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lky动漫

      秦有道是在众目睽睽下杀的梦魇兽,这一点他否认不了,也瞒不住。

      所以不用浩月提醒,众人已经替他想好了结局。

      看着或感激或幸灾乐祸或可惜的眼神,秦有道心里只能苦笑,他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进入了别人的视线。

      不过他也发现,也不完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首先,灵芷和灵逍就显得很忧虑就显得很忧虑。

      浩月见秦有道并没有被吓到,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就凭这份心性,就让她心生好感。

      往往这样的人,多能成事,杂役弟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出头之日。

      “切记,不可大意。”

      浩月忍不住又提醒道:“那周安通此次出手虽得手了一些财物,却损失了梦魇兽,这无异于折损了他的一半实力,此仇不可谓不深。”

      秦有道明白浩月是想让自己引起重视,当下又诚恳致谢。

      灵逍思忖片刻,“师伯,那梦魇兽到底价值几何?竟对周安通这般重要。”

      “其价值不下于灵宝。”

      浩月语出惊人。

      要知道,假丹之下修士以玄器为主,假丹至化神境界的修士则主要使用灵器,而灵宝则是元婴之上修士的专属。

      由此可见梦魇兽的价值。

      场面很安静,众人还在消化浩月的话,秦有道反而没有太大的感觉。

      对他来说,不管梦魇兽的价值多大,周安通对他都已有了必杀之心。

      若到时真碰上了,命悬一线时,大不了往洞天一躲,管他是不是暴露呢。

      浩月看着众人反应,继续说道:“梦魇兽的价值提现不在于它的实力境界,而是它的制造幻境的天赋。

      周安通的这只梦魇兽还只是幼崽,又一下子将这么多人代入幻境,突破了其极限,便有了破绽,所以你们才有机会在短时间内醒来。

      若是成年梦魇兽,连元婴修士都可能陷入它制造的幻境,防不胜防。

      幻境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会将迷失幻境之人的欲望无限放大,从而让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短时间尚无大碍,若久了则会给神魂带来永久性的损伤。”

      神魂是用来沟通阴阳窥视大道的,若是损伤得不到修复,那岂不就意味着求仙之路就此终结?

      众人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知其价值只是震惊,知其可怕之处后则是后怕。

      秦有道也忍不住背脊发凉,若不是道印冥冥中的帮助,他绝对醒不过来,而灵芷可能受他影响清醒的,那么那个叫毛不吹的呢?

      想到这里,忍不住用余光打量了他一眼,不过他一直低着头,看不到其表情。

      秦有道对这个有同类气息的人从来没有小觑。

      浩月说到这里便不再停留,带着灵芷向房间走去。

      灵芷走时偷偷看了秦有道一眼,见他神色如常,心里不禁猜测,他好像并不知幻境中的一切,难道幻境中的他是我想象出来的?

      师傅的话尤在耳中,灵芷回忆着幻境中的画面,白纱下的脸红透了,心里还有一丝初为人妇的羞耻感。

      同时,还有些惭愧,之前一直以为秦有道知道幻境中的一切,一度认为他就是那么一个大坏蛋。

      现在看,真是误会他了。

      其实,灵芷内心深处还有一丝疑惑,她的面纱是如何摘下的?

      她想不通,也不愿去想。

      而且她曾学着灵毓发誓,她的真容只给自己的心上人看……

      当然,她也选择性忽略了。

      既然秦有道不知道我幻境中的经历,那我也没必要瞎担心吓唬自己了。

      灵芷想到这里,顿时轻松许多,呼出一口浊气,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秦有道一眼。

      却发现他也正看向自己,眼神是那么的深邃和难以捉摸,心里莫名的一动。

      他应该是在向我求助!

      灵芷突然意识到,秦有道只是一个杂役弟子,如今被周安通盯上,是何等的绝望,他必孤独无助。

      “我答应过师姐要保护他,也答应要把他推荐给师傅。”

      灵芷眼神坚定,向秦有道点了下头。

      秦有道一愣,什么鬼?

      他刚才在观察浩月和灵芷,发现二人身姿体态竟出奇的相似,灵芷一直称呼浩月师傅,但在幻境中却说她是母亲。

      莫不是私生女吧?

      念头刚起,就看到灵芷向他点了下头,搞得他一头雾水。

      浩月走了,其他人也就跟着散了,灵逍欲言又止的看了离开的千南慧一眼,无声叹了口气。

      他看向秦有道,又恢复了洒脱的气质。

      “周安通神出鬼没,防不胜防,他是修仙界有名的鬼盗,他每次出现必有目的,拍卖会没结束他离开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这两日你不要乱跑,就跟着我们一起吧,以防万一,互相也有个照应。”

      秦有道本来是要走的,却出了周安通这档子事,他巴不得跟浩月在一起寻求庇护。

      “多谢大师兄,我就住在左首的房间。”

      灵逍点了点头,便向独自离开了。

      大堂中只剩秦有道和收拾残局的客栈伙计,他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感慨。

      此刻,某个房间内,风晓芙咬牙切齿的通过窗户缝隙看着大堂内的秦有道,若不是这次自己孤身一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贼偷。

      而且,她也听到了那人原来不叫张浩,而是叫秦有道,既然知道了他是谁,日后有机会定不能便宜了他。

      好在,这次自己的纳戒没有被盗,她看看衣衫不整的自己,脸有些发烫。

      “周安通,待我修炼有成,必将你的狗爪子剁下来喂猪。”

      周安通确实进了她的房间,也搜遍了她的全身,却是一无所获。

      因为风晓芙经过上次被秦有道顺走纳戒的经历后,便有了心里阴影,在陌生的地方,她会先将纳戒藏起来。

      而这次,她就将纳戒藏在了花盆里,身上只带一个装着十块下品灵石的乾坤袋,做个伪装。

      但代价也是一言难尽。

      被摸遍了全身……

      风晓芙极力压下怒气,以免影响了自己的心境。

      纳戒中是她这几日筹集的灵石,有向同门借的,有家族筹集的,有师傅赞助的。

      她准备的相当充分,目的就是为了这次拍卖会的筑基丹,只要有了筑基丹,她就有机会筑基,从而有机会参加一年后二等宗门选拔弟子的试炼。

      若成功,从此鱼跃龙门。

      但是想到自己被秦有道拿走的筑基丹,心里又是一阵浮躁。

      再说秦有道,他与其他人不同,经历过周安通那一幕,有些人匆匆离开,有些人紧闭房门。

      而他,则重新要了一桌酒菜,刚刚只吃了个半饱,吃饱了才有力气拼命或跑路。

      只是刚吃几口,便见灵芷噔噔噔的跑了下来,一脸喜色,看着秦有道神态也自然了很多。

      “都什么时候,你还想着吃。”

      秦有道抹抹嘴笑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要不仙子也一块吃点?”

      “我才不像你呢,这么大胃口。”

      灵芷撇撇嘴,笑道:“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师傅答应收你入门了。”

      秦有道一愣,当即大喜,“真的?”

      “骗你做甚,快随我上去,师傅要见你,不过你可要好好谢谢我,我可是费尽口舌才让师傅点的头。”

      秦有道则是立马表了态,能抱住浩月的大白腿,他以后的路会顺利很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