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欧美人体艺术

      “呵呵,陛下有这样的质疑很正常,但陛下应该知道,白银成为主流货币不过是本朝才开始的,此前历朝历代的主流货币可都是铜钱,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这块地方的银子属于稀有物品么?事实上不止银子,这块地方连铜都不够用,不然当年北宋也不会频频闹钱荒并最终导致灭亡了。而今大明之所以有底气以白银作为主流货币,其实主要就是得益于宋朝尤其是南宋高度繁荣的海外贸易,使得海外的白银大规模流入中华,让中华大地上有了基本满足流通需要的白银,要不然如今的大明依然只能以铜钱作为主流货币,说句不好听的话,在那样的情况下大明能不能持续到今天都是个问题。”陈坚以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观点糊弄道,虽然不知道这样的说法到底对不对,但陈坚个人还是比较认可这种说法的。

      “北宋亡于钱荒?这个朕倒是头一次听说,这其中可有什么门道?陈司令可否与朕说说?”陈坚经常会有奇谈怪论朱由检早就知道,而且那些奇谈怪论最终都被证明是非常有道理的,也让朱由检自我感觉受益匪浅,这次陈坚又有这种新鲜的说法,朱由检自然想要问个所以然。

      “一个王朝灭亡的原因有很多,但总结起来不外乎就是政治,军事,经济三方面的原因。就以北宋来说,首先,政治方面,因为王安石变法,朝中支持与反对的双方闹得水火不容,而皇帝又优柔寡断,从而导致朝政混乱,这就为北宋灭亡埋下了祸根。其次,在军事方面,北宋周边又有金国,辽国,西夏这些强敌环伺。最后,就是经济方面,钱荒就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了。钱,也就是朝廷发行的货币,其主要功能就是流通,通过货币的流通促进经济循环,达到促进国家经济繁荣的目的。但北宋的官员和百姓甚至皇室自身又是怎么干的呢?陛下也知道,铜虽然不像银子那么值钱,但好歹也是贵金属不是?是贵金属嘛,自然就具有保值的作用,所谓物以稀为贵,在铜的产量不足的情况下,就在一定程度上成了稀有之物,这样就使得北宋那些官员和百姓甚至皇室自身养成了一个虽然看起来不坏但却对国家危害巨大的习惯,那就是存钱,有的是将铜钱熔化之后制作成各种铜器,有的干脆就直接将铜钱挖个地窖藏起来,总之就是铜钱到手之后就不再拿出来了。这样朝廷每发行一点铜钱,很快就被各人藏起来。为了维持市面的流通需要,朝廷就只能不断地发行新钱。而发行新钱可是需要铜的,而以当时铜的开采能力,是远远不能满足需要的,这样就使得朝廷发行新钱的成本越来越高,但为了维持物价的稳定,又不能提高新钱的价格,从而导致朝廷不得不赔本发行新钱。据史料记载,宋仁宗时期每年铸钱在三百万贯以上,宋神宗时期更是高达五百万贯,可想而知,北宋朝廷后期每年仅铸钱的亏空就应该在百万贯以上,金山银山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这还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量的高品质铜钱被人藏起来了,市面上剩下的绝大多数都是劣质铜钱,使得人们做买卖的欲望被严重抑制,商业活动陷入低潮,朝廷能收到的商税大幅度下降,须知有宋一朝商税可是朝廷的重要收入来源,以这样的发展趋势,朝廷财政破产根本无法避免。根据个人推断,北宋的灭亡首先应该是钱荒导致朝廷财政破产,随后才引发政治军事方面的连锁反应,所以才导致北宋的灭亡来得那么突然和蹊跷。陛下也经过国库空虚的尴尬时期,在囊中羞涩的情况下是不是有一种做什么事都有心无力的感觉?”很多人将北宋的灭亡主要归结为政治经济方面的因素,但在陈坚看来,其根子应该是在经济方面,起因就是频频发生的钱荒问题。

      “原来如此!”朱由检道,同时,心里也是有些后怕,以前些年大明朝廷的形势看,虽然形成的原因不同,但大明朝廷当时也是几乎财政破产的边缘,再加上内忧外患,朝中党争不断,与陈坚所描述的北宋灭亡前夕何其相似啊!要是没有陈坚的出现,并逐步化解了大明面临的一系列危机,此时会是个什么样子可就真不好说,会不会像北宋那样突然间就没了也是很难说的。而陈坚作为一个外人,但却总能够处处为大明着想,为大明朝廷增加钱粮储备,又大力协助大明打败建虏收复辽东,可以说大明最需要的地方几乎处处都有陈坚的身影,这真是让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说陈坚对大明有敌意的话,朱由检第一个就不相信,因为若是其对大明有敌意或是有什么觊觎之心,那显然不会先帮大明将险恶的局势稳定下来之后再下手,直接浑水摸鱼趁火打劫岂不是更加容易?由此可以看出,自己对陈坚这个人的第一印象,也就是认为陈坚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这种看法是完全正确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是完全正确的。

      “实际上,如今的大明也有类似北宋那样的趋势,就陈某所知,如今大明的官员士绅和那些豪商也正在形成收藏银子的坏习惯。数据显示,自隆庆开海之后,不过十数年时间,从海外流入大明的银子就高达十亿两之多,到如今又过了这么多年,整个大明的存银最少也得有数十亿两,可如今大明市面上流通的银子却有日益匮乏的趋势,这种状况肯定是不正常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个人以为还是与国人的固有观念有关,因为大宋虽已灭亡几百年,可如今的大明人还是大宋那些人的后代,也同样生活在这片贵金属缺乏的土地上,所以,他们依然沿袭着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老祖宗的固有观念,那就是银子就是值钱的,就是宝贝,多存一点当然不会是坏事,所以才会对收藏银子有一种着魔般的执着。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绝对会严重影响大明国祚的延续,这不是陈某杞人忧天,而是大概率会发生的事。”陈坚很自然地将话题转移到与朱由检切身相关的大明国祚上面,以为接下来的话题做铺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