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短视频悦换码

      会见苏联参赞后的当月底,得到明确的答复,正式将每架飞机确定为950万美元。这样下来,再转卖的空间就比较大了。如果再算上60%按照卢布支付,交付期即使算3个月,卢布的贬值也会比较可观,即使按照黑市的比价也没用。

      1月初,秦成孝抵达黑河,考察当地市场,然后确定了首批采购货物的名单。就在他要带人去了解当地市场的时候,江奕拦住了他。“秦叔叔,爸爸他们已经在东北找到了很多联系人,大部分都是转业军人,比较可靠。他们已经对当地的工农业产能做了一些调查,你去跟他们聊聊,看看下一步怎么把这些力量集中起来办大事。”江奕轻描淡写地说道。嗯,就是要举重若轻,然你看看咱俩的量级差有多大。

      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一个衣着整齐的中年人过来了。江奕赶紧站起来介绍了一下:“秦叔叔,这位是邵军主任,任城市HX区供销社营销部副主任,对物资流通比较熟悉。以后东北这边的事情比较繁杂,就由邵叔叔来协助您了。”

      邵军,邵红梅同学的爸爸,正式被江奕招到门下。当然,这是暂时的,因为停薪留职的期限只有两年。但是,呵呵。

      这个真是太及时了。秦成孝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就收到了这样的一个得力干将。市供销社营销部副主任,前几年这可是实权人物啊,现在做了自己的助手,这么说俺老秦起码也成了科长级的人物了?赶紧握手吧。

      一个有点儿魁梧的家伙探头探脑地过来了,江奕叫了一声:“表哥,进来吧。”王盛仁,大姑家的大儿子,年龄却是和江守义差不多。农村女人结婚早,生孩子比较多,经常会出现大女儿和妈妈同时生小孩的情况。大姑家的大儿子就是和自己爸爸差不多相同的年龄。

      王盛仁赶紧溜进来,由于家庭条件不太好,作为老大的他基本上困在田地上了。也许是出于对老大的一点补偿心理,加上王盛仁也是初中毕业,江奕决定帮他一下,第一步就是去见见世面。不过对于秦成孝来说,这却不是什么好兆头。老板安插进来自己家亲戚,不用费劲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我表哥,王盛仁,力气比较大,秦叔叔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吩咐吧。”江奕引导着。

      “是,是。”王盛仁急忙接上,尽管江奕的话不是对着他说的。

      江奕知道,他必须给秦成孝一个解释,否则有可能走向极端:“秦叔叔,东北这边的采购规模,可能会有这个数。”说着,伸出了五个手指头。

      “五百万?”秦成孝仅仅给了眼睛的余光。江奕摇摇头。

      “五千万?”秦成孝必须给予注目礼,这他娘的太多了吧。江奕还是摇摇头。

      “五个亿?”秦成孝已经坐不住了,这他娘的是咱们这堆人在小饭馆里谈的事儿?结果,江奕依旧是摇摇头。

      肯定不是50万,这样兴师动众的怎么可能。“我不猜了,你,你说吧。”这哪儿敢猜啊。

      “五个亿,说对也不对。因为,如果做得好了,每年5个亿;算上十年吧,你说能有多少?”江奕依旧是轻描淡写。

      “咱们有这么大的实力?”秦成孝彻底地崩溃了,我的天呐。王盛仁和邵军也是,你给点儿缓冲好不好,我这还没坐稳呢。

      “伟人说过,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秦叔叔,我们家在任城那边的贷款有多少了?”秦成孝设计的贸易融资模式。

      “一两个亿有了吧?”江奕摇摇头,伸出了四个手指头。

      “4亿了。”腾地一下,秦成孝又站起来了。

      “如果申城和兰陵也有一个相应的操作模式呢?”秦成孝又不敢算了。

      “我们现在足够操作这个了。所以,今后的东北,将会成为我们的采购基地。但是,运输、质量检验、仓储等问题必须解决。后面与火车货运、汽车运输、码头、供销社、各个工厂、地方政府乃至公检法都会有很多接触。”这需要一个大区采购中心的架构,可能需要成百上千人。你那点儿小聪明,根本不够看。留下你作为负责人,那是抬举你了。

      秦成孝先是自豪,接着就是脸一红。自己有点儿传统经验和小小成绩,就开始飘上了。人家江奕不声不响地,人找到了,当地的联系人和市场摸排过了,商业模式也有了。人家骄傲了么?还亏得你的年龄足够当人家的父亲了呢,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江奕,这杯酒我得喝,你提供了这么大的舞台。”说完,直接就干了。王盛仁和邵军面面相觑,这一大一小是在唱大戏呢?

      “招聘人手方面,你们看着办。邵叔叔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可以多担待一些。秦叔叔这里就带着表哥与转业军人沟通一下,先要把人认全了,看看是不是能胜任。这件事情上还请秦叔叔带一带表哥,后面可以让他在这一块儿费点儿心思。”秦成孝点了点头。

      “转业军人好啊,我家老小就是。”表哥自告奋勇。

      “我怎么不知道?”江奕奇怪了。

      “你知道谁啊?这次要不是你大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会知道吗?”这倒是真的,其实对于这些名为平辈、年龄却是长辈级的表哥,还真是一个都不认识。不过也能想得通,小姑父自己的能量大,加上和大姑家里走得也近,能够帮忙肯定会帮的。可惜了江采啊。

      “第三,在大连注册一个贸易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尽量能够分3年到位。法人代表,还是我妈吧。总经理暂时就写你了,对外维护关系、渠道开拓等,你先担着,尤其是银行那边要尽快联系上。其他的慢慢补充人手。江家屯那边我也多找一下。你们各自也可以最多推荐三个人,但是每个熟人之间不能存在业务交叉。”

      “最后,就是资金问题,这个我来解决。预计近期能够到位。今年上半年一定要让货物到达另一个半球。”江奕说完,忽然想起来苏联最西边也是北半球,但是估计这几个人没听出来,就不再更正了。

      秦成孝听懂了,邵军领悟了一半左右,王盛仁就只能抓住转业军人这一项。嗯,拥军优属家庭的福利吧。

      三个人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江奕有点儿累了。我这么拼死拼活的,江采这个家伙在干什么?不行,不能让他这么开心地当个公子哥儿,得给他找点儿事干。

      江采可没闲着,自从去香江开了眼界之后,他开始奋发了。可是左想想,又想想,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如果玩不能算进来的话。原来自己的一切,真的都不是靠自己赚来的。这个时候,偏偏江奕的电话打来了。完了,这个作业可不好交:“嗯,我最近在看股市。”斜眼看到了报纸上的内容,先拿这个对付一下吧。

      “哦,不错啊,开始对股市感兴趣了。不过这个东西风险比较大,一定要小心。需要钱的话,可以先给你几十万试试水。”

      挂了电话,江奕差点儿打自己一嘴巴。谁让你充有钱人的,东北那边的钱有着落了吗?还真把江采当儿子养?

      江采却是开心坏了,看来江奕也不反对自己进股市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