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宝app草莓视频下载

      一个打扮得文质彬彬,却又透露着不凡气息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迈着刚劲有力的步伐,人们纷纷避让开,让他向前走来。

      他走到空的面前,笑脸相向,拱手行礼道:【给五爷请安。】

      无论他的长相,还是言谈举止,都像是一个柔弱书生,但那股英雄气是什么情况。

      空打量了他一下,心想:‘身份应该是暴露了,但能熊为什么不揭穿我?这个人是谁?他能为白蟾行礼,辈分应该在我之下,只好先顺着他们的意思来,看看他们的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这位是……】空向能熊示意一下。

      能熊立马站过来,为空介绍起此人:【瞧您这记性,怎么能把他忘了呢,褚师复!褚师先生!】

      【哦~褚师先生!】

      空马上起身还礼,然后对身后的仆人说:【看座!看茶!】

      话音刚落,大家都愣住了,没有人妄动一下,都纷纷看着白蟾,看着假扮白蟾的空。

      莫名其妙的突然沉默,让空完全不明白什么情况,还好有虎狰用眼神提示他,空一眼望穿,马上把安灵从椅子上拽起来,然后用右手摆向那个太师椅,对这个名叫褚师复的人说:【脑子笨,不记事,望褚师先生不要见怪,请坐!】

      褚师复破颜而笑,说:【哈哈哈……无妨,四当家的也是如此,我不见怪。不知这位是……】

      【我夫人。】空直截了当的回答到。

      面纱之下,安灵的脸瞬间涨红,她羞答答的拉扯着空的衣袖。

      同时,褚师复的脸色也骤然一变,他慌慌张张的站起来,对安灵行礼道:【原来是夫人,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大当家还说您任性妄为呢!】

      空哈哈一笑,摆出一副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样子说:【不不不!大哥说的没错,过几天就换掉了,也就这两天稀罕稀罕。】

      话音未落,空突然一绷筋骨,吸了口凉气:【嘶——】

      原来是安灵在身后悄悄的掐了他一下。

      【五爷,您怎么了?】能熊问到。

      【无碍……无碍,大家都坐,都坐。】空说道。

      众人即刻纷纷落座,只有褚师复还站着,他恭敬的对安灵礼让起来:【夫人请坐。】

      空愣住了,他不知道这个褚师复和白蟾到底是什么关系,虽然身份已经在能熊面前暴露,但他并没有揭穿,万一也在他人面前露馅,那可就麻烦了。

      这时,能熊突然走过来为他们解难:【褚师先生,您咋还为难五爷啊,是!夫人高贵,但您功过于天,况且和大当家平起平坐,互称兄弟。说什么,这位置,就该由您坐下。褚师先生!请座!】

      两人半推半就,褚师复终于坐了下来。能熊随即吩咐仆人又为安灵增添了一把椅子。

      这样,人们又都纷纷坐下,刚才的闹剧也得已平复一下。褚师复开始讲话,打破了仅仅几秒钟的沉默:

