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让我高潮喷水了

      看到崖壁上转出的石门,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此时,杨父一步抢了过来,伸出双手想要重新转动香炉把石门关上,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杨父的两条手臂上竟然满是刀痕。可是他快,李子天更快,一个剑步窜到杨父身旁,对着他的脖子就是一掌,杨父咕咚一声就躺倒了地上。

      我看了李子天一眼,没想到他出手是又快又狠,看来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村长此刻已经被吓的目瞪口呆,“你留在这里看着他。”李子天对着已经吓呆了的村长说。村长说不出话,只呆在原地一个劲的点头。

      我们四个人交流了一下眼神,同时拔出手枪,慢慢的靠近石门。我、李子天、刘艺凝、秦风鱼贯而入,经过一小段狭窄的通道,很快就发现了前面的一间密室。

      密室里面点着两盏蜡烛,透过微弱的烛光,我隐约看到有一个人躺在对面的床上。

      我们几个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举起手枪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来到床边一看,果然是一个形容枯槁的老年男人躺在那里,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在他的床头还放着一个大瓷碗,里面还盛着大半碗暗红色的液体。

      “你们,还是,来了。”这时,躺在床上的老男人突然睁开眼睛,开口说到,声音虽然弱小,但是非常清楚,语气中感觉就像是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一样。

      我们吃惊的看着老人,“你知道我们会来?”秦风也有点吃惊的问到。老人躺在那里还是一动不动,但见他有气无力的说到:“我已经等了你们好久了。当初偷了你们的东西,我已经受到了惩罚,既然你们来了,就拿走吧。”

      听完他说的话,我们心里都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个躺在密室床上的老男人竟然就是马家老祖!一个已经一百多岁的老人。

      “我们不是英国人派来的。”秦风缓缓的说到。“不是英国人?那你们是?”听到秦风说的话,马家老祖原来一动不动的身子无力的抖动了几下。“我知道你当初偷了英国人的东西,是什么?”秦风没有回答他,而是接着问到。

      马家老祖闭上眼睛,沉默了半天,然后一脸释然的缓缓说到:“算了,算了,这都是报应啊!当初我只是想偷走他们几块银元,可是没想到回到家打开箱子一看,里面除了银元竟然还有一个骷髅头和一个十字架。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我觉得那帮英国人肯定不会放过我,于是我就连夜把家搬走了。”

      只见老人说完,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对着刘艺凝请求到:“我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能帮帮忙喂我喝点东西吗?”只见他斜眼看了一眼放在他床头的瓷碗。刘艺凝明白他的意思,刚要端起瓷碗来喂他,我用手拽了一下她的胳膊,说:“我来!”

      我端起瓷碗,凑到老人的嘴边,之前感觉有气无力的老人,好像突然间有了力气,抬起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一会功夫这一大碗东西就见了底。喝完以后,老人又重新躺倒了床上,感觉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连之前一动不动的身体都能活动了。

      刘艺凝见状轻声的问我:“这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我没有说话。老人扭过头看着刘艺凝,嘴角浮起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邪恶,缓缓的问到:“想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血,是人血,是我孙子的血!”

      尽管我已经有所怀疑,可是真听他说出来,我还是难以抑制我的震惊。艺凝听后,脸上直接变色,迅速的跑到一旁干呕了起来。

      “这就是我说的报应,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了,只能靠喝人血为生,”老人继续说道,“偷了东西后,我就连夜搬了家,本想只要英国人找不到我,就没事了。可是过了有一年多,我就得了一种怪病。什么东西都吃不进去,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什么药都吃了都没用。直到有一天儿子干活伤了手,我看到滴在地上的鲜血,竟然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兴奋和饥渴感,我抑制不住自己,冲上去抓起儿子的手就大口大口的吸允起来……从那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靠吸食人血为生的不人不鬼的东西了。这么多年,我的儿子死了,我的孙子死了,而我却还是死不了。”

      听他说完,我们都惊愕不已,没想到世上竟然会有如此怪病。“那么你从英国人那偷来的东西,怎么处理的?”秦风问到。“扔了,头骨让我扔到大山里了。”“还能记得扔哪里了吗?”“不记得了,即使记得,这么多年过去了,肯定也找不到了。但是,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头颅的头盖骨上刻着一小幅好像地图似的画。”

      “那十字架呢?”刘艺凝充满期待的问。“十字架,在这里。”马家老祖艰难的抬起手,指了指自己怀里。原来,他把从英国人那偷来的十字架一直带在自己的脖子上。

      “关于这个十字架你还知道些什么?”秦风问到。马家老祖沉默了半天,“嗯,我听那个英国人说过,这个十字架是他费劲功夫从一个叫什么撒冷的地方找来的,别的就不知道了。既然你们来了,就把它拿走吧,我已经用不着它了。”马家老祖闭上眼睛慢慢的说到。

      我们相互看了看,秦风向李子天点了点头,李子天上前慢慢的抬起马家老祖的头,把十字架从马家老祖脖子上取了下来。

      李子天把十字架拿在手里,刚想说声谢谢,谁知这时马家老祖的身体竟然剧烈的抽搐了起来,一会功夫竟然一动不动了。我们大家再仔细一看,不由得都倒吸一口凉气,马家老祖原本削瘦的身体,竟然变成了皮包骨头,两眼深深凹陷,脸颊干瘪,俨然成了一具骷髅。

      当我们从石门里出来的时候,杨良的父亲已经醒了。看到李子天手中拿的十字架,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的走到香炉前,用力一转,关上了石门。

      当天下午我们就返回了西市宾馆。路上艺凝问我,你怎么知道香炉就是机关的?我看了一眼秦风,然后跟她说,我也是猜的,因为我看到香炉的表面非常的光滑明亮,像是被人经常摸过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