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玲珑视频下载

      狄丽拜尔镇内䲱。

      处理完研磨刀具的겊事后,仇天魁跟普刺巴尔斯L来到了一家布料店。

      퀮店里棉麻织物整齐的悬挂在墙上,花花绿绿᫦,镂空绣珠,应有尽有。甚至,仇天魁还看到一匹鲜红色丝绸挂在显眼的地方。

      “掌狩柜的,这丝绸怎么卖?”仇天魁轻抚了一下丝绸ꂛ,薄如蝉翼,滑如牛奶。

      掌柜的看了一下仇天魁,看他行头干练,虽不是衣着光鲜,但却干净有加。

      又见普刺巴尔斯驱步随行,高大身影一直紧随着仇天魁,就将普刺巴尔斯误认为了仇天魁的护卫。

      “是位有钱的主!”一番打量后,掌柜的如此心道,他连忙满脸堆笑,小步走鞌了上去,道:“这位客官抄,是要买这丝绸吗?”

      仇天⦝魁打量了一迓下掌柜的,发现这位也是一个汉人,怪不得他张口就是中原称呼。

      仇天魁笑了笑,道:“难道这丝绸放这不是卖的?”

      掌柜的连忙作捐,陪笑道:“客官开玩笑了,这丝绸放这当柼然是为了卖的ꇹ,只是平时都只是有人问价,却无人购买,鄙人这才得罪客官了”

      맛 有人柼问却无人买,仇天魁听出掌柜话外之音,无外乎这丝绸很贵,贵到一般人买不起的程度。

      “看来很贵啊!”

      随꧚即,仇天魁道:“具体多少钱,你不说说怎么知道我不买”

      掌柜的笑道:““两尺一金”

      “两尺一金!?”

      仇天魁瘪了一下嘴,道:“只听说丝绸有软黄金之名,没想到还真如黄金一般昂贵,这价格要是在旷江南,怕是能买下好几十匹极品丝绸了吧!”

      仇天魁一䋥言,掌柜的当即知道这位肯定知道丝绸是何产地,而錑且说不定还是知道行情的人,那么以前那些客套话说了也没用,于是他直接说道:

      “不瞒客官,在江南丝绸的确不会如亳此昂贵,就算以前在这西륡域,丝绸确实ꉢ也不是这价格”

      “可就这就这几年,丝绸的价格越来越贵,其中之一就是从江南到这路途遥远,开销巨大,但要一路顺风也就没什么”

      “要不是一路顺风就不一样了”掌柜的又补充了一下。

      仇天魁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问道:“掌柜的此话怎么说?难道这丝绸运过来还有什⁃么隐情吗?”

      掌柜的露出难为的表情,顾左言他道:“马家帮!૮”

      “马家帮!切”

      ⭒仇天魁嘀咕똖道:“这马家帮还真是无处不在啊,光是这两天我就不止一次昏听到这马家帮的名字了”

      荘随即諩,仇天魁问道:“掌柜的,我倒知道这马家帮是一帮小马匪,可他们跟这丝绸价格又有何关系”

      “小马匪!?”

      掌柜的听言湍,露出了惊讶的神色,道:“我看这位客官怕是从远方来的吧!你是压根不了解狄丽拜尔周围的情蔋况,才会说出这种话来”

      仇天魁笑了笑,道:“我的确是从远方来的,要不掌柜的告诉我这马家帮到底怎䝊么回事”

      掌柜的来回看了看仇澾天魁,似乎在确认此人可不可靠,随即一咬牙,道:“客官啊!这马家帮可不是什么小马匪”

      “这是一帮能跟唐军扳手腕的大马匪,光是人马怕是就有上千人”

      以讹传讹,掌柜的也不知道马家帮具体有多少人,他说的都是别人告诉他的话。

      “千人!?”

      普刺巴尔斯忍不住开口道:“这那是马匪啊!怕不是一支军队吧!”

      仇天魁也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民间消息不一定准确,他们大多数都是旁人添油加醋的诉说,但正所谓无氕风不起浪,这些消息中必定隐藏着很多重要的信息,所以仇天魁还是选择了继续安静的听下去。

      掌ꆡ柜的继续道:“谁说不是呢,这就是一支军队了,连我们狄丽拜尔的颜朗将都拿这些人一点办法都没”

      仇天魁驕想了一下,道:“如此庞大的马迎匪在活束动,难道唐军就不调集军队解决他们”

      “唉!”

      “怎么可能不调集!”

      掌柜的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道:“唐军ꃶ也知道这些马匪危祸西域,可调集的人马少了打不过,调集的人马多了他们又跑了”

      “再加上这些年大唐与吐蕃交战,一些地方兵荒马乱的,这些马匪就专门躲在这些无法地带,就算想剿灭他们矶都做不到,唐军也只能看着他们一直在西域杀人劫物”

      随即,掌柜的指着丝绸道:“这丝绸如此昂贵就是这个原因”

      “早些年,壂原本敢走丝绸的都是大商队,一般马匪也不敢劫杀这样的商队,可等到马家帮一出的时候,再大的商队都不是他们对手,结果好多走丝绸的大商队都被马家帮打劫了,可以说是死伤惨重啊!”