      【五爷,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嗨!金家被处理的一干二净,什么都没剩下。】

      【没想到青州这么狠心,金家可是羲和女神的唯一后裔,这样一来,神树扶桑也就没什么意义了。】褚师复无奈的摇摇头。

      【什么意思?】空听出一点玄机,问到,【金家不是你们动的手?】

      【五爷?您不知道?三爷没告诉您?】能熊说。

      【三哥来无影,去无踪,我这不一直在找他吗!】空感觉谎言随时都会被揭穿,他必须万分谨慎,虽然暴露了不成问题,但如果他们宁死不屈,那情报就像到嘴的鸭子。

      【我记得几天前您和三爷还在一起啊?怎么又……】褚师复渐渐起了疑心。

      【你有所不知,我们中途碰到了麒麟,我实力不继,三哥冒险一人去引来了他,所以我才来这打听三哥的消息。】

      空丝毫不慌,因为之前虎狰曾说过,白蟾实力不及他,而他的实力能和夜虿平分秋色,所以,这个说法应该能让人相信。

      【怎么会这样。】褚师复一下子慌了神,他眉头紧锁,说,【三爷身上还有伤,就算没有伤,他也不是麒麟的对手……这下可糟了……】

      ‘夜虿有伤?’空心里一琢磨,但这个问题他不能问,还好有虎狰出面解疑:【三爷有伤?谁能伤的了他!?】

      【唉!】能熊叹口气,说【虎狰兄弟啊,说来你可能不信,是一个昆仑墟的小鬼。】

      【昆仑墟?】虎狰继续引出情报。

      【对,好像叫朱雀。不过放心,他已经死了,三爷夺走了他的星灵。】

      褚师复的话瞬间刺痛了安灵的耳膜,她突然想起平日里朱雀那笨拙憨厚的样子,和最后离别时他的背影。

      面纱下安灵的表情没有人能看到,她依然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坐在空身边。

      【原来是这样,能让三爷受伤,那个小鬼可真是前途无量啊。】虎狰感叹到。

      【庄主,依我看,我们先派人出去找找三爷,万一真的和麒麟交手了,恐怕凶多吉少,我们还能及时通知大当家一声。】褚师复站起来说,他有些激动了。

      【对对对!】能熊也手忙脚乱的站起来,他正想往外走,背后的空突然叫住了他:【不要慌。】

      众人面带诧异,一同看向白蟾。

      【三哥没有和麒麟交手,麒麟来去匆匆,根本就没有理我们。而我回头时却追不上三哥,和他走散了,所以来这打听一下消息。】

      【是这样啊,您可把我吓坏了。】褚师复破颜而笑,紧张的表情渐渐舒缓下来,

      【谁让你们自顾自地说个没完。】

      【是是是!五爷说的在理。】能熊也附和一声。

      【行了行了,三哥说过他接下来要去哪吗?】空继续套情报。

      【没有,但我想应该是去江南了。】褚师复说。

      宝鼎文学

      【没错,金家被灭族,神树扶桑失去了灵元,就算得到它,也没什么用处了。】

      ‘那还去江南干什么?’

      空心中的疑惑不断冒出来,他决定还是从一开始问起:【话说回来,金家不是你们动的手?】

      【怎么可能。】褚师复看了眼能熊,能熊立马理会到他的意思,让仆人和那几个小妖都纷纷退下,但虎狰还未离开,褚师复还是有些谨慎。

      【虎狰兄弟是自个人,不要被那些流言蜚语伤了兄弟的感情。】

      能熊出面澄清虎狰,褚师复尴尬一笑,对虎狰赔了个礼,继续说到:【对金家下手的人是州王姜家,不止如此,他们还想借刀杀人。】

      安灵每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她的脑子早已嗡嗡作响,心脏跳的飞快,但浑身冰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能放弃思考,呆坐在这里。

      空眼神一变,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他继续问道:【借谁的刀?杀谁的人?】

      【当然是借我们的刀,杀他们的人。】褚师复的任何动作都很小,表情也透露着这件事的诡异。

      【什么意思?】

      【卢氏和金氏在复活羲和女神的计划上格外保密,别说我们妖族,就连他们自己家族中,也有九成多的人毫不知情。但是,这个计划还是送到了我们手里,是谁放出的风声?】

      【谁?】

      褚师复长舒一口气,从头开始解释道:【如果羲和女神真的复活,那对姜家和姒家的州王位置有很大的威胁,我想,故意放出风声的就是州王的人,好让我们觊觎封印上古魔祇混沌的神树扶桑,当我们对其出手时,他们就能顺手牵羊了,还能借此向天下揭开卢家和金家的秘密,然后对天下宣布,卢家的灾难和金家的不幸都是因为百兽会,因为我们。我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他们的阴谋后,就和大当家讨论过了,不能轻易出手,先让二爷在那里打探情况,伺机而动。怎料,意外发生了。】

      【什么意外?】

      空竖起耳朵认真听着,褚师复也磨着嘴皮,认真讲着:【神树扶桑暴走,全族生命的灵力都被它掠夺殆尽。】

      ‘原来卢氏的死因是这么回事。’空在心里独自揣摩着。

      【暴走的原因我们也不清楚,但卢氏被灭族定会传遍天下,神域经手调查也一定会得知这个计划,所以,复活羲和女神是不可能完成的,但为了不让这个力量落入我们手里,金家,也就变成了弃子。】

      【原来是这样。】

      【没错,就是我开头说的,金家一定是州王姜家下的毒手。】

      褚师复解释完毕,他自傲的捋了捋那撮胡子。

      空在心里已经把他的话推敲了数遍,确实很有道理,但是有一个漏点,他不能就此说出来,只好装成的大彻大悟的样子。

      能熊也忍不住夸赞着褚师复的聪明,两人说起客套话来。

      ‘当下,已经获得不少的情报,这个褚师复足智多谋,如果继续追问不断,必会引起他的怀疑,还是就此打住比较好,祈安灵也该休息休息了……’

      想到这,空站起来对众人说:【既然三哥下江南了,我也要趁早去找他才行,这天色也不早了,诸位,暂且告退。】

      【五爷留步。】能熊突然站起,拱手行礼拦下了空,【我这已经准备了好酒好菜,咋不和褚师先生共饮一晚啊?】

      【诶~】空对能熊挥挥手,再次影帝附身,说:【我已奔波一天,乏了。何况,夜间之事,还需花点时间酝酿酝酿。不然太晚了,明天怕是起不来,耽误了正事。】

      能熊疯狂的点着头,表示理解。褚师复也斜眼打量安灵一番,心中津津乐道,站起来对空说:【我们可不能打扰五爷美事,能熊庄主,还不尽快安排房间,让夫人早点休息。】

      【那是那是。】能熊一个大跨步朝外走去。

      【夫人定是花容月貌,姿色不凡,才能入得了五爷法眼,事后若有不妥,我愿替五爷说服夫人,那时解掉法术,生米已成熟饭,她自会心甘情愿的服侍于您。】

      褚师复像是献殷勤一样讨好白蟾。

      空色咪咪的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扶着安灵走了出去。刚一出门,他便回头对褚师复高声而喊:【褚师先生,千万不要告诉我大哥他们。】

      【放心吧,五爷!】

      褚师复对空躬身相送。

      空回过头,带着安灵向仆人指的方向走去,一种不屑的笑容逐渐出现在他的脸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