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着奶送到男人嘴边

      第十章楼中

      “唉别走啊,一个金币,最低价了啊,再少我也亏了”老人急忙拦住江幻尘。

      江幻尘丢过一个金币,拿着石头便转身离开。

      老人心中真是乐开了花,昨天上毛厕在毛厕旁捡的破石头,本来是看其颜色黑漆漆的,捡回来拿去垫桌角的,没想到买一个金币

      江幻尘心里乐开了花,刚才他只不过假装离开,实则心中忐忑。赚大了赚大了。刚才玉佩居然指引他,在接触玉佩的:瞬间,玉佩中元气疯狂窜动。

      “这黑石头是啥”江幻尘也是一脸懵逼。玉佩虽指引其买下石头,现在却安静下来。

      把玩了一会儿,发现黑色石头就单纯只是一块石头,也没有发现其秘密,玉佩也没动静了。

      “算了,先放着”江幻尘将石头放入戒指。

      黑色石头滚动,滚到另一块黑色石头旁,两者颜色竟是一模一样。

      将石头一事抛之脑后,江幻尘继续逛。

      “青楼?怎么走到这地啦”

      “小哥哥,来看看嘛,飘仙楼里面应有尽有,过来嘛…”一声声酥麻的女声传过来,而旁边一位女子直接挽住江幻尘的手臂,将其‘拉入楼中。飘仙楼,你有钱,你就是大爷。

      “姐姐,等等,等等”江幻尘急忙说到,自己虽有十四五岁的身体,却只有十二的年龄。有这心,却无力……

      江幻尘挣开女子手臂,面色羞红。

      “姐姐我单独看看可以吗?”江幻尘语无伦次说道。

      “呀小哥,不会是第一次吧,这么害羞”

      “啊……我…”

      “咦,真是第一次,那你看看,我们这里也有各种玩乐,你随意”女子被甩也没生气,出门继续吆喝。

      江幻尘也不知道干什么,就坐在一出桌旁,磕着瓜子。观察楼中,里面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以石为柱础。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毛毯,上画有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真是一个欢乐乡。

      “清素仙子出来了”一位女婢高声喊到。

      清素仙子,是飘仙楼中排名第三花妓,虽然花妓,但其修为居然有筑丹境,卖艺不卖身,是飘仙楼的招牌之一。

      只见二楼房屋打开,一位脸围面纱的女子走出来,姿态丰满,妩媚多姿,一步一勾魂。

      大量男人聚集在一大堂之中。嘈杂不堪,窃窃私语。

      “听说清素仙子今晚要选一人但独入房中,嘿嘿……”一位身材臃肿,但身着玉衣,腰间一副玉佩,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模样却无比猥琐的胖子道。

      “对啊,以前都是卖艺不卖身,难道今晚想……”

      “”春宵一刻值千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一位境界有筑丹境界的大汉说道。

      ……

      估计全场,就只有江幻尘境界最低了,但竟没有一个人敢小瞧他,没人敢近他身边。

      江幻尘自己也很疑问怎么感觉自己一个小屁孩坐这边像一个高手似的。他然想不明白是梦翊打入他体内那道元气的原因,这些当然都是后话,正是这道元气,别人查探江幻尘修为时皆都感觉深不可测,大都认为是某个家族的天才子弟,都远离江幻尘。

      “大家安静,我家小姐说,今晚决定抛绣球决定谁和他一起进入房中,为其单独演奏琴声”少女大声宣读到。

      “什么,单独?”

      “我的,一定是我的”

      “这次我一定要得到清素仙子”

      ……

      大堂之中一片哗然,飘仙楼后面的实力雄厚,非一般人可惹,所以来往的顾客都不能强制要求其为其服务,只有通过钱财,当财力雄厚到一定程度时,楼中是个女子大都同意,而他她们也知道只有自己接客才能在这城中生活下去,所以大都妩媚身姿,逢场作戏。

      但花技不同,他们是由来往的顾客选择而出,是为楼中的招牌,楼里也不打算强制其会接客,大都是只卖艺不卖身,不过必须每个月挣得相应的钱财。当然也有家财万贯的人想要买下为其赎身,但也要征的花妓自己的同意。

      而今天第三的清素仙子出来接客就很奇怪,她一向只要弹个琴跳个舞,大都有一群顾客疯狂赏钱。其今天突然说要单独寻人入房中,为其表演,不禁有很多人猜想:难道是清素仙子自己想要……嘿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快抛啊”

      “抛啊,我准备好了”

      “看,她在看我,我一定会抢到的”刚才哪位身材臃肿的胖子大声说。

      ……

      “啊,这…什么东西”一个红色的绣球突然出现在江幻尘手中。

      “发生了什么”周围人一片寂静。

      时间回到刚才,清素刚出来的时候,江幻尘看了两眼就没看了。低下头吃着桌上的瓜子和水果。

      “自己才十二岁,器官都还没发育完全呢,有心无力,再说书上说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我才懒得动呢”

      而突然飞过来的球实属吓了江幻尘一跳,看着周围人都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许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绣球从我手边擦手而过。

      刚才清素仙子抛下球,球落在低空之时,人太多了一帮人哄抢突然一个人将手一用力,绣球便向江幻尘这里飞奔而来……

      “这位年轻人,绣球给我我给你一百金币”哪位身材臃肿的胖子赶紧道。

      “金胖子,你也太看不起清素仙子了吧,小子,二百金币,给我”

      “二百,天真”

      一阵加价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出二百五”

      ………

      “我家小姐说,她不是物品,球在谁的手中就是谁,公子请上二楼,再详细交谈”那婢女又说。

      “我…我他妈”江幻尘本想等面前这帮人加到最高价,再转手的,谁知…

      周围人一阵羡慕,面前这十五六岁的少年艳福。

      “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那身着金项链的胖子又道。

      ………

      在周围人注视的目光中,江幻尘缓缓走上二楼。心里一阵苦逼:我只有十二岁,我的清白,我的形象啊…那位只有十二岁却有十五岁身体的少年欲哭无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