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茄子视频的软件推荐

      观鲸楼,高三层,约十米。

      三层名为观鲸台,可鸟瞰这个昆明池。

      据说,汉武帝开凿昆明池的时候,曾命人雕刻了一尊鲸鱼石像,置于昆明池中心。

      后昆明池历经数次水灾,石鲸沉入湖底。

      再之后,朝代更迭。

      很多人曾试图潜入湖水中,把石鲸打捞出来,却一个个无功而返,甚至无人见过那尊石鲸。

      久而久之,石鲸渐渐被人遗忘,只留下了一个传说。

      李客师端坐在观鲸楼一楼的大厅里,看上去人模狗样。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苏大为绝对不会把眼前这个看上去很有威严的老人,和那个带着几条母狗去接种的家伙联系在一起。不知为什么,看到李客师,他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他仓皇逃走的样子。以至于在落座之后,苏大为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

      他这一笑,李客师顿时满脸通红。

      “笑什么笑?”

      “哦,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这种时候,最好不要胡思乱想。现在的年轻人,全无半点礼数,就不知何为尊老吗?”

      “是是是,都是草民的错。”

      “哼,老夫自然是言之有理的。”

      他越是如此,苏大为就越是想笑。

      而黑三郎则蹲坐在他身后,颇有些忌惮看着李客师。

      差一点就被这老儿得手了……如果不是要看着阿弥,本狗险些就上当了!

      李客师觉察到了黑三郎的目光,有些挂不住脸,于是忙端起茶杯,用衣袖遮掩着脸,喝了一口茶水。

      哼!

      黑三郎冷冷吼了一声,不再盯着李客师。

      李客师把茶盏放下,拍了拍手,就见一个身着白裙,面带轻纱的婀娜女子,捧着一个盘子走进来。她步履轻盈,身姿婀娜。她一进大厅,就有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苏大为一眼看到,她手里的托盘上,摆放着一刀,一弩,还有两个箭菔。

      这些东西加起来,有差不多三十斤重吧。

      但是那女子毫不吃力,看上去非常轻松。她走到苏大为面前,屈身下来,把托盘里的物品摆放在苏大为面前的桌子上。那双秋波流转的美眸,在黑三郎身上扫过。

      刹那间,黑三郎发出一声低吼,呼的起身,全身毛发都乍立起来。

      “黑三郎,安静,安静!”

      苏大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忙伸手一把将黑三郎拦在了怀里。

      黑三郎被苏大为抱着,却仍呲着牙,口中发出一声声低吼。

      “你怎么过来了?不要添乱。”

      李客师沉下脸,说道。

      白裙女子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带着一丝丝狡黠。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狗,能让你堂堂丹阳郡公拉下来,带着几条母狗偷种。”

      “噗!”

      苏大为一口水喷出,被呛得连连咳嗽。

      而李客师那张看上去很娇嫩的脸上,也随之变得通红。

      “你胡说什么,老夫堂堂丹阳郡公,怎可能赶出这种事情?”

      “你什么事干不出来?想当年,也不知是哪一个跑去了鄱阳湖我老家,在水里下春药来着。”

      “啪!”

      李客师一巴掌趴在桌上,长身而起。

      “你够了啊!”

      “你吼我?”

      白裙女人似乎也生气了,手里托盘啪的就摔在地上,扭头就走。

      “知道错了,就回去好好闭门思过,回头我再教训你。”

      李客师话音未落,就听门外轰得一声巨响。

      苏大为坐在客厅里,正对着门,清楚看到那白裙女子出了观鲸楼之后,一甩手,一条匹缎唰的飞出,正抽在门口的一棵树上。有大腿粗细的大树,被拦腰抽断,轰隆就倒在了草地上,引得在观鲸楼外的人们惊慌失措。

      “你看看,你看看,简直是……她已经知道错了。”

      李客师也算头铁,梗着脖子大声说道。

      说完,他才转身看着苏大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道:“有辱家风,有辱家风,让贤侄见笑了。”

      苏大为,却目瞪口呆。

      如果那白裙女人用的是一把刀,他丝毫不会奇怪。

      但是……

      那应该就是普通的匹缎吧,居然能把大树抽断?这要是抽打在身上……苏大为不由得激灵灵一个寒颤,下意识抱紧了黑三郎。怪不得,黑三郎刚才叫的那么凶。

      不过,在女人离开之后,黑三郎也就安静下来。

      听到李客师的话,它似乎撇了一下嘴,眼中流露出不屑之色。

      “好了,拿着你的东西,跟我来。”

      李客师用力咳嗽了一声,迈步往外走。

      苏大为忙拿起刀弩,把箭菔也收起来,紧跟着李客师。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昆明池畔。

      天空中,传来一声鹰鸣。

      那只燕隼俯冲而来,稳稳落在了李客师的肩膀上。

      “下去吧。”

      “啊?”

