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电影院

      “万岁岁!你给我麻溜点起来,再晚咱就占不到好地方了!”

      这一声怒吼好悬没将摇摇欲坠的屋顶掀翻。

      万岁岁被吼得“虎躯”一震,总算睁开眼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抬眼便见方柳子一手端着个豁了口的破瓷大碗,一手握着根竹棍正戳着她那黑得发亮的旧被褥。

      万岁岁登时便怒了。

      “大清早的,叫什么叫,戳什么戳!方柳子,你要是敢把我被褥戳坏了,就等着赔钱吧!”

      “还赔钱?哪儿来的钱?我们两加一块,身上抖搂一遍,连一个铜板都没!”

      方柳子长手长脚,个子高,身条瘦,照万岁岁的话说就是,长得和竹竿贼像!

      相貌也算是清秀斯文的,可惜嗓门太大,一出声就破坏了那份书生气质。

      万岁岁走到破院子里的一口水井处,三两下打了一桶水上来,用破碗舀了一碗水,漱了口,顺便把碗里剩下的水咕咚咕咚喝光了。

      又抄了些水在手上,好歹洗了把脸,这才抬起头嗤笑道:“亏你还说自己念过书,祖上也算是书香人家。这不,张口闭口就是钱,俗!”

      方柳子一听眉毛便拧了起来,气道:“行!你不俗,有本事别去要饭!要不是把你当兄弟,我才懒得叫你。你以为钱是大风刮来的啊!像你这样懒,还说什么以后要开家酒坊,做梦去吧你!”

      他拄着一根竹棍,气势汹汹地冲着万岁岁吼道。就差没叉着腰骂了。

      万岁岁不由掏了掏耳朵,生怕自己哪一天就聋了。

      她呆呆望着水桶里映出的人影,一时也有些认不出来。

      总的来说,这是一张乱七八糟的脸。

      一头长发脏乱缠结,用一根破布条随意扎了,垂在脑后。肤色极黑,堪比锅底。

      最过分的是,脸上的五官有的极大,有的极小,显得格外怪异。

      反正就是丑得惨不忍睹。

      怪不得认识快两个月了,方柳子愣是没瞧出她是个女的,整日兄弟兄弟的叫她。

      她倒也懒得解释了。毕竟顶着这副尊容说自己是个姑娘,她还真有点说不出口。

      其实她原本的皮相很美。

      或者说,她身体原来的主人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一张标准的鹅蛋脸,清逸的远山眉如罩云烟,一双杏眼似含着春水,顾盼生辉,一笑起来眉眼就弯成了一对月牙,极为娇美动人。

      可惜,她穿过来时这张脸已经变成如今这副丑样。

      她是通过身体里留存的记忆才知道自己原本的模样。

      万岁岁不禁叹息,她好歹也算活了两世,就不能混张好看点的脸?

      前世,她是一个女程序员,长得也还算清秀,可惜天天格子衫、休闲裤,还每天熬夜加班敲代码,年纪轻轻就两鬓斑秃。

      愣是将那一点点秀色磨了个干净。

      于是,两个月前的一天深夜,她终于熬不住,猝死在了办公室。然后就穿到了这具身体里。

      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太叔岁岁,来头还不小。

      她是仙界杜康府太叔家族的嫡孙女。

      杜康府是什么仙所?说白了,就是司酒的,为仙界各贵族酿酒、送酒。

      但好歹是个仙人家族啊。太叔岁岁自幼也是个千娇百宠的仙家小姐,又生得极美,日子过得自然滋润。

      同时还有个慕容家族的未婚夫,两人是指腹为婚,连名字都一眼就能看出是一对。

      她那未婚夫是慕容家的小少爷,排行第三,名唤慕容年年,比她大五百多岁。

      于是乎,她还未出生名字就被两家的老爷子定好了,就叫太叔岁岁。

      本来呢,太叔岁岁满一千岁就能嫁去慕容家了,过上未必幸福美满但肯定舒适尊贵的新婚生活。

      可惜就在她九百九十九岁这一年仙界中秋解忧宴上,仙帝最宠爱的幼子四皇子饮酒后中了毒,司酒的太叔家族一夜之间全族被废灵力,贬下了人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