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本不卡免费高清字幕在线

      “好了,所有人集合,今天不训练了,我预约了Archer阿奇尔医生,你们全部去那家医院做个全身检查,从头到尾都要检查”——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对集合在一起的所有蓝孩子道。

      “明白了,教练”——所有蓝孩子齐声应道。

      于是乎,所有人坐着校车就前往附近的医院开始做全身的检查。。。

      两个小时后,所有人都拿到体检报告单了,个个面带忧伤?!因为他们各自的身体都有不同程度的旧伤、手脚不协调、体质差。

      钟离季夏一一看了一遍,果然跟他脑子里的系统分析的一模一样,有的体能不足、有的灵敏度不够、有的手脚放不开、更甚至还有几个身体有内伤!?

      “喔不是内伤,应该叫痼疾,就是指经久难治愈的病”——钟离季夏解释道。

      “那他们现在要怎么做呢?开始治疗吗?”——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问道,如果没有钟离同学说要在制定全新的训练计划之前得做身体检查,他还不知道原来他的球队里几乎所有的球员都有不同程度的肌肉损伤。如果不加以重视,他们可能在三十岁左右就得跟足球生涯说拜拜了。

      “钟离同学,谢谢你,要不是你坚持说要他们先去检查后再来制定训练计划,我们都还不知道原来他们身上居然还有许多连他们寄几都不知道的旧伤”——早钟离季夏看到这些报告的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对钟离季夏感激地道。

      “不客气,教练!既然他们身上都有旧伤,辣莫就得先把旧伤治好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训练了”——钟离季夏马上调整训练计划。

      “可以,要怎么做你来安排,喔对了,之前你提到的老中医有眉目了吗?”——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问道。

      “我昨天找到两个,今天下午打算再过去跟他们再确认一下,最后看要谁过来”——钟离季夏道。

      “好的,等你消息”——Andrew 安德鲁总教练道。

      等大家做完身体检查后就先回家了,钟离季夏则开始按手机上的导航前往昨天预约好的一位中医钟医生。

      钟守信是轩辕国人,但是从小就跟家人在矢车菊国的慕尼黑生活成长,由于家里人从小就给他灌输他是轩辕国人,国籍也是轩辕国的,再加上祖上都是医生,可谓是医生世家。因此待到十八周岁时,他就报考轩辕国的首都医科大学中西医学,本硕博连读,待到毕业后,就回到矢车菊国的慕尼黑,呆在他父亲的医馆,继续当一名医生,一名中西医的医生。

      “钟医生,晚上好!”——钟离季夏操作着自动轮椅来到这家医馆,推门而进后开口打招呼道。

      “喔,原来是季夏呀!快进来吧”——钟守信一听智能门铃响了以后抬头一看,原来是钟离季夏,一位身残志坚的小伙砸。虽然他没法走路,又从小是孤儿,但为人却很开朗,并没有因为身体的残疾而颓废甚至自暴自弃,反而积极直面寄几的人生。

      并且他的围棋下得很好!现在风靡全世界围棋界,引得无数人追捧的游荡的银就是他本人,只是他不想出来承认罢了。没错,钟守信医生是目前唯一一个知道钟离季夏就是现在网络上大家都在盛传的棋力一天一天见涨的游荡的银。

      “钟医生,问一下,接下来这段时间你有空吗?”——钟离季夏开口道。

      “呃?你有什么事吗?”——钟守信问道。

      “我现在是弗利得堡学校足球社的助教,前段时间我用我们轩辕国的古武来训练他们,结果效果显著,助他们赢得了五校联赛的冠军。现在他们总教练让我继续制定他们的训练方法,但是今天他们全体去做身体检查时,发现他们的旧伤非常多,因此我想要用我们轩辕国的中医食疗和药浴给他们治疗。

      但是我没有行医资格,因此只能请一名中医生过来帮我把关,所以我想到了你,不知你愿意吗?”——钟离季夏道。

      “不是,你等会儿,季夏,你说你帮你们学校足球社的成员制定了训练方式!?用我们轩辕国的古武?他们信吗?同意吗?”——钟守信听到介个消息,第一个反应就是寄几在做梦,还没醒的那种,不然肿麽会听到有轩辕国人居然敢不自量力地训练素有足球强国之称的矢车菊国足球捏?

