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视频无码专区

      商尹闭上双眼,感受着茶气在自己体内流动,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轻灵许多,似乎身上的浊气都被涤荡不少。

      “说起来,这个茶乃是当今夏皇亲自栽种,说有悟道之妙,今日你来了,我便让人泡上。”夏礼看着商尹,咀嚼着那句话,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平凡人能够因爱结合,可出身皇室的人,能够因爱结合的,少之又少,有的只是权力与利益的纠葛,在我看来反而更长久。”

      “你说,人与人之间,若是无爱,那得多无趣。”商尹感觉跟夏礼聊天,处处都是坑,言下之意就是两个人就算没有爱情也没关系。

      “你对昕儿可有爱?”夏礼笑问道。

      “我觉得动不动就谈爱,是有点肤浅的。”商尹又道。

      “那你有何高见?”夏礼只觉得商尹甚是有趣,与老仙师截然不同。

      “男女之间,在于好感,在于原始的欲望,在于冲动,在于一个人的心甘情愿,不求结果,不求回报,只求心中之情,得以表达,若对方能够接受,并且反馈,那固然是好,若是没有,那求而不得也是人生常态,若有幸,两人能够在一起,一生相伴,风雨同舟,不离不弃,完成相互相守,在那一刻才能够说是爱。”商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夏礼讨论起爱来,他向来都喜欢做,不喜欢说。

      “嗯?”夏礼原本只当是闲聊,试探商尹对夏昕的态度,不曾想他竟然能够有这般见解,自我体会了一番,不过也看出商尹心中所想,道:“看来你并不想成婚。”

      “当然,人生多漫长,天地多广阔,我这才见过多少人和事,轻易言及婚嫁,岂不是太过冲动,对自己和对方未免也太不负责,要知道人总是多变的,更别说世事无常。”商尹又喝了一大口茶,只觉得通体舒爽,帝都终究是帝都,就连喝个茶,都比自己全身心修炼的效果都要来得好。

      “女人心总是会多想,那你为何会三番两次帮昕儿?”夏昕只觉得闻名不如见面,商尹让她觉得非常有趣。

      “她是一个好的上位者,她想要对百姓好,我也希望北寒关的百姓能过得好,我们有共同的目的和愿景,至于是我来完成,还是她来完成,都一样,让她来完成,可以帮她摆脱不愿意的生活,那我自然乐见其成,权当交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商尹说得很平淡,但夏礼却完全相信他所说的话。

      “那你对昕儿,就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吗?”夏礼又问道。

      “夏昕公主生得美丽,我又欣赏她的为人品行,心猿意马总是会有的,但想归想,做归做,要真发生什么了,要以后我变心,岂不是要被你们这些疼她爱她的人给抽筋拨皮了。”商尹大笑。

      “那你觉得一对彼此深爱的男女,能够相见,因为种种原因,却不能够光明正大在一起,重要吗?”夏礼笑问道。

      “感情原本就是很私人的事,为什么要放出来给别人看,当然不重要了,彼此之间,两个人的感受最重要。”商尹知道,自己现代人的思维,终究还是与夏国时代人的思维不一样。

      “商尹,我应该早一点见你的。”夏礼心头想起许多事,似乎因为商尹而释怀许多。

      “我这不是来了吗?不然总有人远远隔着十多万里都要暗算我,多累的慌,我现在就来到她的眼皮子底下,看她能怎么样吧!”商尹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一旁的金仙侍立即续上茶水,先前她一直站在憨憨的旁边,他如同一头大水牛,来一杯,喝一杯,还好这茶煮得多,不然只怕几壶都不够喝。

      “世道多险恶,我对老仙师极为敬重,他日在帝都有何困难,可尽管来寻我,商公子也不必担心,夏皇对你也颇为重视,在这帝都当中,只要你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没有人能够动得了你。”夏礼不经意笑道,但却传递出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那感情好啊,我自然不可能会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商尹大笑,他勾动神女像的眼识,消耗了一百行善币,看了看夏礼。

