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的二人未删减

      “欢迎回来,艾伦少爷。猎人考试还顺利吗?”

      六十多岁的老管家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原本严肃的脸上浮现出了高兴的表情。

      能看得出,他对于这位家族里年纪最小的孩子充满了喜爱。

      “不算太顺利,我被别人击败了,没能通过考试。”艾伦模仿着记忆中的口吻回应道。

      不用问也知道,这座占地面积巨大且装修华丽的别墅就是身体原主人家。

      尽管他并不是很想回来,可是却在离开医院四处游荡两个月后突然接到了来自“父亲”的电话,不得不千里迢迢乘坐飞艇来到这座距离友克鑫市仅有一百多公里的小城,参加家庭成员聚会。

      “是么,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我相信以少爷您的天赋和努力,明年一定可以通过。”老管家微笑着鼓励道。

      艾伦轻轻点了点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另外,让人准备点新鲜美味的生肉,我的伙伴鲁伯斯饿了。”

      “嗷呜!”

      听到马上就要有吃的了,银色巨狼顿时高兴地仰起头发出一阵刺耳的嚎叫。

      虽然没有使用念能力,可那强大的气势与充满野性的声音,仍旧让房子里的不少男女仆人感到一阵心悸,还有些甚至吓得打翻了手上端着的盘子,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

      “明白!请您放心,我保证会让厨房给它准备大量最上等的肉排。”老管家强忍着恐惧看了一眼鲁伯斯。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条银色的狼只是长得比较漂亮,就如同那些外表凶悍但实际上却没什么攻击性的观赏性的宠物一样。

      可通过刚才那一声狼嚎,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条无比强大且危险的魔兽,能轻而易举撕碎别墅内外所有的持枪保镖。

      “谢谢!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我就先回房了,到晚宴开始之前别来打搅我。”

      说罢,艾尔伯特通过灵魂连接给鲁伯斯下达了去进食的命令,然后顺着楼梯来到二楼属于“自己”的房间。

      刚一推开门,他立刻就闻到一股熟悉的花香味。

      定睛一看,整个房间内居然密密麻麻摆满了数以百计淡紫色的小花,几乎覆盖了每一个角落。

      在靠近窗户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子上还有一台这个世界的电脑,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但就是如此简单的陈列配合着花香味,身体居然开始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就好像野兽回到了自己的巢穴感到无比安全一样。

      很显然,这是记忆长时间形成的条件反射,对于身体原主人来说,这个房间就是全世界最能让他获得安全感的地方,一个名为“家”的地方。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最后的执念吗?家!亲人!放心,既然我继承了你的身体和姓名,自然会帮你完成心愿。”艾伦随手关上房门喃喃自语道。

      正如幻影旅团成员——富兰克林说的那样,念这种东西是不会因为死亡而消失。

      恰恰相反,有些念还会随着死亡变得愈发强大。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之一!

      如果不能达成身体原主人最后的愿望,那么这股执念就会一直纠缠不清,甚至会随着自身气量的提升变得越来越强大,最终变成诅咒、巫蛊一类的东西。

      可要是完成了,那么这些执念和愿望就会化作强大的力量融合进来,从而获得某种特殊的念能力。

      而且由于他是占据了别人的身体,继承了身体原主人大部分的记忆,所以随着念能力的觉醒,相当于同时拥有了两份人生、两份记忆。

      不!

      不对!

      是三份!

      还有一份是属于暗夜精灵猎人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艾伦不由的笑着感叹道:“念这种力量还真是复杂深奥。我现在有点期待在做属性测试的时候,我的念会展现出什么样的特质。”

      话音刚落!

      窗外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

      只见几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过花园,停靠在正门前,紧跟着从里边走下来三男两女。

      其中最年长的中老年男人,自然就是这个家的男主人阿戈斯蒂诺,身体原主人的父亲。

      另外四个比较年轻的则分别是大哥、二哥、三姐、四姐。

      至于身体原主人的母亲,早就在几年前病死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刺激,年幼的身体原主人才开始渴望成为猎人,想要找到一种能够治愈一切疾病的药物,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居然一个不落的都来了?莫非是家族生意出了什么问题。”艾伦摸着下巴试图通过记忆中那有限的片段进行分析。

      由于年纪比较小的关系,身体原主人明显还不知道自己家究竟在经营什么。

      只知道从六岁起,每年都能从父亲和哥哥姐姐手里获得总计一亿戒尼的“零花钱”,直到死亡前都没有间断过。

      如果是正常合法的商业经营到还好。

      可要是跟友客鑫市的黑帮有关系,那麻烦可就大了。

      就在他闭上眼睛想要从那些零散的记忆碎片中找到一些线索时,阿戈斯蒂诺已经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走进客厅,直接开口问管家:“艾伦回来了吗?”

      “是的,少爷就在几分钟之前刚刚回来。他眼下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需要我去叫他下来么?”老管家主动询问道。

      “嗯!去把他叫下来吧!留我们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阿戈斯蒂诺不断摸着右手无名指上佩戴的钻石戒指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明白!请您稍等!”

      老管家敏锐察觉到了这个动作,脸上顿时变得无比严肃。

      他为这个家族服务了一辈子,非常清楚只有在心情十分紧张、焦虑的时候,阿戈斯蒂诺才会反复的触摸戒指。

      再结合另外四个成年子女绷紧的身体和略显慌乱的眼神,八成是发生了什么严重的大事。

      所以他用最快的速度跑上二楼,敲响了最里边那件卧室的房门。

      “怎么,晚宴提前了吗?”艾伦打开门故作茫然的问。

      “不!不是晚宴!是您的父亲要求您立刻到一楼大厅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次可能遇上了大麻烦。”老管家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明白了!请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需要换身衣服准备一下。”艾伦眼睛里闪过一道不易被察觉到的幽光。

      “请务必快一点!您的父亲很恐惧、很焦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紧张成那副样子。”

      老管家趁着房门还没有关上的一刹那大声催促,语气中充满了急躁的情绪。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万分感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