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水印无内自慰

      陈安仁本能的回头张望了一眼,能够看到自己身后的黑暗里,【追魂鬼影】正在不断的撕扯着宝鼎文学,它癫狂的模样看上去,太过于骇人。

      陈安仁不敢细看,他只能继续往前逃跑。

      好在辗转了几条拐角之后,他暂时摆脱了【追魂鬼影】。

      借助强力蜡烛的烛光,陈安仁将自己的脚步停下,慢慢的来到了一处被打碎的玻璃门前,借助着摇晃的光影,陈安仁竟然从残存的玻璃上看到了一丝血迹。

      而这一切,也让原本就精神紧绷的陈安仁变得再度紧张起来。

      他想要逃离,却看到了自己的身旁再度出现了一道字体提示。

      【10:你本能的想要离开此处,却发现玻璃门的桌子上有东西在吸引着自己。你鬼使神差的进入到了里边,,却从电脑屏幕面前的纸条里,了解到了一丝关于大厦不为人知的事情....不过作为代价,你的精神可能会受到污染。】

      不为人知?

      往事?

      陈安仁皱了皱眉头,将刚刚结束了60秒时间的宝鼎文学拿在手中,此刻已经使用了一次的它,复仇值已经达到了30。

      不过还好,它并没有攻击自己。

      如果再使用一次,说不定它会将会把自己困在它的恐惧世界里,到时候自己能不能活着出来,就并不清楚了。

      即便如此,陈安仁也并未将宝鼎文学放回到自己的意念空间里。

      他右手拿着强力蜡烛,左手拿着宝鼎文学,直接从碎裂的玻璃门缝隙里,迈了进去。

      他似乎并不担心那泛着寒光的玻璃门,会把自己给割伤。

      “咔嚓!”

      陈安仁的右脚踩在了地面的碎玻璃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而这一声,让陈安仁的精神变得再度紧张起来。

      稍等了片刻,并未得到提示,陈安仁紧张的内心稍微变得舒缓了一些。

      看来这里对于自己来说,暂时还是安全的。

      可能是那个字体提示的缘故,陈安仁并未查看电脑屏幕上的纸条。

      此刻的他,将精力首先集中于搜寻物资。

      这处有着电脑屏幕存在的房间并不大,陈安仁只是在里边搜集到了一些简单的生活物资。

      宝鼎文学

      陈安仁将饼干和可乐放到了自己的意念空间,至于那剩下不多的牛奶,陈安仁将其遗弃到了原地。

      将物资收拾好的陈安仁望着贴在电脑屏幕上的那一张白色纸条,有些犹豫不定。

      根据刚才的提示,这张纸条会有关于这个诡异大厦的一点线索,但是作为代价,自己的大脑可能会受到污染。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污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还是让自己的大脑保持清醒一点比较好。

      陈安仁选择无视那张纸条,如果说得到线索就要伤害自己的大脑,那么他情愿靠自己的能力来破解这里的一切。

      要知道在没有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他可是一个出了名的求生游戏玩家。

      他相信即便是不用线索,他也一定能够得到线索。

      陈安仁将右手上的强力蜡烛火光拨大一点,准备离开这间玻璃门。

      可就在这时,他的眼前再度出现了一行红色的字体提示。

      【11:你心怀激昂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却在转角的时候发现了一只【嗜血怪兽】,宝鼎文学还未来得及发挥效果,它的锋利长爪便在瞬间刺入到了你的喉咙中,你双手捂着喉咙瘫倒了下去,鲜血流满了一地...】

      这...?

      陈安仁有些害怕,现在外出,无疑是自寻死路。

      他决定先暂时在这里躲避下去。

      而他的这个念头刚一想起,一行白色的字体便出现在了他面前的一侧。

      【12:你躲藏在这件玻璃门内休息,却无疑之中将电脑屏幕上的纸条给取了下来。你发现了这诡异大厦里的一点秘密,但是你的大脑变得浑浑噩噩起来。不过不用担心,它只能够持续3分钟左右的时间,等时间过去后,你依旧身体无恙。”

      看来,自己是一定要看那张纸条的信息了。

      陈安仁耸了耸肩,他也正好借这个时间躲过外边游荡的嗜血怪兽,他可不想被那个家伙给吞噬干净血肉。

      至于污染精神,相对于被杀死,也就无所谓了。

      陈安仁将自己小心翼翼的藏好,随后从自己的意念空间里取出一个面包,三下五除二的吞入腹中,而就当他准备拧开瓶盖喝水的时候,贴在电脑屏幕上的纸条慢悠悠的飘落了下来。

      不偏不倚的落入到了陈安仁的手中,这也未免有些太....

      陈安仁皱了皱眉头,将自己手里的这张纸条给打了开来。

      借助着强力蜡烛的烛光,陈安仁看清了上边有些模糊的字迹。

      而在他仔细解读之后,一个惊天的内容,也让他的内心泛起了惊天骇浪。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诡异的事情,我和莫凡躲藏在这里的第五天,我们的生活物资还很充足,唯一有些令我们两人无法忍受的是,我们所在的这间房间,电脑屏幕里边总会是无缘无故的唱歌,它似乎在故意引诱那些鬼影想吞噬掉我们。莫凡忍受不住那股噪音,用凳子将屏幕给砸碎了,但是没过多久,它便恢复如初。我们两人没有办法,只得准备外逃,可就在这时,我们发现困住我们的不只是电脑屏幕,还有那扇门。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打开了房门,虽然对此,莫凡付出了生命,而我也失去了一只胳膊。我写下这张纸条,只是提醒各位求生者们,一定要小心你们搜索物资的各个房间,或许它们本身便是狩猎我们的猛兽....】

      后边的字迹被鲜血染透了,陈安仁无法辨别出具体内容是什么。

      但是就凭借刚才的这一段话,陈安仁便觉得自己此刻像是进入到了一个怪兽的嘴巴中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家给一口吞下。

      望着一尘不染的电脑屏幕,陈安仁的心跳加快了。

      它会不会也和纸条上记载的内容一样,突然之间播放音乐,好吸引在外边游荡的鬼影和怪兽来扑食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