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喊我慢慢进就不痛了gi

      接下来几日魏定波并未放弃调查日军军列编组之事,但进展并不顺利,在此期间他收到石熠辉送来消息,说已动身前往上海,接头地点以及接头暗号都秘密告知,需要时可联系。

      石熠辉提前出发与魏定波到时坐飞机前往上海时间相差无几,只可惜事到如今任务进展渺茫,且今日已经到了望月宗介出院之日,他之前说过要去接送出院此时只得早早前往。

      望月宗介的出院预示着王家墩机场即将步入正规,同样预示着日军运输物资军列不日便会抵达武汉,倒计时的钟声仿佛在脑海中不停响起。

      赶至医院时间尚早,魏定波进入病房望月宗介还在吃饭。

      “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吃了吗?”望月宗介问道。

      “多谢队长关心,属下已经吃过。”

      “先坐,机场的车子马上就来。”

      “是。”

      魏定波坐在一旁,望月稚子在望月宗介吃完饭之后,帮他将衣服穿好,只是胳膊被纱布帮着挂在脖子上活动多有不便。

      病房内其实要收拾的东西不多,且望月稚子事先已经整理好,在接人的车子来了之后魏定波主动将东西拿上率先走出医院。

      将东西在车上放好,打开车门让望月宗介与望月稚子上车,他则是在四周跟随。

      车上坐三个人多有不便,且男女授受不亲,望月稚子的警告眼神魏定波早早便已看到。

      周围并不是只有他在跟着走,还有不少日军士兵起到保护作用,他就混在这些士兵之中加强安保力量。

      魏定波并未一同上车望月稚子心里暗道他还算是有眼色,可眼见他在汽车周围跟随跑动,嘴里说道:“何苦来哉。”

      “定波是一片好意。”望月宗介靠在车坐后背说道。

      “无非是想要表现自己,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军统怎么净出这号人物。”

      “你不要拿76号内的人和他相提并论。”

      “有何不同?”望月稚子自认为和军统之人打过不少交道,尤其是叛逃而来的军统之人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此看来不都是一个样子。

      “有句话怎么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我看义父你就是被魏定波灌了迷魂汤。”

      “能让人将迷魂汤喝下,且喝的心甘情愿,也算本事。”

      “那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何能耐。”望月稚子自己都并未发现,她对魏定波此时已经产生了一种好奇,这是之前不曾出现过的。

      最早她对魏定波无非是不待见,因望月宗介心中产生厌烦,却并没有想要一探究竟之意。可此时她嘴中贬低语气漫不经心,好似觉得与常人无异,但心中却隐隐存着一份期待,想要看魏定波是否会入望月宗介所言一般,与众不同!

      望月宗介人老成精对于望月稚子此时的心态能窥得一二,嘴角这一抹得意洋洋的微笑,也对之后要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好奇。

      父女二人心事魏定波自是不知,一路护送望月宗介进入机场,且直接来到了机场内部。魏定波抢先一步将车门打开,用手当着汽车门框上沿担心下车之人头撞在其上,可见贴心至极。

      扶着望月宗介下车,他一言不发望向机场,此时早已不见满目疮痍,修复进度基本完成。

      “四处看看。”望月宗介刚进机场,并未回去房间休息也没有进办公室,而是在机场开始巡视。

      望月稚子跟在身边想搀扶,望月宗介却将她的手拿开,他只是胳膊受伤并不虚弱,在士兵眼中虎步龙行不想示弱。

      此时没有人赶魏定波走他也不好直接离开,只能与望月稚子并肩一同跟在望月宗介身后,陪同他巡视机场。

      “你准备一下,明日启程。”望月稚子侧头说道。

      “好。”魏定波答应的干净利落,可心中多有不甘,任务难不成真的只能听天由命?

      “不问问去几天?”

      “问来何用?”

      “和家里的人交代一声,免得她们日思夜想。”

      “稚子小姐话里有话。”

      “不识好人心。”

      “那请问大致需要几日?”

      “若是一切顺利十天半个月足矣。”

      “还有不顺利的情况吗?”

      “那谁说的准。”

      从望月稚子这只言片语之中,魏定波心知此行怕是难以顺利。

      望月宗介一圈巡视下来该查看的地方都认真查看,心中比较满意,对负责修复工作的负责人给以肯定的评价,同时要求他盯紧下面的施工人员,一定要尽快结束最后的收尾工作。

      与此同时魏定波看到面前有一大片空地,修整的很平整但却不是停机坪,不由好奇此地用处。只是他并没有询问就听到了望月宗介与施工负责人的对话,得知此处空地是存放飞机燃料之地。

      这么大?

      魏定波原以为飞机燃料存放之处占不了多大地方,可此时一看才知自己孤陋寡闻,这日军机场对飞机燃料的需求看起来很巨大。

      想来也是,王家墩机场被空袭两次,导致前线战局受到莫大影响,此时修复结束自然是要继续空中打击,狂轰乱炸。

      对燃料的需求数量极其庞大,日军要将自己丢掉的战机,重新找回。

      这在魏定波看来绝对算不上一个好消息心中升起一阵无力之感,可就在望月宗介打算回办公室的路上,他的无力之感突然被一束灵光照耀,如福至心灵醍醐灌顶一般。

      一瞬间魏定波双手紧握成拳却硬生生压下心头兴奋,跟随望月宗介来到办公室,将心中想法隐藏的滴水不漏。

      这办公室魏定波是头一次来,望月宗介可能也是,毕竟看起来像是新翻修的。

      没坐多久望月稚子首先提出要离开,望月宗介回到机场开始工作进入正轨,她便不想继续打搅。魏定波自然是跟着她一同离开,且她告诉望月宗介明日便和魏定波动身前往上海。

      望月宗介依依不舍告诫望月稚子路上小心,同时告诉魏定波多照顾望月稚子,后两人便一同从机场离开,今晚望月稚子有住处不需要他去操心。

      “明日几点?”离开机场魏定波询问。

      “上午十点南湖机场外碰面。”

      “别忘了两张机票。”

      “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明天见。”魏定波此时归心似箭。

      可望月稚子却没有就此别过的打算,而是说道:“空手回去不像话,你带我买些当地特产,捎回去给家里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