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垃圾的附近好玩的

      “草,说好不杀人的呢?”

      此前退后的光头汉子正是王忠,这会是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两个雷家护院一脸的懵逼,杀人抢劫可是大罪,这要是被官府拿到,哪里还有活路。

      “别发呆,做贼还能不杀人?快跟老子上!”

      李兴之强忍着胃里的反酸暴喝着扑向了雷之先的护卫,这个时候王忠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只得挥着刀一个蹂身就跟着李兴之往前扑杀。

      雷先之能独霸高阳,手底下的护卫们自然也不是易与之辈,说句不好听的话,每个人手底下皆是有两下子,那个护卫头领更是雷之先通过他兄弟的关系从牢里面弄出来的江洋大盗贺老九,据说是个能以一敌十的好汉。

      只不过谁也没想到李兴之会在草丛中暴起杀人,而且居然还敢直扑已方大队而来,只惊的愣在当场,却是被李兴之和王忠趁势砍翻了三个。

      “杀光他们!”

      不用雷之先下令,贺老九提着刀就扑向了刚刚砍翻了一个护卫的李兴之。

      “铛!”

      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王忠挥刀挡住了贺老九势在必得的一刀,冲着李兴之喝道:“快退!”

      事情很明显,就凭李兴之和王忠两人根本不可能击败尚有十余人的雷家护院。

      李兴之也知道事不可为,而且他又不是没有后手,连忙跟着王忠闪身急退,同时冲着马车上犹自震怒的雷之先冷笑道:“雷阎王,咱们的旧帐,老子会慢慢和你算的。”

      “跟老子追!”

      贺九爷大怒,提刀就欲跟上。

      “贺头领且住,所谓穷寇莫追,尔等还是保护本老爷先去别院吧。”

      雷之先脸色阴晴不定,这两个贼人明显是在诱敌,只怕是自己身边的护卫前脚刚走,后脚贼人的帮手就会杀到。

      眼看两人钻入林中,消失不见,贺九爷就是恨恨地跺了一脚,招呼着众人起行。

      此时,埋伏在官道两侧的杨彪等人也在不停地骂娘,这狗日的李哥居然杀人了,死了人,咱们能逃过官府的通缉吗?然而既然上了贼船,那再想脱身可就难了,只得无奈地下令道:“放箭!”

      虽说这帮地痞无赖根本毫无箭法可言,但是并不妨碍他们射击,加之他们设伏的地点距离官道也就二十余步,就是个娘们也能把箭射到毫无掩体的护卫身上了。

      “嗖……嗖!”数声箭响之口,雷家的护卫又有数人中箭倒地,虽说没射中要害,但是肯定丧失了战斗能力了。

      雷之先终于色变,起身立在马车上对着官道四周行了一个罗圈礼后就是洪声说道:“不知哪路朋友在此,雷某自问在这高阳地界没有得罪过诸位好汉,还请高抬贵手,放雷某一把,雷某愿奉上程仪五百两,以壮行色。”

      “哈哈哈……你雷阎王的人头就值五百两?”林中传来李兴之揶揄的笑声,那笑声令雷之先一行皆是色变。

      “雷某身上只有五百两,若是诸位朋友嫌少,可派人随雷某去别院取银,到时就是千两、万两,雷某也是有的。”雷之先再度开口。

      “雷阎王,你当本头领傻吗?若是跟你回去取银,那还出的来吗?除非你雷阎王能留下做人质。”林中的李兴之嘲讽地说道。

      雷之先脸上青筋毕露怒喝道:“山不转水转,雷某自问在这高阳官面上还有几本薄面的,就是县里也能说上话,诸位好汉既然来这里讨生活,又何必逼人太甚?”

      树林中的李兴之和王忠对视一眼,心知自己等人还没被识破,为了迷惑雷之先,却是说道:“既然你雷阎王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且将银子留下,以后在高阳地界还得劳烦雷老板多多照顾。”

      官道上的雷之先心中一喜,连忙拱手道:“如此雷某就谢过诸位好汉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雷某就此别过。”

      说罢就吩咐钱安宁取来银票以及部分散碎银两置于官道一侧,心中则暗暗盘算着明日回城后便去寻自己兄弟发兵剿贼。

      待银子放置妥当后,雷之先即命一众护卫护送马车起行,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中箭的护卫则是简单包扎了一下就互相搀扶着跟着队伍出发,而身死当场的却是顾不得了

      熟料马车刚刚起行不过数里,又有数声箭响声传来,护卫在马车后的几个护卫再度中箭倒地。

      紧接着官道两侧的树林里杀出了十余个蒙面大汉,一个个持刀拿棍缓缓向马车逼来,为首的那人正是此前的光头汉子和埋伏在草丛中贼人。

      坐在马车前的雷之先以及前头带路的贺九爷顿时大惊失色,不由地怒喝起来:“你们不讲信用!”

      李兴之哂笑道:“名震高阳的雷阎王居然在这里和我等贼人谈信用,岂不是愚不可及,给我杀!”

      一连串的打击,雷先之的护卫能提刀上前的只剩下十四五个,只不过他们依旧悍勇,呼喝着迎向了冲突过来的李兴之等人,原因就是他们的家小皆在高阳城中,若是弃了主家不顾,那自己的家小还有命吗。

      护卫头领顾老九却是一边招架王忠的攻击,一边四处观望,他和李兴之一样,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角色,哪里肯真的替雷之先卖命。

      杨彪等一众地痞无赖这会也是发了狠,混了这么多年,他们清楚地知道既然做了,那就要把事情做绝了,只不过他们这些人平时被酒色掏空了,哪里会是雷家护卫的对手,一番厮杀下来就有数人被砍翻在地。

      “娘的,让你们尝尝老子的厉害。”看着纷拥而来的雷家护卫,杨彪就是从怀中掏出一个石灰包,然后朝着冲杀过来的五六个护卫扔了过去。

      官道上顿时弥漫起一股浓郁的的白雾,直将那几个护卫呛的睁不开眼,“做了他们给老六他们报仇。”

      借着石灰雾的掩护,杨彪和几个地痞挥刀上前冲着几个护卫乱砍乱劈,只一瞬间雷府的护卫又倒下了五六个。

      “你们这些下三滥,老子跟你们拼了。”贺九爷挥刀上前,左劈右砍,一把刀舞的猎猎作响,愣是将挡在身前的王忠逼退了数步。

      “好,贺头领打的好,若是能保着老爷回返别院,老爷我绝不吝赏赐。”雷之先这会把希望全部寄托到了贺老九的身上。

      原因就是李兴之一个人就吸引了三个护卫,而自己身边的最后三个护卫已经和杨彪等人杀到了一起,显然就凭三个人是万万挡不住那些放石灰粉的下三滥的。

      熟料贺老九逼退了王忠后,却是回头看了雷之先一眼,翻身就往官道一侧的潴龙河跃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