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在线阅读

      终于到了大婚的日子,言东刚刚起来,马良便带着几个婢女,给言东穿上了新郎服。

      这个时候,言东既感觉紧张又感觉刺激,甚至还有点想看一下何小姐,到底武林人士吹的天鹅长什么样,即使她疯了。

      言东换好衣服就跟着马富贵去府门口迎接客人,来的人什么身份都有,有的看起来是富家商贾,有的看起来是在朝官员,有的是江湖侠客…

      言东没想到的是,陈玉莲也在陈老的带领下进了马府。

      “成龙哥哥,你不娶我,竟然和别人成亲了,我好难过。”

      还没等言东回答,陈老便将陈玉莲带进了马府中。

      言东无奈,此时也不是讨论和陈玉莲感情的时候,婚礼还要继续进行。

      后来言东又被管家叫回了府内,应该是婚礼要开始了,证婚人何二叔何尚业也一身喜庆打扮,何基业、何夫人、马富贵在大堂中间安座。

      “有请新郎。”何尚业此话一出,便有马保拉着言东来到正中,言东到了正中向正座的何氏夫妇和马富贵鞠了个躬,然后转头面向来客。

      “有请新娘。”何尚业话音刚落,便有何家婢女牵着何羡玉从外面走来。言东打量起何羡玉来,从身材上看还不错,从身高上看也还合适,从脸上看看到了一个红盖头,从动作上看何羡玉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在马保的示意下,言东走了过去,牵起了何羡玉手中的红绫,一步一步拉着她向前走去。

      走到指定位置站定,俩旁的婢女依旧跟在何羡玉身后。

      “吉时到,一拜天地。”言东虽然没成过亲,但见过的还是不少的,他转过头,冲着外面鞠了个躬。另一边何羡玉则是由丫鬟扶着转过身,鞠了一躬。

      鞠躬时言东似乎看到是丫鬟在压着何羡玉的肩膀令她鞠躬。

      果然有问题。

      “二拜高堂。”言东转过身来,何羡玉也转过了身,言东清楚的看到丫鬟表面上在整理何羡玉的下装,实际上是在轻按她的腿部让她跪下,果然何羡玉跪了下来,言东也忙跪下,然后向各家父母磕了个头。

      何氏夫妇开心的笑了,马富贵也乐得合不拢嘴,唯有言东开心不起来,展雄呢,再不来就要夫妻对拜了,希望展雄不是有事耽搁了才好。

      “夫妻对拜。”何尚业话音刚落,看客中一个手拿大刀,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人站了出来。

      “我反对这门亲事。”刀疤大汉直入主题。“姓马这小子有啥本事,凭什么娶何小姐,我九黎城五虎可不答应。何小姐要嫁也要嫁我们这样的大英雄。”

      刀疤大汉话音刚落,旁边又站出来四个大汉,各个手持利刃,显然都是江湖中人。

      “诸位今天是准备闹事了?”何尚业脸一黑问道。

      “闹事又如何,兄弟们,把这个地方砸了。”领头的刀疤大汉举了举手中的武器。

      旁边的人纷纷退开,似乎没想到一个婚礼还能弄的打打杀杀的,因此都怕被误伤。

      言东在一旁也看楞了,这什么情况,这五个逗比是谁,展雄呢?莫非这五人是展雄请来的逗比?

      何尚业一脚踏出,瞬间来到这五人面前,啪啪啪啪啪,五个人一人挨了个耳光,被打倒在地。

      “绑了。”何尚业刚一说完,就有家丁上前将五人绑了压走。

      就这?九黎城五虎?比猫都弱好嘛,言东心里狠狠地诅咒了这五人一遍。

      这边音乐又继续响了起来,宾主又开始落座。

      “夫妻对拜。”何尚业又是话音刚落,又一人站了出来。

      站出来的是一个文人,至少言东看出了这个人不会武功,那人说道:“何小姐不能嫁给他,自从俩年前我被何小姐所救,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为了他,我从落雁城追到了凤凰城,何小姐,跟我走吧,我会给你幸福。”

      什么情况,这人有病吧?言东真是无语了,何羡玉貌似后援团人不少啊,怎么没有自己的爱慕者站出来,然后据理力争呢!

      何尚业一摆手,几个家丁过来把这人带了下去。

      这人边被带走还边喊:“跟我走吧,biu biu ,跟我走吧biu biu。”

      展雄要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啊!言东内心真的很着急。

      “夫妻对拜。”正当言东头要低的一刹那,一人从门口飞入,抱起言东。何基业此时也坐不住了,一掌打出。

      来人回头用手接下了这一掌,并未有大碍,反而借着这一掌的力道,撑起轻功飞出了大门外,之后传来一句话。

      “听潮阁观此子天赋异禀特带走学艺三年。”

      何基业俩兄弟忙追了上去,可哪里还见得到那人的身影啊。

      无奈之下,二人只好又回到了正堂。

      “听潮阁太过分了,竟然敢在我们眼皮底下抢人,大哥,我们要不要找师叔,让他为我们讨回公道。”刚一回去何尚业就开口了。

      何基业没有回答何尚业,而是看向了马富贵,“贤弟啊,先让众人散了吧,婚礼只能推迟了。”

      马富贵正做着当爷爷的美梦,突发变故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还是听从了何基业的建议。

      “众位,犬子被人掳走,婚礼只能推迟了,请众位朋友先暂回驿馆歇息,明日我再设宴为大家赔罪。”

      听完马富贵的话,宾客大都散去了。

      “二弟,我们去请师叔他老人家出面,定要叫听潮阁给我们一个交待。”众人散去之后,何基业对何尚业说道。

      “好,大哥,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何家众人还要劳烦马兄照顾,马兄我二位先告辞了。”

      说完,何家二兄弟便走了,马富贵也送何夫人回了房间,整个大堂刚刚还是人声鼎沸,转眼间就剩下何羡玉和俩个丫鬟。

      “小姐,我们也回去吧。”一丫鬟说道。

      “哼,我早就说过我不是你们小姐了,你们想拿我和亲的算盘落空了吧,哈哈哈。”何羡玉笑道。

      “小姐,您失忆了,其实您真是我们小姐。”另一丫鬟说道。

      “是,你说是就是吧,反正我也找不到我家在哪了,告诉那个老头,下次可别把我随便找个人嫁了啊,对了,一直叫我姐那个小孩呢,怎么没见到他?”何羡玉说完,缩了缩手,手里是一枚玉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