      “下去,青儿会带你过去。”

      “郡公,你让我下水吗?”

      “正是。”

      “我下水做什么?”

      李客师转过身,负手而立。

      阳光普照,从湖面吹来一阵清风,拂动他那白发飘飞。

      一只神骏燕隼站在他的肩膀上,用一种非常严肃的目光,打量着苏大为和黑三郎。

      “昨日五郎和你说清楚了吗?”

      “什么说清楚了?”

      “开灵!”

      苏大为露出恍然之色,连连点头道:“说清楚了。”

      “你是不是以为,开灵就开灵了,就完了?”

      “呃,不然还要怎样?”

      “对于’道士‘而言,开灵是一件好事,也预示着他可以进行下一步的修行。但是对普通人,冒然开灵,并不是一件好事。他没有人指导,对元炁更是一无所知。如果,他感知不到元炁也就罢了,可如果他感知到元炁,却不懂得如何沟通元炁,运用元炁,那么接下来,就会非常危险。轻者,神魂颠倒,六亲不认;重者,就可能七窍流血,爆体而亡。所以,在开灵之后,你必须学会掌控这种能力。”

      李客师凝视苏大为道:“这种掌控之术,并非一般人家可以拥有。

      自汉亡以来,这种控制术大都为各世家门阀所掌握。隋大业年间,隋炀帝杨广以为这种秘术被门阀世家掌握,会对江山产生巨大威胁,于是下旨命各家交付皇室。如此一来,也引发了各家不满,于是开始暗地里联合,最终李阀太原起兵。

      贞观之后,太宗皇帝虽没有强行收缴,但一直在暗中进行打压。

      他联合了道门,设立太史局,又从各家招揽子弟,并入左右领左右府为千牛备身……所以,这种掌控术就被皇家把持。普通人开灵之后,求术无门,只能投靠皇家。或是加入道门,但需经历七关历练,才能得到真正的传承。至于各家所掌握的秘术,一般人更无法得到。除非,你是世家子弟,否则根本难以接触到。”

      苏大为听得心惊肉跳,看着李客师,半晌说不出话来。

      “本来,你开灵与我三原李氏并无关系,我也无需为你生死考虑。

      但五郎拜托我传你秘术,一来是报答当年你父亲的救命之恩,二来也是我李家,自五郎这一代起,除了五郎之外,竟无一人有开灵资质。而五郎的掌控术也非我李家秘术,是他幼年时拜入北邙山老君观,历经十载,历经七关学得秘法。”

      苏大为回过神来,道:“所以,你要传我掌控之术?”

      李客师沉默了!

      半晌,他轻声道:“我三哥临死前,曾预言我李家将来必将没落。

      五郎在,尚可保我李家平安。

      一旦我百年之后,五郎再有意外,则李家……所以,我今日要和你做一个交易。我传你掌控之术,他年我李家若是有难,你不得袖手旁观,必须要保我李氏一脉。

      如何?”

      “为什么是我?”

      李客师苦笑道:“你运气好呗,居然可以灵识自启。

      而你和我李家也算有渊源,也算不得太远。本来,你若是没有开启灵识,那我自不会找你。但你现在已经开灵,而且送到我李家来,又与我李家有瓜葛……小子,我不选你,还能选谁?再者,五郎也选中了你,我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说完,他伸出手来。

      “如何?你可愿学我李家这鲸吞之法?”

      鲸吞之法?

      苏大为吞咽了一口唾沫,用力点头道:“我当然愿意。”

      “既然如此,那你下水吧……此次你受我传承,短则半月,长则数月,甚至一两年。我会派人通知你家中,你只管安心学习。待你学成之后,才可以离开昆明池。”

      “现在就要学吗?”

      “立刻!”

      苏大为沉吟片刻,就做出了决断。

      他上前一步,伸手啪的拍在了李客师的手掌上。

      “黑三郎,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等我,记住,可千万不要被母狗勾引了。”

      李客师本挺胸昂头,一脸的正经。

      可是在苏大为这句话出口之后,他忍不住一阵剧烈咳嗽,恶狠狠的看向了苏大为。

      我连家传鲸吞术都教给你了,借你家天狗的种又算什么?

      他想要发火,却看到了黑三郎那幽幽的目光盯着他,让他心里顿时一颤。

      好像做恶作剧被抓住的小孩子,李客师恼羞成怒道:“废恁多话作甚,赶快下水,休在啰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