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社区ios二维码图片

      镜灵各种咬牙切齿,各种抓心挠肺,如此这般,才让巫悔略略开了点窍。

      见自己的嘶吼有了些许成效,镜灵赶紧加把力。

      “主子,去吧,不要犹豫了,冲出那见鬼的试炼空间,直截了当的跟她说,你喜欢她……”

      而巫悔听着镜灵的话,总觉得太突兀,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的犹豫,镜灵立刻就感知到了,它这刻又想去裂一裂了。

      “还犹豫,再犹豫你就继续走你的设定吧,设定结束你也别妄想拉上人家姑娘的小手!!!”

      镜灵都要发出诅咒了,他就没见过这样的怂货主人,简直气煞他也。

      得亏它不能显现出实体模样,如果此刻允许,那镜灵多半儿要直接扑到巫悔身上,猛捶一顿他的脑袋,也好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那你觉得我接下来的设定中,要不要封印自身的记忆,纯粹的做回以前的白钺?”

      坦白来说,巫悔对封印自己记忆,多少有些抗拒,因为没有本身的记忆,他就对神界当中的莲语下不去手,很多话也难的说出口。

      如果保留巫悔对姟章的记忆,那么他就有勇气对莲语肆无忌惮,有勇气对莲语大胆示爱,大胆追求她。

      可他这一问对于镜灵来说,简直想以头抢地。

      当下它就没好气的吼道:“还用问吗,这种事情不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的吧,当然是不封印记忆,这样才能有明确目标感,才能更好的搞定帝女姟章啊!”

      “真的可以?”巫悔再次想确定一下。

      “还问!还问!还问个锤子!我就不明白了,主子你追女人都不带脑子的吗?”

      此时在巫悔识海当中的混沌姻缘和合镜体之上,已经肉眼可见的出现了一些细碎的裂痕。

      由此可见镜灵真的是被气的快要裂开了。

      “混沌镜你好好说话,小爷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主人,你放尊重一点好吧!”我什么时候不带脑子了,你个破镜子说话也太不好听了……

      饶是巫悔这样的人都忍不住在心里开骂了。

      他深刻觉得,自从拿到这混沌姻缘和合镜,他就没在姟章面前什么好形象。

      更别提他和姟章之间的感情有什么长足的进展。

      在镜中设置的虚界内,别说增进感情了,尽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他自身存在的一些缺点无限放大。

      弄的他现在都不像是原来的他了,他有时候都在想,他还是巫悔吗?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也不想看到这样的自己。

      诚然,现如今他是镜中虚界里的白钺,在这个人身上,他找不到多少和巫悔相似的地方。

      而姟章在镜中虚界,不论他怎么设置,她好像依然是她,从未有什么改变,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没了天下又何妨,我还是我的一派超然姿态,即便是现如今神界莲语,身世曲着跌宕,但她依然坚持她的信念。

      混沌镜灵自然能感知到巫悔的想法,它也非常非常无奈,无奈的是,他的主人还太过年少。

      根本没有找到真我,找到本我,急急忙忙的拉着帝女来到镜中虚界,当然会迷失自我。

      连自己都找不到的人,何谈去喜欢别人,他就连自己都没有喜欢上呢!怎么会喜欢别人?

      冷静下来的混沌镜灵,不再说什么了,它明白自己是什么,自己的职责是什么,当下不再多言。

      假装它就是个工具镜子,没有灵智!

      好一会儿过去,都没见识海里的混沌姻缘和合镜再有说什么,巫悔略微有点不舒服。

      他还等着镜灵说点儿什么,有建设性意义的提议,可镜灵并没有再给他回应。

      这很不正常,这太不正常了,对于他来说,镜灵就是一个万古长存的话痨,怎么能忍住不开口说话!

      “镜灵?混沌镜灵?”

      思来想去,巫悔还是拉下面子,主动呼唤混沌镜灵。

      镜灵还是装死,怎么都不想再开口了。

      这使得巫悔心中有些恼了,当然也颇为尴尬。

      恼的是他是主,镜灵是从,从却在这时不搭理他这个主人,这简直有些不把他放在眼里。

      尴尬的是,他也察觉到经过他设置的神界,一路走来,简直无聊到不行,他感觉自己花了大把心思,可仔细去看,整个神界的发展,对于他白钺和莲语感情,真的没有什么用处。

      简直水到不行!

      就这么想着想着,巫悔的内心慢慢的冷静下来,他开始复盘,更清楚的察觉到了,这回神界的设定,已然失败了。

      不论他再怎么救,也是救不回莲语对白钺加深感情的那一刻,因为这一刻怎么都不会到来,这才是根本原因。

      所以先前他陷入了困局当中,只想着他花了心思设定的虚界,怎么能虎头蛇尾呢?

      一定要有个结果,一定要走过所有设定,直到所有设定走完。

      巫悔隐约间悟到了什么,既然如何都完成不了那些设定,为何不适当的放下。

      或者向其他人求助,或许就着现如今的进程,这个他设定的虚界,在其他人来看,还有其他的路径,可以走到他期望的那个终点。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巫悔变得好争强好胜,没理也要强争个道理了?

      深度思考之后,巫悔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不再强撑着白钺这个人设了,这一刻他心中有了清楚明了的决断。

      暂且喊停,让设定暂定,没有什么不好,也没有什么丢脸的,他没这样设定的经验,也没这样参与过的经历,自然会走到现在这个进退维谷的局面。

      现在他想找人帮忙,不论是姟章,还是混沌镜灵,他都想问一问,并且了解一番他们此时的想法。

      混沌姻缘和合镜当中的虚界,突然停止运转,莲语也再度恢复记忆,成为姟章。

      这次姟章没主动开口,她在等,等巫悔开口说话。

      显然这次巫悔设定的神界,姟章也大致看到了问题所在,她不确定这时候的巫悔,能不能听进去一些并不顺耳的话。

      她清楚的知道,巫悔一次又一次拉她进入混沌姻缘和合镜虚界的目的。

      虽然他俩都没有挑明,但姟章知道,她心里只是把巫悔当做一个有点儿趣味的年轻人,她权当来放松娱乐了。

      而巫悔或许把这一切,当做是一场纯粹为恋爱而设定的游戏,而且还相当重视。

      “你怎么不看我?”

      思绪被打断的姟章,不由把目光转向面前的巫悔,虽然大家都是神魂,但也和本体没差了。

      说话的他,语气还略带些幽怨,轻微的不满,面色微微泛红,眼眸中闪烁着华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