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授权同人>

      “这些材料工艺,果然是磁约束...这么强的磁场如何实现...哦原来是这样。”

      “我倒是觉得这个全息屏技术很好,要是掌握了这种技术原理,我们其他领域也将提升一大截,甚至对电磁力领域的研究也有很大的进步。”

      在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一段时间后,老者慢慢说道:“专业的事还得专业的人来。”

      他刚说完,四十多岁的男人便对岳原舟说道:“这种全息屏技术是否也是可以交给我们?从资料上看,你如今所掌握的这些技术已经远超我们当前。”

      既然亮出来了,岳原舟自然有所准备,况且鲸眼已经差不多批发出去了,只要有心,他们总会注意到这个技术,而且今天能来到这的相信对异人都有一定了解。

      于是岳原舟点点头说道:“那就要看你们能拿出来多少了,超过是事实,但是也有借鉴作用,一些独特的领域,比如你们关于炁的研究的一些理论和成果,这才是各取所需互利共赢嘛。”

      岳原舟虽然有自信能在网络上压制那个二壮,然后肆无忌惮的掠夺相关机密,但是有一部分重要的资料注定在网络上是找不到的,因为那根本就没存有,肯定是以实物的方式存放的,或者是内部网络。

      “还有这种悬浮技术。”另一位穿着西装的秃顶男子说道。

      这是看到的都要呀,都不选择了,这是全都要的架势。

      岳原舟也不意外,便干脆答应又送出去一台鲸眼,让他们自己研究,这可不止是悬浮技术,还有人工智能技术在里面,当然,岳原舟答应是答应但又没说把这台,而且底层代码握在手里,让他们慢慢研究去吧。

      最终的结果也没让岳原舟失望,几乎各方各面的最前沿成果,最有意思的是这几份,《探索炁的物理特性》、《论后天异人修炼前后与先天异人基因表达差异》、《关于噬囊空间的学术研究》、《网络幽灵?灵魂与电磁波的探索》。

      事实证明,没有那个当权的是傻的,怎么可能放着这种资源而不去研究,还当建国之后动物不能成精是一句假的?

      末了对方表示要给岳原舟加几个荣誉博士头衔,方便以后深入交流,同时也期待岳原舟到各处研究基地探讨相关问题。

      最后岳原舟所提的引力与空间方面的异人也有,老者表示会让公司的人全力配合,当然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要是岳原舟有所进展,希望能分享一些成果,反之亦然。

      都是一些空口白话的事,岳原舟自然点头答应,值得一提的是,自此以后岳原舟就好像是公司的大爷了。

      经过一天的交流,这次接触算是结束了,而在老者走不久之后,岳原舟翻开短信一看,原本送外卖的时候作为唯一工资卡的银行卡里,忽然多出一堆数字......

      也是,对于之前的交流的收获,这点小钱真就不算什么了,岳原舟也心安理得的收下了,他之前也是不想用歪门邪道的途径去获取而已,当然还是跑到那种以漂亮国为主的世界他就没这种顾虑了。

      “我果然是好人啊!”岳原舟感慨一声,直接就跑到天师府住处去看这次交流得来的资料了,正所谓吸收到脑子里的东西才真正属于自己的,当然他也没忘记备份。

      至于在天师府住着这种事,反正现在有钱,老天师肯定比以前欢迎得多。

      而岳原舟在吸收资料知识的同时,今天参与交流的专家们也开始豪情万丈的准备大干一场,这会儿刚上专机,一位戴着无框眼镜的男子就激动的开口说道:

      “这份月壤来得真是时候,得到消息的各研究院都开始扯着怎么分配了,不过要我说啊,最有价值的还是这份材料技术,有了它,相信未来五年内实现聚变稳定烧水发电不是难事,还有这种聚变发动机,未来二十年内吃透它,完成从理论到实际应用的转化不是不可能。”

      他这一说,坐着他前面隔着一个位置的看起来比他大上十几岁的老头马上有意见,只见他嘿了一声说道:“我说黄教授,有价值我不否认,最有价值那就有些不准确了,看见我手中这个没,吃透它的原理,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将得到质的飞跃,以后飞出地球,各种危险的工作就得靠工智能机器人了。”

      随后飞机上顿时响起各种不同的声音,有同意也有不同意,但是无一不觉得这次收获很大的。

      而岳原舟这几天也是谁来也不见,整整三天,岳原舟凭着超强的学习能力和内置超算‘神威’的辅助,勉强把些资料都过了一遍,期间饭都懒得吃,在第二天的时候老天师还过来关心的问了一下吃饭问题还被岳原舟一句“在练辟谷”给怼了回去。

      废寝忘食三天后,第四天早上岳原舟终于走出房间,此时太阳刚刚升起,天师府各处的道爷们已经开始晨练了,一个个武得虎虎生威,或许在普通人眼里这些动作只是好看,而在拥有探测手段的岳原舟眼里,这些道爷没一个动作都附有炁影响着周围环境。

      “每个人都没闲着嘛!”岳原舟颇为感慨,一边向右拐了个弯,向一间颇为古典的房间走去,刚路过庭院便看见吕良呆呆的坐在台阶上晒太阳。

      “你怎么不跑?这么多天没人来救你么?”岳原舟颇为好奇对着眼前这个西瓜头发型,戴着一副眼镜的吕良问道。

      吕良闻言立刻站起来,挠了挠头,露出一副终于来了的表情说道:“要是跑有用的话我也不会等着了,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这十几天他不是没想过要跑掉,但是一来负责盯着他的天师府之人也不是吃素的,二来也是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有些顾虑,还有就是他在这其实并没有被限制使用手机上网,所以他还接跟涂君房取得过联系,所以自那以后他便乖乖地呆着等了。

      岳原舟看着这个少年模样的吕良暗暗点头,说道:“看来你很聪明,既然如此那你还问我要怎么样,之前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嘛,我这人不喜欢强求,你要是有什么顾虑的话,我跟你家里说一声?”

      说个毛啊,吕良暗道,自从加入全性那天起他就有所觉悟了,不过他却不敢这么说,所以他认真的问道:“我告诉你以后呢?”

      “圈子里面的规则我也是知道的,你们全性的人不论落入谁的手里被怎么处理,其他人基本上都无权过问,但是我也明白的告诉你,只要你把明魂术对灵魂的具体操作方法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就行,之后怎么样是你的自由了。”岳原舟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就从屋子里面摄了个靠背凳子出来,然后坐在庭院内摆了个姿势沐浴清晨的日光。

      吕良沉默了一小会,似乎鼓足勇气之后说道:“之后你能答应帮我一件事吗?”

      “不能。”岳原舟想也没想就拒绝,这家伙关系的事肯定是他妹妹的事了。

      闲的发慌才答应这种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呢,于是岳原舟颇为玩味的说道:“其实你不说也无所谓,对于我来说没有你这种操作手法的借鉴,顶多就多费点时间而已,我恰好时间多,不过那样一来我可要给你换个地方住了,比如某个透明罐子里...”

      “真的,我倒是希望那样,也省得浪费口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