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赵昕率领轻骑兵,皆是一人双马,急速行军,不到一个时辰,便赶到距离融山寨十里路处,一个叫火融的村落里。

      沿途一路遇见的村落,皆是十室九空,村落里的景象简直是人间炼狱。

      “可恶!这**趾国的畜生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实在是太可恨了!”

      杨凌薇骑在马背上咬牙切齿的说道。

      赵昕看着村落里惨不忍睹的场景,不由的眉头一皱,他也没想到这伙交趾军,竟然如此惨无人道。

      “哇哇~哇哇~哇!”

      一阵响亮的婴儿哭泣声传来,赵昕和杨凌薇等人立即翻身下马,寻着声音向一处断壁残垣的木屋走去,只见一个年轻的妇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地上,脸上带着无尽的屈辱与不甘,眼睛却是直直的望向不远处的木桶。

      赵昕顺着她的目光,走上前将桶盖打开,只见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正躲在里面,许是怕生,刚见到陌生人哭的声音更大了!

      赵昕见此,赶忙把婴儿抱在怀里,轻轻地哄着,但没成想婴儿的哭声更大了。

      见此杨凌薇忙上前从怀里接过婴儿,轻声的哄了起来,许是感受到女性那熟悉的气味,婴儿渐渐停止了哭闹,沉沉的睡了过去。

      杨凌薇打开襁褓看了一眼,又重新将襁褓裹好,柔声道:“殿下!是个女婴!”

      赵昕起身走到年轻妇人面前,说道:“大姐,你就安心的去吧!你的孩子,本殿下给你养,你的仇本殿下给你报!”

      说完用手轻轻地将年轻妇人的双眼合上。

      “杨怀恩!”

      赵昕大喊一声。

      “到!敢问殿下有何吩咐!”

      杨怀恩赶忙从屋外进来单膝跪拜道。

      “你亲自带两连士兵将我大宋百姓的尸体都好好收敛了!”

      赵昕叹了口气说道。

      “诺!”

      杨怀恩领命而去。

      赵昕眼圈通红着,双拳紧握着,转头朝着杨凌薇一字一句的说道:“凌薇,你先留在这里!本殿下这就去宰了这群畜生!”

      “殿下!你要小心!”

      杨凌薇并没有劝阻,而是满是深情的看着他。

      “嗯!”

      赵昕回了一句,转身朝外走去。

      ......

      横山寨外,枚新敢拿着射月弓,拉满弓弦,朝着侬蝶舞火辣的身姿瞄了瞄,而后手一松,羽箭飞速而出。

      一个三十左右的蛮族汉子一刀砍翻一个敌兵后,显然注意到了这只破空而来的羽箭!

      “蝶舞!小心......”

      蛮族汉子话未说完,就被羽箭穿胸而过,射在侬蝶舞的左胸上。

      “噗!”

      一声娇哼,侬蝶舞捂着左胸,右手拿着剑,单膝跪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眼睛却望向壮汉倒去的地方。

      “阿牛哥!不要!”

      剩余的十几个蛮族勇士见此,赶忙收缩范围,围城一个圆,将侬蝶舞护在里面。

      进攻的几百敌军见侬蝶舞受伤,顿时一个个兴奋的大吼大叫,举着五花八门的武器朝侬蝶舞杀去。

      眼见敌人就要到达眼前,侬蝶舞自然是不甘愿被辱,所以用尽全身力气,拿起剑放在脖子处,意欲自刎。

      就在这时,整个大地突然颤动了起来,进攻的敌军不由的停下了脚步,不知所措的转头望向后方,只见后方两里处,不知何时,一只骑兵正飞速驰来!

      枚新敢看着远处的骑兵,旗帜上一个大大的宋字,心想:坏了!宋军来的这么快!

      “刀盾营长枪营列阵,准备迎敌,弓箭营放箭!”

      枚新敢惊慌失措的指挥着。

      “停!”

      赵昕率着骑兵停在了百米外。

      “王韶,待放完箭后,你率200骑兵从左翼进攻。”

      “诺!”

      “张先,待放完箭后,你率200骑兵从右翼进攻!”

      “诺!”

      而后,赵昕对身后的骑兵说道:“准备放箭!”

      只见八百骑兵同时从背上取出一张强弓出来,用力将弓弦拉满。

      “放!”

      八百支羽箭破空而出,还尚在空中时,骑兵们早已将第二发准备好!

      “放!”

      又是八百只羽箭射出。

      “再放!”

      交趾军内,排在前头的枪兵看着百米处的骑兵,脸上全都带着惊恐。

      “嗖!嗖!嗖!......”

      一只只羽箭从天而降,在后面的刀盾兵还能反应过来,忙将盾牌护在身前,而前面的两千枪兵却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一个个惨叫一声,争相恐后的往后退去。

      “MM的!弓箭营磨蹭什么呢?为什么还不放箭!”

      枚新敢暴怒道。

      弓箭营营长有气无力的说道:“将军我们放箭了!但敌人不在羽箭打击范围之内!”

      .......

      三轮箭雨后!赵昕一把抽出长刀,大声道:“龙骑团的勇士们!跟本太子宰了这群畜生!”

      “犯我大宋者!虽远必诛!”

      八百骑兵大声吼道,声音响彻云霄。

      “驾!”

      说完,催动坐下战马,挥着长刀从正面朝敌军攻去。

      短短几息之间,便已刀兵相见,失去了长枪兵保护的刀盾营和弓箭营,对骑兵来讲,就如同割韭菜一样飞快。

      赵昕拿起手里锋利的精钢刀,精准的朝敌军的脖子上砍去,无情的收走一个小兵的性命。他没有第一次杀人的恐惧,有的只是想杀光这群畜生的念头。

      二营长王韶率先从左翼杀进敌群,挥着长刀朝敌军杀去。

      二营副营长张先随后从右翼杀近敌群。

      三面夹击之下,交趾军节节败退,抱头鼠窜般的往寨子里跑去。

      见此,枚新敢大声吼道:“亲卫营出击,跟本将从左路杀出去!”

      说完,翻身上马,举起狼牙棒朝王韶的左翼杀去。

      枚新敢也是一员狠将,使用的狼牙棒有近百斤。

      狼牙棒每挥动一下,都能带走一名龙骑团骑兵的性命。

      王韶见此,大吼一声,杀退两名敌军,催着战马,举着长刀朝枚新敢杀去。

      枚新敢见此,也大吼着朝王韶杀去。

      短兵相接,一众火花闪过,王韶仗着力气,硬生生的抵挡住了枚新敢的攻势。

      狼牙棒毕竟笨重,没挥动一下都要消耗不少力气,而枚新敢此前还凌辱了四五名妇女,渐渐地体力不支,挥动狼牙棒越来越慢。

      十多个回合后,枚新敢拼进全身力气,举起狼牙棒,准备给王韶最后一击。

      王韶在马背上一个后仰,躲过了这一击,而后手里的长刀一挥。

      “噗!”

      枚新敢口吐鲜血,狼牙棒应声落地,两手紧紧地捂着脖子,眼睛直直的看着王韶。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个交趾国第一猛将就这么命归黄泉了。

      ......

      烟花若殇:没有书友想扮演这货,所以名字我乱起的,切勿对号入座,说了不让你活到三章就绝不活过三章。

      求收藏,投资,推荐!书友群:545444277。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