      “在后来,马家帮几乎统治㢽着狄丽拜尔周边的丝䟋绸之路,过往商队早ጿ就避之不及了,所以这里的丝绸也越来越少,才成为如今的天价”

      “实乃是无货造成的无价啊!”

      “⇓我知道了!”

      听ᣁ完,仇天魁道:“看来是小看这马家帮了,多谢掌柜的”

      随即ၱ,仇天魁露出了心思重重的样子。

      这马家帮比罗元生说的还庞大,至少罗元生当时ゴ还敢正面睂从⃰马家帮手中救下梁軈芽儿。

      可就是这几年时间里面,马家帮居然檇发展到连军队都解决不了的程度,可见其发展之迅速。

      “难道这马家帮跟二十四年前那个是同一个?”

      仇天魁如此心道。

      “不应该啊!那一次我不是杀光了那些畜生禰了吗?”

      “后来还让军中的人专门调查过,马家帮的确是六十三人,我也砍了六十三个人头啊!”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啊?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我遗漏吗?”

      뼜 仇天魁皱起了眉头,越想越发现自己对当时的记忆有点模糊,主要是时间过去了太久,有些细节连他都无法记清了。

      见仇天魁一副愁眉苦展䘬的样子,掌ꩣ柜的随即补充了一句,他神色慌张的往外面看了看,好像生怕有其他人听到此话一般。

      “客官可别往外面传是在我这听说ぢ的告,我这小身家可禁不起这奛种事折腾”

      仇天魁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如往常一훌样,说话的人都告诉别人不要传出去,这掌柜的也不例外。可有个问题,要是没人告诉这掌柜的,他有怎么能向仇天魁说出这一席话呢?

      “那劳烦掌柜的给我五尺丝绸,其中两尺为我裁剪成面纱,另外三尺打包好”最后,事情还是回到了买ঃ丝绸上面,仇天魁也没讨价还价,非常慷慨的花了两金多买了五尺슻。

      筘 “在䆷为我们裁剪好五套黑斗篷的布料,到时候一快结账”遠

      “好嘞!”

      掌柜的喜笑颜开,连忙招呼人为仇天魁置办。

      一쿮刻钟后,裁剪好的东西打包递到了仇天魁手中,仇天魁这才交接完离开了布料店。

      “仇伯,我们接下来去刓哪?”普刺巴尔斯站在大街上问道。

      仇ዾ天魁道:“成衣铺”

      说起☺来,这卖布料킛的店跟做衣服的店并不是同一家,所以仇天魁才会买好布料后去找做衣服的店铺。

      不费工夫,仇天魁就找到了一间成衣铺,是一个当地人开的。

      进店。

      店主热情的招呼了仇天魁,仇天魁拿出籐布料道:“两件面緥纱,一件六岁女䧢孩子穿的艾德莱斯,五套斗篷”

      店主是一个维族家庭开的,其中走出一名中凚年维族女人,她手捧着丝绸看了看,道:“这丝绸做艾德莱斯没问题,只是这面纱由你来睚定做没问题吗䰶?”

      这位中揰年妇女露出一种仇天魁看不懂的眼神,这种眼神很奇怪,弄得仇天魁㇑完全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为什么不能我来做?”뭦仇天魁不置可否的问道。

      中年妇女连忙打哈哈,笑道:“没问题,当然没问题,Ŏ那需要我为你绣花吗?”

      “还要绣花的?”

      仇天魁感觉自己跟中年妇女的对话没在一个频道,但又说不上来为什么没在一个频道。

      仇天魁仔细回忆了一下,心道:“第一次见黛绮丝带着面纱好像没有绣花吧!”

      但不经意间,仇天魁脑海中浮现出黛绮丝掀开绣花面纱的景象,红色的面纱映照在那绝美的容颜上,有种蠢蠢欲셷动的心里出现。

      “绣花要多长时间?”仇天魁想了想,道。

      中年妇女道:“一个面纱需要七天,两个ӕ就是十四天”

      仇天魁摇了摇头道:“太久了,我等不了这么濘长的时间”

      中㢛年妇女惊讶웪的看着仇天魁,道:“时间赶不上了ꤦ?”

      仇趈天魁:“赶不上了,我最多只能等到后天”

      中年妇女一副着急的样道:“你们两就没一早准备这些东西?”

      “咦!?”

      绝对没在一个频道䗷里。훇

      “我没听荅白你什么意思?”疑惑䲠的仇낔天魁如此说道。

      而中年妇女一副大家都是过来人的表情,你别骗我不懂了,白了仇天魁一下道:“没听明白就算了,反正这是你们两之间的事”剪

      随即,她拿着丝绸,一副不愿意撒手的模样,哀怨道:“可惜这么好的丝绸了,既然不能绣花,要不我帮你䏐修个花边在上夡面?”

      “好吧!如果时间赶ꕗ得上就行”仇天魁看中年妇女样子,估计在说下去会跟麻烦,于是答应了她。

      如此,双方交接好后,仇天魁付了定金这才走出了成衣铺。

      “那位大姐刚刚到底想说什么啊?”

      站在街道上,仇天魁眉头皱到了一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