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成人午夜维码

      紧接着,Happy和Tod的第二局比赛就在TS上开始了。

      在TS和EI这两张地图上对阵人族,Happy应该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他在八分之一决赛中和盖哥的两局比赛就是这两张地图。而且更加巧合的是,和上次一样,这次双方也是近点。

      黄色的不死族Happy出生在11点钟方向,红色的人族Tod出生在9点钟方向,二人的出生点都在左上角。而且根据两局的建筑摆放看来,Tod的建筑摆放风格就是奔放的。

      人族依旧首发大法师,出门直接3322,然后拿到了一个加速手套。接着不死族DK赶到,正好一个c收掉了一个水元素。随后他直接召出了一对骷髅兵,开始残杀残血的农民,然后又一个c抢掉了一个小野。

      野点清完,大法师带队直接开始狂A骷髅兵,DK也是手起刀落,将两个空血的骷髅兵分别反补,随后遁走。

      下面是一个人族幸存下来的农民的心路历程:

      我是从城镇大厅走出来的第四个农民。我以为我这一生就会像我的那些兄弟们一样砍砍树,扛扛麻袋的时候,我却听到了一声嘹亮的号角。紧接着我便不由自主地又回到了城镇大厅旁边,身上也突如其来的显现出一身“威风凛凛”的盔甲和一顶铮亮的头盔,同时手中还多了一个盾牌,而我手中的那柄之前还普普通通地锤子,现在也变得“光彩熠熠”了起来,我觉得我现在的这一身装备体面极了。只是我身旁的另一个也“变了装”的农民,却显得忧心忡忡,难道是身上的盔甲太重,压得他难受?估计他平时也是偷懒惯了,看看我,穿着这身装备并没有任何的负担。

      此时,一个身骑白马,须发皆白的老头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只见他高昂着头傲然地骑在那匹高头大马上。而我的目光落在那匹马的身上之后,就再也移不开了,因为那马实在是太神骏了,修长的脖子优雅地挺直,眼神直视前方,毅然而无畏,一身雪白的毛发没有一丁点瑕疵,而且它的个头比我还要高上不少,甚至看起来比我还强壮,就更别说和我身边的那个“偷懒鬼”比较了。如果用来驼粮食的话,它肯定是把好手。

      大家都管老头叫“大法师”,别问我怎么会知道的,因为我就是知道,他是一个出色的领袖和智者,听说还会魔法。叫大法师的老头没有和我们说一句话,甚至都没有看我们一眼,只是虚空轻点了一下法杖,然后我便看到一个衣甲更加华贵的家伙冲了过来,督促着我们随着大法师的脚步前进。

      冲过来的那家伙叫“步兵”,看见他的装备,我只能用羡慕来形容。一身重甲包裹着全身,头盔也是全包裹的,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手里拿的盾牌上还有一个凸起的尖刺,手中握着的重剑更是威势赫赫。如果我也能穿上那套装备就好了,我一定比他还威风。

      “哗”的一声。

      随着一阵波动,一个水元素便出现在了大法师的身边,同时也将我的注意力从步兵的盔甲身上扯了回来。刚刚的那是魔法么?就在我还在懊悔于没有亲眼看见魔法的时候,另一种情绪便直接击溃了懊悔。

      惊恐——是我那时唯一的感觉。眼前看到的一切让我只能愣在原地,瞪大双眼。那是什么样的怪物啊,土黄色的皮肤,一个肩膀上扛着两个脑袋,两个脑袋的血盆大口都怒张着,浑身上下只有腰间有东西遮挡,手中握着的巨木好像比我的大腿还要更粗一些。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食人魔?

      在它们两个…呃,或者是四个的身后,还有两个绿色的怪物。那两个怪物的獠牙从嘴角处长长地支了出来,看来他们的家庭都不富裕,绿色怪物也只有腰间有东西遮挡,只不过他们身上的肌肉,看起来跟钢板一样硬。只是他们莫西干的头型有些好笑。

      它们显然也注意到了我们的到来,于是一场“血战”也就在所难免了。

      和怪物们的一番激战,我曾清楚地看见身边和我一样的战友被巨木砸扁,也亲眼看见他们被飞斧击碎脑袋,可是我最终顽强地活了下来,“偷懒鬼”也活了下来,这是比较让我不爽的。

      就在我以为我们安全了的时候,一个浑身冒着死气的骑士独自一人向我们冲了过来。

      我好奇地看向那个骑士,随后我的注意力却被我身边的轻响吸引了过去,原来是我身边的“偷懒鬼”瑟瑟地抖动了起来。他一定是刚刚累的脱力了,谁让他平时偷懒的,我在心中腹诽道。

      待我再转过头,那个骑士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附近,只见他扬手便甩出了一团死气,接着我们大法师的水元素便溅起一团水花,随后便消散了。

      发生的这一切都让我目瞪口呆,可是更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骑士又一抬手,地上的两具骷髅便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那是之前和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地兄弟,但是他们此时却凶猛地冲向了我们,空洞地眼中满是暴戾。

      天啊,见鬼了!我死后也会变成这样么?不,我不要。身上的铠甲这时也慢慢地消逝了,手中只余下了那柄普普通通地短锤。

      我随着变回原样的众农民们,拼命地往家里面跑着,身后则由步兵和大法师殿后,但是后面还是不时地会传出悲惨的哀嚎,最终我幸运地跑回了家里,只是自此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偷懒鬼”了,或许他也和大法师一样是一个智者,他看到了我们的结局。

      后来又有很多次响起了号角声,但是我每次都抗拒地躲得远远的,或许在别人看来我是个“胆小鬼”,就像我当时看待“偷懒鬼”一样。只是我知道,我并没有他那么勇敢,没有勇气像他一样,即使看到了我们的结局,但是依然无所畏惧地冲向了那个结局。或许他也畏惧,只是他没有选择逃避,他坦然地面对了那一切,或许他才是真正地智者和英雄。

      每个平凡人都可能成为英雄,而英雄曾经也只是个平凡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