      “仙乙恶,看来能够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手里都有不少人命。”

      显然,夏礼手中沾染无辜人的性命,在两千人以上,三千人以下。

      “这种级别的人物,竟然都没憨憨来得多,憨憨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魔鬼?”商尹心中感叹。

      “总会长,见多识广,能不能看看我这兄弟身上的铁索,到底是何来历?”商尹这一次,之所以叫上憨憨,也是想要帮他解开身上的束缚,顺便弄清他的具体来历。

      “我看看。”夏礼站起身来,走到憨憨身前,她玉手纤长,握住铁链,闭上双眼,每个铁索扣剧烈震荡,穿出铿锵之音。

      她的修为,已然不弱,可是依旧无法损毁这铁索,立即知道为什么前阶段夏轩问自己有没有削铁如泥的法器。

      想必就是为了要在商尹面前挣回面子,要将这铁索劈断。

      “看来,还是没有办法。”商尹知道,夏礼的修为可能都要超过夏轩,积淀更为深厚。

      “据我所知,蛮族只有一种神铁,被称之为蚩神铁,不仅极其坚固,并且拥有极其可怕的镇压之力。”夏礼看向憨憨的眼神,感觉他极其危险。

      哪怕憨憨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只想再多讨一杯茶喝,一旁的金仙侍赶紧满上。

      “你是说,憨憨哥身上的铁索,是蚩神铁。”商尹心中震惊,怎么感觉憨憨的身份越来越不简单了。

      “只是有这个可能,毕竟他从蛮族来,我只能够从自己所知的层面上,根据地域进行判断,但不一定对。”夏礼也不敢保证。

      “嗯,憨憨哥应该是失去了记忆,很多事情想不起来,希望关于蚩神铁的事情,仅有我们知道,我不想让其他人知晓。”商尹不想此事传出去,因为自己已经够树大招风了,再加上一个憨憨,那后果真是难以想象,毕竟他是蛮族身份。

      虽然在夏国当中,也有蛮族,但那些都只能够是下人,奴隶身份,用来干苦力的,当劳役的他不想有人拿着憨憨的事情做文章。

      “放心,此事我不会说的,你在都城中,无亲无故,接下来住哪里,可有想法?”夏礼笑问道。

      “找个客栈住吧。”商尹觉得这样最为方便自在。

      “不如你就住在总商会,客栈是独立出来,与商会隔绝,不会影响到你,如果你要买些什么修炼之物,随时能看,这里的位置,四通八达,为交通枢纽,出行方便,关键如果有人敢对你不利,也不敢从我这里下手。”夏礼盈盈一笑。

      “也好,多谢总会长。”商尹拱手行礼。

      “别这么客气,你就跟夏昕一样,叫我姑姑吧。”夏礼很温柔。

      “多谢姑姑。”商尹愣了一下,这个姑姑不知道是不是杨过的那个姑姑,反正先叫了再说,夏礼这样的女人,的确更有风情,魅力。

      “来人,你们给商尹,憨憨安排住处,就当日辽国使节所居住的行宫。”夏礼吩咐了一句。

      守在门口的金仙侍第一时间领命:“是。”

      “你们连月赶路,风尘仆仆的,先回去安置一下,认认住处,熟悉熟悉,晚上我亲自设宴,给你们还有雷衡将军接风洗尘。”夏礼见了商尹,只觉得心中喜爱,因为一言一语都很坦诚,深得她的心意。

      “那就多谢姑姑了。”他嘴巴很甜,只觉得心情不错。

      至少从夏礼的表现,并不像是会黑自己的人,基本上能够感觉得到,她对夏昕的关心。

      自己帮了夏昕,想必夏礼也承情了。

      自从来到这座宫殿后,白影也就消失了,从这里商尹基本上可以判断,他必然出身总商会。

      不曾想,夏昕跟自己的姑姑关系竟是如此亲密,也难怪会直接空降北寒关的大夏商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