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nv

      喝完最后一口汤,周鑫舔了舔嘴唇。

      不得不说,徐萍萍的面和徐萍萍的人一样,总是能给人一种惊喜。

      嗝。

      打了一个饱嗝。

      周鑫看着桌上的碗,碗很奇怪,要比普通碗深,而且比普通碗厚,周鑫笑了,徐萍萍竟然会觉得自己会打这个碗的主意,这不是侮辱人嘛。

      周鑫越看越觉得碗丑,端着碗,出了门,朝着萍萍面馆走去。

      徐萍萍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晒着慵懒的阳光,看到周鑫过来后咧开嘴。

      呲。

      好白的牙。

      也不知道这家伙脱了衣服是不是身体也很白。

      周鑫觉的自己很腐。

      周鑫将碗放在了门口的桌子上,望着这个才认识的邻居,没有一丝陌生感。

      “面做的不错,是你做的吗?”

      徐萍萍露出一口大白牙,被人表扬后,笑的像一个小孩。

      真幼稚,周鑫这么想。

      徐萍萍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还行,以后我给你多介绍几个人来吃,不然你这么做生意,迟早饿死。”

      徐萍萍从凳子上一下坐起来,像是捡到了一块金元宝。

      “你可不能食言,我可记住你这句话了。”

      周鑫现在不但觉得徐萍萍幼稚。

      而且弱智。

      一句普普通通的话就让他激动成这样。

      再说,这旁边不是些纸火铺,就是些棺材店,总之,一般人谁会跑这里来吃面,吃一碗面估计要做好几天噩梦吧。

      “先走了,我找了一辆车,准备搬家,下午过来。”

      “需不需要帮忙。”

      帮忙,周鑫看了看娘炮的徐萍萍,怀疑会帮倒忙,直接拒绝。

      一辆小型卡车停在李晶家门口,一个男人靠在车前面,叭叭吸着烟。

      李晶中午来吃饭,才知道周鑫要搬家。

      “你要搬家了?”李晶立在院子里望着拉着一个皮箱的周鑫,不怎么开心。

      同时还有一个中年妇女,立在房门口。

      “搬家,买房了,所以搬过去。”

      李晶撅着嘴,不怎么情愿,但买房搬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李晶又不知道该怎么反对。

      李晶对周鑫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大哥哥,可靠的大哥哥。

      记得那晚,母亲急性阑尾炎发作,李晶不知所措的时候,叫起了周鑫,周鑫二话不说,联系医院,并全程陪伴亲自治疗,从那天开始,李晶就觉的周鑫是最帅的男人。

      中年女人带着笑,有些不舍,说道:“买房了是好事,但记得常来串门,我们晶晶最崇拜的人可是你呀。”

      “妈,我什么时候崇拜他了。”

      中年女人望着有些娇羞的李晶笑的更开心了。

      “当然,有时间一定会过来。”

      “哼。”

      李晶钻进了屋子。

      周鑫郁闷,招她惹她了。

      中年女人笑道:“这丫头就这样,重感情。”

      周鑫不知该怎么回答,其实周鑫也想说,自己对年轻女孩都很有感情,尤其是漂亮的。

      一切就绪,装好后,周鑫和李晶母亲打了招呼,就上了卡车,卡车突突发动后,出了巷子。

      中年男人有些健谈,周鑫却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虽然,男人也不需要被周鑫喜欢。

      周鑫有一种预感,这个男人身边好像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就像是传说中的缘分。

      “你是莎莎一个医院的医生。”

      周鑫点了点头。

      “我听莎莎说你的医术很好,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真的是让人羡慕呀。”

      周鑫苦笑,周鑫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羡慕的。

      可能就是你在苦难中,或许还是别人的灯塔。

      “你现在自己跑车,我看你这车是新的,才买的吧。”

      周鑫换了个话题。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很自豪,就像别人夸他老婆很漂亮一样自豪。

      “刚买的,别的也不会,就会开车,乡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不努力也不行呀。”

      人。

      都不容易。

      周鑫理解,周鑫也是从农村来的。

      “前些天在一家运输公司干,出了点事,一辆小轿车撞了我的车,好在不是我的责任,听说那小子父亲是卫生系统的一个什么副局长,公司迫于压力,我被公司开除了,没办法,只能自己干了。”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

      “那王八蛋害死我了。”

      周鑫不知道该安慰还是沉默。

      暗能量+5。

      周鑫感受着一种能量的上升。

      “人没事吧。”

      “车子废了,一男一女都死了,哎,真他妈运气背。”

      周鑫不知道该说什么。

      撞死两个人,竟然还能这么轻松。

      这个男人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周鑫有点讨厌这个男人了。

      “你怎么在哪里找了房子,不知你听没听说,好多人把那里叫鬼街,不过你是医生,救死扶伤的人,鬼都怕你。”

      中年男人说完后似乎被自己逗笑了。

      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声回响在驾驶室。

      “便宜。”

      不要钱的房子,很便宜,再说,那里环境也不错,只要那个无面女不再出现,也没什么不好的。

      “也对,有钱能使鬼推磨吗,这社会,没钱不如鬼。”

      周鑫不知道怎么接话,他的意思是看出来了,自己是鬼,去你大爷的,会不会聊天。

      周鑫不再说话。

      中年男子见周鑫沉默不语了,笑着说道:“害怕了,我就开个玩笑,那有什么鬼街,你这胆子要大,世上哪有什么鬼,人心才是鬼,人心最可怕。”

      中年男子觉的自己把一个有文化有技术的医生唬住了,很有成就感,拿出一根烟,然后递给周鑫。

      “抽吗?”

      周鑫摇了摇头。

      男人点上烟,哼哼唱起了歌。

      “妹妹的坐床头,哥哥的往上走,嗯嗯嗯嗯,纤绳上荡悠悠。”

      中年男子的歌唱的很不错,但周鑫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歌,总觉的有些俗。

      “其实不是你的玩笑可怕,我好像看到后面座位上坐着一个男人,满脸是血,你说是不是你撞的那个男人。”

      吱。

      一声长响。

      车子熄火停下了。

      周鑫整个身体跑了出去,然后又恢复到座位上,幸亏系着安全带,不然肯定被甩出去。

      男人满脸惊惶地看着后座,发现什么都没有,愤怒地看着周鑫。

      “你他妈有病吧。”

      周鑫笑了,没有生气,笑着说道:“你说的世上没有鬼,人心才是鬼,不是吗。”

      男子被周鑫盯着有些心慌,又发动车子,似乎在掩饰着什么,将吸着烟头从车窗吐出去。

      “人吓人,吓死人,好了,走吧,遇上你我真的晦气。”

      周鑫手腕的红色花发着暗暗的光,周鑫想不明白,为什么遇到这个男人会有反应,但,这个男人的确是人。

      车子在红尘花店门口停了下来。

      中年男人率先从车上跳下来,嗅着鼻子。

      “好香呀,没想到这地方还有一家面馆。”

      周鑫下了车,并没觉得香,难道是自己鼻子出了问题。

      徐萍萍靠在门框上,盯着中年男人。

      “算你识货,我这面,世上独一家,要不来一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