      “你没听错,我确实用我们轩辕国的古武帮他们克服了他们的缺点;毋庸怀疑,虽然我们轩辕国的足球史才四十年,但是我们的古武可是有着几千年的历史,用古武的日常训练来克服他们的缺点,结果就是他们成功地击败其他四校,一举夺冠”——钟离季夏平静?兴奋!地道。

      “呃?你让我缓缓,介个信息量太大了,我得喝口水压压惊”——钟守信还是一脸震惊地端起面前的一个水杯,喝了一口水道。

      “那你今晚过来找我,是要我做什么捏?”——喝了一口水后的钟医生再度开口问道。

      “今天他们全体去做身体检查,结果就是全军覆没,全队十一人,没一个身体是正常的,全都有一两个旧伤或者是体能不达标”——钟离季夏开口道。

      “你说辣个足球强校之一的弗利得堡学校的足球社成员没一个身体是好的?!可能吗?我不信”——钟守信听到钟离季夏说完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非常有可能,他们的体验报告单我今天下午才刚看完,没看错”——钟离季夏。

      “那你要我怎么做”——钟守信问道。

      “刚才说过,要用我们轩辕国的食疗和药浴帮助他们治疗,我这有几张方子,你过目一下,看这些药材是否能用。毕竟我没行医资格证,不能直接帮他们治疗,得借你的手来治疗他们”——钟离季夏道。

      “你有几张方子?!是中医方子吗?你会吗?不是我要质疑你,只是你要知道,这学医可得下苦功夫,不仅理科要过关,还要认识并运用我们国家的所有中草药,这个你应该有听闻的吧”——钟守信怀疑地道。

      “我当然知道,不过钟医生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久病成医呢?我自五岁起,这双腿就就无法行走,这十几年陆陆续续也看过不少医生,中医西医的,能看的都看过了,可就是没效果,只得出一个肌无力的结论。我不甘心,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不过我在看医的这些年里,不说认识全部的药材,但只要叫得出名字的草药,我基本都懂,并且知道它们的习性和适应范围”——钟离季夏道,其实这些资料都是脑子里的系统给的,他也只是照单说书而已。

      “。。。那你的那几张药方给我看看,我来给你把关吧”——不知是钟离季夏哪句话触动了钟守信,他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后,就伸手要跟钟离季夏拿药方。

      “在这儿”——钟离季夏拿出系统昨晚给他的三张固本培元的药方,这三张药方在钟离季夏的前世,可是某仁堂的传家之宝,药方可是不外传的,果嘉也默许了他们可以不公开药方上的成份,因为只要用了他们的这三张药方,疗效在一周内就马上看到成效。

      。。。——这里停顿了十五分钟之后,钟守信再度开口了:“季夏,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用功,这三张药方虽然没有经过临床实验,里面的药材也是最普通的,但结合起来却有惊人的疗效。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到把这些药材结合起来的吗?”

      “其实我也是在看过许多老中医后,从他们的口中和开的药方里拼凑?出来的,我知道有些药材的药性很猛,有些药材的药性很温和,有些药材却能起到缓冲的作用,这三张药方我还真没让人尝试过,所以我才要拿到你这儿给你过目”——钟离季夏道。

      “这三张药方里的药材都十分的温和,况且你这是药浴,并不是直接服用,因此没什么危险的,可以一试;这样吧,我同意做这次急训营的随行医生,做你的搭档;你要开的任何一张药方都得拿给我看,由我把关,我同意后你才能执行,可以吗?”——钟守信严肃地道,这也是为了钟离季夏好,毕竟他未成年,且没有行医待资格,这要是没出事还好,要真出了什么事,他一个小孩子也应付不了。

      再说他的天赋也极高,光是在看医的这十几年里,就能自行认全轩辕国所有的草药,这可不是一句勤能补拙来概括的,说是天赋异能也不过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