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嫣孕肚照

      宁臣远紧盯着“梁欣”羞红的脸。

      他无比怀念从前那个知世故也足够听话的梁欣,现在这个人简直就像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

      无数的回忆涌上心头。

      那是他第一次去剧组探班,梁欣的喜悦溢于言表,她甚至不管不顾地扑进他的怀里,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周遭陆续投来八卦的目光,他朝导演使了个眼色,揽着梁欣向房车走去。

      一番云雨,那日的梁欣格外卖力。

      她趴在他的身上,通体雪白,两颊微红,小奶猫般的声音实在诱惑人心。

      她的手指还在他身上上下游走,至喉结处停下,反复轻抚着。

      两人在一起这许多年,对彼此身体的敏感处已然熟悉万分。

      梁欣只有在有求于他的时候,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撩拨。

      他一把抓住她还在乱动的芊芊玉手,“一会儿让老陈再给你打两百万。”

      谁知这次她并未妥协,手肘撑着枕头半倚身子坐起来,“阿远,我不是要钱,我们……”,她稍稍停顿,脸上闪过一抹难得的羞涩,“我们要个孩子吧。”

      1秒,2秒,3秒……

      足足3分钟,他都没有开口。

      梁欣眼中的星光逐渐暗了下去,拉起薄被裹住身体。

      他起身利落地穿好衣服,恢复成原本寒气逼人的模样。

      顺带整理好梁欣的衣物,走近递给她,梁欣并没有接,只是将脸埋进膝盖里。

      他将衣物轻放在一旁,转身离开。

      “我下周要去美国出差,时间会很久,有什么事联系老陈。”

      他没有回头,却能想象出梁欣此刻的失望与落寞。

      但他不愿说谎,哪怕是一丁点虚假的希望。

      他宁臣远会有孩子,可不能是她梁欣的孩子,他的婚姻必然要给家族带去利益和权力。

      他不应该让爱情成为自己的桎梏,更何况,这样的欲望,是最不值钱的。

      那是梁欣第一次提到要孩子,也是最后一次。

      “喂,宁臣远,我在跟你说话呢!你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

      宁臣远的肩膀被使劲晃了几下,他回过神来,耳边不断传来“梁欣”的絮絮叨叨。

      “你心里对自己的重量没一点数吗?”

      “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君子动口不动手知道吗?”

      ……

      宁臣远的脑袋被她烦的“嗡嗡”作响,他翻身下床,用手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巴。

      世界瞬间清净。

      宁臣远深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收敛了刚才的怒气,比了个“嘘声”的手势。

      看她点头,这才松开手。

      “孩子的事暂且不谈,说说顾泽然吧。”

      陈佳佳双脚后缩,警惕起来,“说什么?”

      “你喜欢他什么?或者说,从你失忆至今,短短这一个多月的功夫,你确定喜欢上他了?”

      陈佳佳心里不悦,她喜欢顾泽然已经整整五年了。虽说以前是小粉丝对偶像的崇拜和欣赏,可现在,经历了这一切惊心动魄的事情之后,她已经一百万分确定,她喜欢顾泽然,用尽全力在喜欢他。

      可她不敢回答的这般确切,她注意到宁臣远在提到“顾泽然”三个字的时候,眼神里不自觉流露出的狠意。

      她害怕宁臣远会伤害男神,这个男人可是卸了别人两条胳膊的变态啊!

      她小心翼翼地措辞,“顾泽然于我而言,确实很特别。我失忆以后,第一个见到的异性就是他。他对我很好,还把我从火灾里救了出来。所以我喜欢……”

      话还没说完,宁臣远一声轻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你主动冲进火场救的他,而我才是把你救到医院的人吧。”

      ……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

      陈佳佳气呼呼地把头扭到一边,这人根本就是避重就轻。

      “梁欣,我们从头开始好吗?”

      他将陈佳佳倔强的头摆正。

      陈佳佳一脸不屑,“我记得你并不爱我,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宁臣远不怒反笑,他轻抚过“梁欣”的脸庞,“你以前最喜欢听林宥嘉的《浪费》,想听听看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