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菁菁校园>

      “不会冻掉,只是暂时冻麻木了。我先把你衣服穿好,再帮你热脚,一会儿就好了。”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你不用担心,真的一会儿就好了。”

      束胸的带子不能再裹了,免得压着伤口。

      冯晓宇将上官玉春衣带系好,扶起来,再将貂裘斗篷分开,裹一件在上官玉春的身上,然后又重新面对面坐下,将上官玉春的靴子脱掉,把冰冷的双脚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上官玉春异常乖巧地配合着冯晓宇,眼睛一眨不眨的痴痴望着。

      泪水却止不住的在脸上滑落。

      好不容易找到个心仪的男人,却很快就要离她而去了。

      两人都知道,如果冯晓宇不走,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因为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冯晓宇的病痛什么时候会致命发作?如果走,能不能安全走出去也还是个未知数。

      但相比来讲,只有走,才会有一线生机,才会有一线希望。

      对于上官玉春来讲,短暂的温存过后,有可能就是永别。

      尽管实在舍不得让冯晓宇离去,但这是唯一的选择。

      所以等双脚有了知觉,慢慢感觉到温暖之后,上官玉春说道:“晓宇,我已经好了,你该走了。”

      冯晓宇把上官玉春的脚趾头每个都捏了一下,确认每个指头都是好好的,这才说道:“好吧。”

      上官玉春问道:“晓宇,你打算怎么走?”

      冯晓宇说道:“我也不知道,看样子只有原路返回去。”

      “晓宇,路上多有盘查,特别是抚盘关,那里是进入曹国腹地的唯一通道,更是只能出不能进,盘查更加严格。”

      上官玉春告诉冯晓宇,从这里往北五百来里,有一条大河,大河深入西南腹地,正好跨过了东胡人的控制区域。

      现在河面应该结冰,从冰面上行走的话,不会遇到大队人马和野兽群。以冯晓宇现在的枪法,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危险。

      只要跨过东胡人的控制区,冯晓宇就可以化成平民,从西北方向绕道去雒京。

      冯晓宇问道:“玉春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上官玉春说道:“你不是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爹爹派出过好几批斥候,深入草原打探过东胡人的情况。晓宇,我还帮你准备了肉干和银两,一直放在马鞍旁的包裹里随身带着,一旦找到这样的机会,你就能说走就走了。”

      冯晓宇感激地说道:“玉春姐,真是难为你了。”

      “晓宇,我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若是你有幸活着,但愿不要把我忘了。”

      “玉春姐,不会的。等我治好了病,一定会回来看你。”

      “你不能回来找我,你一回来就走不了了。我知道,你的心不在这里,你有很多事情要做。只要你能平安,我就安心了。如果我和爹爹能顺利回还,我会去小石洼村找你的。”

      上官玉春穿好靴子,走到枣红马旁边,解下包裹交给冯晓宇,说道:“晓宇,走吧!”

      冯晓宇说道:“我得先送你回去,不然我也不放心。”

      上官玉春说道:“你不能送我回去,小心被人看到。”

      冯晓宇说道:“我远远的跟着你走,等确定你没有了危险,我再走不迟。”

      “也好。”

      上官玉春说完,毅然决然夸上枣红马。

      在调转马头的那一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她伏在马背上,一边痛哭,一边朝渡口方向策马狂奔。

      冯晓宇在后面远远的跟着,直到确定上官玉春已经安全,这才策马向北绝尘而去。

      穿过被东胡人烧杀掠夺后的无人区,越过已经成了冻土的沼泽地,冯晓宇看到了被冰雪覆盖的茫茫草原。

      这个草原仍然是东胡人的地界。

      东胡人本来在曹国的西北方向,只是西面有一条山脉作为两国的天然屏障,他们的入侵只能从正北进入。

      上官玉春说过,这一片草原大概也就五十多里,再往北走,就是真正的荒漠无人区了。

      别说种植庄稼,连牲畜吃的草也不会多长几根。

      自然就不会有大型野兽出没。

      冯晓宇已经一路狂奔了两个时辰,越往北走,风越大,天气越冷。

      战马已经累的直喘粗气。

      眼看离荒漠越来越近,冯晓宇觉得应该不会遇到游骑兵了,这才发觉有点饿,该吃东西了。

      顺便也该让小灰歇口气。

      打开上官玉春帮他准备好的包裹,里面不仅有肉干和银两,还有一袋马料。

      他怔怔的望着这些,心里升起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味道。

      他一边吃肉干,一边喂马吃料,之后在草地上抓几个雪团吃了,又接着上马启程。

      太阳已经西斜

      被冰雪覆盖的荒原一望无际,一直延伸到天边。

      冯晓宇认准方向,一刻不停的向北策马飞奔。

      吃了料的战马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体力已经恢复。

      半个时辰之后,冯晓宇远远的看到白雪覆盖的荒漠上一条横贯东西方向的大河。

      按时间和速度推算,应该就是上官玉春说的那条河了。

      只见河面上白茫茫一片,估计下面结了厚厚的冰层。

      天色已晚。

      冯晓宇在河堤上找了一个背风的小坡,打算让人和马都休息一晚。

      上官玉春不可能为冯晓宇准备太多食物。

      食物太多了容易暴露痕迹。

      这些食物足够让冯晓宇逃出东胡人的地界。

      剩下的,只有靠冯晓宇一边打猎,一边绕道回去。

      冯晓宇在背风的小坡上找了一块平地打坐调息。

      小灰就在他的附近站着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从西边天际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冯晓宇睁开眼睛,站上小坡向西瞭望。

      只见天空上一个巨大的火球拖着长长的尾烟,呼啸着向他这个方向急速坠落下来。

      坡下的小灰传来惊恐的嘶叫声。

      冯晓宇赶忙跳下小坡,抓住缰绳,免得小灰受惊四处乱跑。

      顷刻之间,那火球一头砸落在地,接着又像打水漂一样,高高跳起,向冯晓宇这边冲来。

      然后跃过人和马的头顶,“轰”的一声扎在几里外的河滩上。

      大地一阵震颤,扬起的沙尘铺天盖地向四处蔓延。

      冯晓宇和小灰幸好有小坡的阻挡,否则被沙尘吹扫击打之后,恐怕就只剩骨头架子的份了。

      等遮天蔽日的沙尘落尽,冯晓宇的身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

      他将貂裘斗篷摘下,抖落干净后重新披上,牵着小灰缓缓向东走去。

      他想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