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草莓app深夜释放自己手?APP下蒌

      少年少女们围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姬雪月盘坐在一块青石上,黑发披散,双目炯炯有神。

      他手里握着一棵足有鸽卵大的莲子,静静的嚼着,目光望向古殿,偶尔扫过“对手们”,了解一下现在吵到什么程度了。

      药香四溢,沁人心脾,钻到人的骨子里,勾的旁观者们都直咽唾沫。

      “霸……霸体,果然名不虚传。”

      “那是一株千年的灵药吧,就这么吃下去了,不浪费吗?”

      “听说他一直这么吃的,居然好好的活到现在,没有爆体的迹象。”

      “这就是这种体质的强悍之处吗?在轮海秘境就可以吞服这种级别的灵药灵果。”

      “我想当他手里那株药!”有人眼睛发光。

      周围人张大嘴巴,默默后退几步。

      姬雪月吞下最后一口,见旁边这几位还没商量个所以然来,叹了口气,又掏出一枚灵果,吭哧一口咬下小半边,露出玫红色的鲜嫩果肉。

      应下这场挑战后,他便暂时放下了修炼,没有运转玄功,只是单纯的享受美食,舒缓着一直紧绷的身心。

      “这个不错,脆脆的,果味很足。”他嚼着果肉,在心里默默点评。

      他闭上眼睛,心中一片空灵,任由庞大的生命精气在体内爆开,冲击着他的肉身,淡紫色血液在隆隆作响,滔滔滚滚,像是一道紫气长河在奔腾,血肉之躯在生命精气的洗刷下,变得更加凝炼,晶莹如玉,点点光华溢出。

      姬雪月运转虚空经记载的玄法,体表流过一道蒙蒙的雾,如同无垠的幽暗虚空,所有光华都被锁在了躯体内,隆隆之音远去,收敛了那些不凡,如同一个邻家的大男孩一般。

      他内视苦海,发现苦海又壮大了几分,如果说正常的彼岸修士苦海如同巴掌般大小,那自己的苦海已然是一个小水洼。

      “其实,偶尔像这样,放下修行,放下悟道,什么都不想,也会有意外收获。”

      姬雪月露出一丝笑意,瞥了眼还在“讨论战术”中的那群人,高声喊道:“我说,你们商量好没有啊!”

      “没有!”姬轻音想也不想,回答的很快。

      少顷。

      “商量好没有啊!”某人催促道。

      “没有!”

      又一会儿。

      “好了没有啊!”某人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姬轻音眸光清冷,紧咬银牙,大叫道:“催什么催!马上就答复你!”

      “你再磨磨蹭蹭,我就要回去修炼了!”某人擦了擦手,大大咧咧的说道。

      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悄声道:“轻音,那个人催的好急,怎么办?”

      姬轻音皱了皱秀气的琼鼻,面对同伴,低声道:“不能让他就这样走了,万一躲到哪个山沟沟里面,就算最终我们赢了,也有失体面。”

      那少女蹙眉,又问道:“可是他看上去已经很不耐烦了啊。”

      “不如这样。”一个华服青年突然开口,“既然输了的后果是我们一起承担,赢了的好处又是大家皆得,那是不是意味着是我们和他一个人立下了这个赌注。”

      “你想说什么?”姬轻音平静的问道,目光紧盯着说话那人。

      华服青年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慌乱,咬咬牙,硬着头皮说道:“我觉得,既然所有都参加了这个约定,那每个人都有挑战的资格!”

      众人瞬间陷入沉默。

      “那……雪月哥会答应吗?”清秀少女小声道。

      姬轻音眼神一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围的这群人,心海波涛翻涌。

      “我说,你们应该商量好了吧!”这时,某人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华服青年额头青筋跳动,心头蹿火,有些忍受不了这种催促,只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他的眼睛像是要冒出火苗一般,扫过周围几人,见他们也有些躁动。

      “就这样吧。”一直沉默的姬轻煌开口,“约定是我赢或者我输才算结束,我就最后一个登场。”

      “那位明月不过高我一个小境界,命泉内多了些许神力,并非不可跨越,他有虚空经,我也有,我有把握赢他!”姬轻煌沉声道,橘黄色战衣散发点点辉光,如同神祗。

      华服青年面露喜色,连连点头,叫道:“正是,正是!”

      他赶忙起身,急不可耐的向姬雪月走去,深吸一口气,迎上他那深邃的目光。

      “终于商量好了?”姬雪月问道,嘴角微翘,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我们讨论好了!”华服青年说道。

      “那还在等什么呢?让姬轻煌上来吧。”姬雪月说道。

      华服青年沉默片刻,开口道:“我们想了想,决定换个挑战方式!”

      “说来听听?”

      “我们都认为,既然是大家一起参加的,就应该共进退……”华服青年断断续续的吐出几句话,“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挑战你的资格。”

      华服青年眼帘低垂,不敢直面那双深邃的眼眸,把话说完后,静等着面前这位明月的答案。

      微风飘过,卷起地面的枯叶,高大的树木发出唰唰的响声。

      夕阳西下,昏黄的光辉洒落,地面却一片寂静,轻字辈停止了议论,那位明月也在沉默,盘坐于青石上,一动不动,仿佛和那颗大石化为一体,亘古不变。

      微风都放慢了步伐,变得静悄悄的。

      华服青年屏住呼吸,用余光打量着那位“霸道自私”、“狂妄自大”的绝世天才。

      “可以。”青石上方传来清朗的声音,回答的很平静。

      华服青年面露喜色,大声叫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不远处,其他人也一脸大喜,一两个小境界而已,并不是天堑,他们有很大的机会!

      他们起步高,比同辈修炼更早,如今不少已初入命泉,可以让神泉汩汩而流了,有种种不凡的手段,虽然没被授予无缺的帝经,却都修习了高深莫测的圣贤经文。

      这些玄功大多经长辈们精心挑选,很适合他们,让他们在初期就拥有不凡的战力,这也是他们傲气的源泉之一。

      “从你开始吧。”姬雪月说道。

      华服青年点头,摆出警备的姿势,体内玄功运转,丝丝神力自命泉流出。

      “呵呵。”

      姬雪月挥出一拳,平平淡淡,未运转任何玄功,不带有一丝神力。

      “轰!”

      华服青年横飞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