爱,小说的内容足够精彩就能够吸引陈扬吧?

      “怎么,不追你那本兔女郎学姐了?上次你不是还说你的本命是黑长直兔女郎学姐吗?”薛诚晃了晃手里的书,脸上挂着嘲讽的神情,怼起这个三心二意的家伙,薛诚丝毫不会手软。

      “谁说本命只能有一个的?”陈扬挥了挥手,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人都说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可是像我这种已经被吊在歪脖树上的,在死之前开发一下其他的兴趣爱好,不是很合理吗?”

      “哦?是吗?”一只手忽然捏住了陈扬粗肥的脖子,同时,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胖子,你说的歪脖树不会就是我吧?”

      感觉到捏住自己脖子的手开始慢慢收紧,陈扬惨叫一声,勉强将头转过一点,入目的是一名穿着制服,粉面含煞的少女,陈扬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被少女听得清清楚楚,哪里还敢狡辩,只好可怜兮兮地求饶道:“大姐,姑奶奶,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少女冷笑,对于陈扬的求饶无动于衷,她一边加大了手掌的力道,一边说道:“歪脖树?呵呵,死胖子,你怎么不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德行,我还没嫌弃你,你居然还敢嫌弃我?”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和哥们吹牛嘛,您轻点,轻点,我的颈骨好像都在响。”似乎不是错觉,随着少女的手指发力,陈扬听到自己的颈骨真的在咔咔作响。

      站在一旁的薛诚摸了摸肚子,刚吃完午饭又在这对小情侣手中领了一碗狗粮,他感觉自己的肚子好撑,撑到都快要吐出来了,为了不让自己被撑死,薛诚赶紧出言打断了两人:“贺诗,你再不住手的话他真的会被你扭断脖子的。”

      “死了更好,这家伙活着对社会没有一点好处。”虽然这样说,但是贺诗还是松开了手,她看了看薛诚手里的书,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你不会……”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想。”薛诚赶紧挥手打断了贺诗的话:“是你家胖子硬塞给我的。”

      “不也挺好的吗?”贺诗的话出乎薛诚的意料:“虽然你和你妹的关系不怎么好,但是多看看妹控小说,也许你就能发现她其实也是有点优点的,只是你平时没有注意到罢了。”

      薛诚摇了摇头,她说的这是这什么鬼逻辑?自己和自家妹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两人相处了将近十年的时间,虽然关系一直不好,但是长久下来对对双方的脾气秉性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各自的优缺点也是清楚得很,闹到今天这种地步怎么可能是看本妹控轻小说就能改观的?

      看着薛诚的表情,贺诗有些无奈地笑道:“你们两个,真不应该是兄妹。”

      薛诚笑了笑,对于贺诗的说法表示赞同。

      薛诚的妹妹名叫洛雪依,今年十五岁,正在上初中三年级,至于为什么她明明是薛诚的妹妹但是两人的姓氏却并不一样,那是因为洛雪依根本就不是薛诚的亲妹妹,而是薛诚父亲收养来的。

      和很多狗血的电视剧、小说的情节一样,洛雪依的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了洛雪依一人,而她的亲戚们在瓜分了她父母遗留下来的遗产后,便把她抛在那间已经被搬得空荡荡的小院中自生自灭,薛诚的父亲和洛雪依的父亲曾经是战友,两人的关系十分好,见到这种情形于心不忍,于是收养了她,当作亲生女儿一般疼爱,至今为止已经快十年了。

      薛诚小时候也是个懂事的孩子,洛雪依来到家中后,他一直很照顾这个妹妹,不管做什么都让着她,然而经过了父母去世,亲戚们瓜分父母遗产的事情之后,洛雪依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虽然在后来的日子里渐渐接受了薛诚父母的善意,但是对于薛诚却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和排斥,甚至是厌恶。

      薛诚虽然懂事,但却不是圣人,他不断的对洛雪依释放善意,试图拉近两人的距离,但是完全没有用,不管他怎么努力,换来的都是妹妹警惕中夹杂着厌恶的目光,而父母对待洛雪依的态度也让他有一种父母的爱被夺走的感觉,慢慢地,薛诚放弃了与妹妹搞好关系的想法,也学会了如何选择性的无视一个人。

      既然无法拉近距离,那么就保持距离好了。薛诚这样想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