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直播52

      在何雨柱眼里,那三小白眼狼,也就值一毛钱的了。

      待何雨柱走后,一大爷见场面有些尴尬,也不好意思久留,站起身,和一大娘告辞离开,走之前,还带走何雨柱留在门口的棉袄。

      看到一个个都走了,只留下秦淮茹一家人了,秦淮茹低着头,神情低落的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那斜眼婆婆看到还拿着一毛钱的三个小鬼,气就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道。

      “你说这傻柱,以前对我们家那么热情,现在这两月,为啥总是躲着我们家,以前对三孩子老好了,现在怎么这样?”

      秦淮茹低着头,擦着桌子,没有言语,斜眼婆婆见秦淮茹没回自己,顿时更加没好脾气,带着责问,用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在在想什么,我告诉你,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勾引男人回家,是不是觉得我碍眼了?打扰你们好事了,傻柱以前那么帮咱们家,不就是想和你办那点事吗?现在他不帮了,也情有可原,毕竟今年都三十岁了,再等下去,也不是一个头!”

      秦淮茹被她婆婆气得心里特难受,她又不知道如何发泄,只能默默承受,那眼泪想控制,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了,呜的一声,放下茶杯,跑进里屋,趴在床上,呜呜大哭。

      何雨柱背着老太太回到她那屋,伺候老太太上床睡觉,才小心关门去了一大爷家拿回自己的棉袄。

      一大爷语重心长和他说了几句话,无非就是秦淮茹家的确困难,如果真能帮,就帮一下,几十年邻居了。

      何雨柱还能怎么办,只能无奈应了。

      不过就算救助,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这些年,自己救助她家足够多了,那她那斜眼婆婆那肥头大耳,哪像营养不良的样子?

      等再过两年,她家老底基本榨干了,到时如果真到万不得已,自己到也可以给点吃食,那纯粹就是邻居之间的帮助,不会包涵任何其他东西。

      何雨柱原本想趁着过年这几天,好好休息几天的,但是这大院里,又开始闹腾了,而且这动静还挺大。

      大年初五,娄晓娥从娘家回到大院,刚路过中院,就迎面碰到从里面走出来的秦淮茹。

      秦淮茹看到提着大包小包的娄晓娥,顿时心提到嗓子眼上了,连忙上前去帮忙,帮忙同时,还不忘大声喊道。

      “晓娥,从娘家回来了呀!”

      娄晓娥还有些奇怪,秦淮茹为啥这么大声和自己说话,但是也没多想,笑着和秦淮茹唠嗑。

      娄晓娥却不知,正是秦淮茹这声音,让里院许大茂家,顿时一阵鸡飞狗跳,许大茂连忙催刚准备拿起碗筷吃饭的秦京茹喊道。

      “惊茹,你赶快回去,娄晓娥那娘们,怎么回来这么早啊!”

      秦京茹懵懵懂懂放下碗筷,看着还没吃的饭菜,有些委屈地坐在哪一动不动。

      许大茂见这情形,又气又急,连忙从口袋掏出一叠钞票,原本想数出几块钱,但是气急之下,数了几张,干脆直接一股脑塞在秦京茹手上,还不忘一边说道。

      “你先跟你姐回去,放心,离婚这事,我最多一个月内把这事办了!”

      秦京茹那可是一个没见识的小财迷,看到手上最少有五六块钱的钞票,顿时忘记刚才的不快,加上许大茂已经承诺一个月内离婚,她美滋滋地点起钞票。

      许大茂见到她这幅没见识的模样,顿时拉扯着,把她赶出门。

      秦京茹见也差不多了,把钞票塞进自己裤兜里,还不忘回头嘱咐道。

      “大茂,你可要快点离婚呀!”

      “行,行,你快走吧!”

      看着秦京茹从里院从走了出去,许大茂想到秦京茹和娄晓娥见面的情景,心里那个紧张,直到秦京茹的身影完全看不见,对面也没传来吵闹声,许大茂这才把心放肚子里。

      他这才回过神,看到桌子上还有秦京茹的碗筷,连忙小跑回去,把碗筷里的饭菜全倒自己碗里,把碗筷收拾了。

      再连忙跑到自己睡房,看到床上散乱不堪的被单,他连忙去整理被单,一拉一伸,被套上,好多长头发,吓得许大茂连忙开捡起头发。

      娄晓娥是短头发,秦京茹是长头发,这谁的知道不言而喻了,咦,怎么还有卷的?

      中院正在和娄晓娥唠嗑的秦淮茹,见到堂妹从里院出来了,顿时心放下了一半,但是看着还和自己聊得兴致勃勃的娄晓娥,她顿时感觉一丝愧疚。

      过年这段时间,秦京茹借着拜年的油头,大年初三就到秦淮茹这里来了,结果被许大茂一忽悠,这两天直接睡在许大茂那屋了。

      秦淮茹劝说几次都没用,原本今天准备如论如何,都得把这位姑奶奶送回乡下了,没想到娄晓娥突然就回来了,这让她措手不及!

      现在许大茂还没离婚,一个大闺女这样睡在许大茂家,这得遭多少人闲话,何况这事,在这个年代,被人举报,那得挂破鞋游街的。

      她也知道这事,迟早要摊牌,但是看许大茂那性格,有点悬。

      娄晓娥见一个有些面熟的面孔从里院走了出来,还有些奇怪,就见秦淮茹说道。

      “晓娥,这我堂妹秦京茹,这过年来我这玩几天,今天正准备回去了!”

      “噢,难怪我看有些眼熟呢?以前来过我们院几次是吧?”

      “是的,是的,晓娥,那你先忙,我有点事!”

      “行,那你先去忙,我这走了一天了,也累了!”

      娄晓娥也没察觉到不对劲,笑着道别,提起从娘家带回来的大包小包,就往里院走去。

      秦京茹一直低着头,偷偷打量娄晓娥,不过她并没有说话,两人这也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了。

      见到娄晓娥离开,秦淮茹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拉着秦京茹回到自己家。

      刚进屋,秦淮茹就急急忙忙说道。

      “你赶快收拾一下,我现在就送你回去,我说秦京茹,你到底还要不要脸面?一个大姑娘家直接睡人家家里了?这要是被大院其他人知道了,你知道这多少人会说我吗?”

      “姐,大茂都说了,他这个月就会和娄晓娥离婚,我都是他的人了!”

      秦淮茹一边给秦京茹收拾,一边说道。

      “许大茂是什么人?是你清楚还是我清楚?他那话里有一个字的真话,他就不是许大茂,我告诉你秦京茹,我这里给你盯着,许大茂一天不离婚,你一天不准过来,知道吗?你以后就知道了,名声对于一个女人有多重要!”

      娄晓娥提着大包小包到了家门口,正见屋里许大茂拿着碗在吃饭,抖动着二郎腿。

      他看到门口的娄晓娥,神情带着轻蔑,丝毫没有心疼娄晓娥提着大包小包的辛苦。

      娄晓娥看到这一幕,眼眶一酸,强装坚强,自己提着东西,就越过门槛,到回到里屋。

      刚放下东西,娄晓娥心里那股委屈心酸,还是难以平静,坐在床头,生着闷气。

      突然,她朝枕头看了一眼,眼睛顿时移动不开了,只见枕头边上,一根乌黑的头发被枕头覆盖了一半。

      娄晓娥轻轻捡起头发,慢慢把头发拉出,头发越来越长,直到一根完整的头发出现在她眼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