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玩下面一个摸上面

      叶中鸣得知朱达贵来过公司后,特意找到朱岭游,向他抱怨,这是自己的工作,怎么能让朱伟昌动手呢?

      朱达贵又发来挑衅信息,气得朱岭游差点心脏病发作。朱达贵太可恶了,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叶中鸣拿起朱岭游的手机,给朱达贵回了条信息:你二伯之事,警察已经处理,与我无关。如不相信,可再来公司,我们面谈。

      朱达贵很快回复:我就在你公司后面,上次我二伯被打的地方。

      叶中鸣放下手机就往外走:“姐夫,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出气。”

      走出会议室,叶中鸣就掏出手机:“保安部吗?我是叶中鸣,让一队的人在电梯等着我,一起去一楼后门,带上家伙,这次要打断一个人的腿。”

      “小雅,能看清了吗?”

      朱达贵爬到监控那里,费力地把线插好。他原本可以使用灵力,但摄像头没有留下自己的生物信息,以后怎么解释?

      跟调查局的人打交道,随时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可以。”

      “等会你可得给我作主,我要是受了伤,调查局给我报销吧?”

      “放心,他们真要打伤了你,会给你治伤的。你可得注意,他们带了甩棍,还有电击棒。”

      方婧雅不仅可以看到后面小巷子的画面,岭游大厦的内部监控,也都在她的监视之下。

      此刻,方婧雅看到一帮保安进了电梯,她数了一下,足有八个之多。而朱达贵才一个人,他唯一的办法只能跑。

      叶中鸣手里拿着一个电击棒,一马当先跑在前面。这次绝不能让朱达贵跑了,朱广求的手被打断,这次他的腿得断!

      兴许是跑得太急,叶中鸣在快到后门时,跨过一个台阶,结果脚抬得低了,脚背碰到了台阶,身体往前扑,而他则下意识地双手撑地。

      叶中鸣手里拿着高压电击棒,在他双手撑地时,电击棒打开了,前端冒着嗞嗞的电流声,叶中鸣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下去。

      叶中鸣像条离水的鱼一样,不断的摇摆、跳动着。叶中鸣的副手钱梅荪去扶他,也被电开摔在一旁。

      最后还是位有经验的保安队长顾建中,拿着棍子将他翻过来,再将高压电击棒挑开,叶中鸣才没再抽搐。

      叶中鸣的脸已经黑了,岭游建筑集团公司选购的高压电击棒质量非常好,电力十足,叶中鸣已经没了气。

      “坏了,叶经理好像没呼吸了?”

      “赶紧做人工呼吸!”

      保安都做过急救训练,有人按压,有人做人工呼吸,可叶中鸣已经死透,神仙都救不回来了。

      “咦,钱副经理怎么也没动静?”

      有人突然发现,刚才被电开的钱梅荪,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像王八似的。

      马上对钱梅荪进行抢救,然而,他也死了,死得无声无息。

      “顾队长,现在怎么办?”

      一下子死了两个人,还是保安部的正副经理,所有人都吓坏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保安队长顾建中。

      “我先给老板打个电话。”

      顾建中也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下来的目的。

      “喂,朱总,我是保安部的顾建中,刚才叶经理和钱经理触电身亡了。”

      “什么?触电身亡?在哪触电的?”

      “在一楼后门处。”

      “朱达贵呢?”

      “不知道,我们还在大厦里。”

      “等着,我马上下来。”

      朱岭游感觉自己的心口又在隐隐作痛,钱梅荪死了无所谓,反正是招聘的。可叶中鸣是他小舅子,死在公司里,他老婆怕是要跟自己大闹。

      “是那个电击棒吗?”

      朱岭游有专用电梯,很快就到了现场。看到还是嗞嗞冒着电流的电击棒,问顾建中。

      “是的。”

      顾建中弯腰去捡电击棒,这件凶器今天杀了两个人,想想都心有余悸。

      电击棒的手柄是橡胶的,顾建中以为捡起来没有问题。当他手握到电击棒时,体内突然涌入一股电流,让他全身抽搐。

      旁边的一名保安,拿着棍子想去救他,结果被顾建中一把抓住。一人抽搐变成了两人抽搐,其他人吓得赶紧跑开。

      “朱达贵,里面出事了。”

      方婧雅通过一楼的摄像头,实时监控着里面的情况。叶中鸣和钱梅荪倒地,她也很惊讶。看来保安手里的电击棒,还是很危险的。

      朱达贵问:“什么事?”

      自从有了这个通讯器,方婧雅能随时知道他的方位,也能随时与他通话。

      “里面似乎死了两个人。”

      “出师未捷身先死,我还没跟他们理论呢。死的是谁?”

      “好像是叶中鸣和钱梅荪,另外保安队长顾建中也出事了。”

      “我怎么觉得特别高兴呢,小雅,我想发条信息给朱岭游,这就是恶有恶报,他们这是遭了天谴!”

      “你要不想惹麻烦的话,还是别发。”

      方婧雅提醒道,虽然自己可以给朱达贵作证,可朱岭游和警方不知道啊。一下子死了两个人,朱达贵会因为这条信息而成为犯罪嫌疑人。

      “好吧,明天消息传开再发。”

      朱达贵转身离开,他还得继续熟悉路况。

      他把电动车停到岭游大厦的前坪,到四楼的咖啡厅点了杯咖啡。

      “小雅,来喝咖啡吗?”

      他原本要离开,可朱岭游给朱岭湖打了电话,召集公司高层开会,他得“听”一下。

      自从得知朱岭游是杀害父亲的幕后真凶后,他就一直想直接将朱岭游干掉,以报父仇。

      杀朱岭游容易,可朱岭游死了,那些间接参与谋害朱贤的人,岂不被他们逃过一劫?

      所谓除恶务尽,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人。当然,他也不能滥杀无辜。

      “你在哪?”

      “我在哪还用告诉你吗?要不,我按一下紧急按钮?”

      方婧雅连忙提醒道:“那个可不能开玩笑的,一旦按下,局里都会知道。”

      半个小时后,一身休闲服的方婧雅准确出现在朱达贵面前。

      朱达贵等她坐下后,急切地问:“今天一楼到底出了什么事?”

      ps:好久没加更了,逢周一又是月初,不加更不行了,新的一月开始了,求推荐求收藏求打打赏,可大可小拜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