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泽梓Kk?007

      “下官岂敢!”那个门吏一哆嗦,手里的钥匙差点掉在地上了。

      要知道,南北郡郡守才是正四品下的官衔,而眼前的这位白衣公子的腰牌也是正四品下,并且还是京城来的,那“羽林”二字虽然很小,但是门吏看的清清楚楚。

      羽林军,皇家近卫!

      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门吏惹得起的。

      “那你们是刚说什么了?”雷廷剑不依不饶。

      “我……我们说”那门吏有些犹豫。

      “我们说大约一个时辰前,青木派的也有人出城了。”门吏旁边的兵士补充道。

      那门吏脸色一变,暗中瞪了一眼说话的兵士。

      “青木派,青木派是什么来路?”雷廷俊皱皱眉,“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青木派是岭南道近百余年数一数二的大宗派,也就是灭了帝刀阁……”雷廷剑解释道。

      “哦,我说怎么那么熟悉,可是一个小小宗派居然能让官府守城门吏半夜开门,恐怕没那么简单。”

      雷廷俊皱皱眉,他久居京都,徘徊于官场军界,对这江湖之事倒是不了解,所以觉得不可思议。

      雷廷俊的表情自然逃不过门吏的眼神,那门吏赶紧解释道,“小将军有所不知,这青木派如今蒸蒸日上,黑道白道通吃,他们有路引不奇怪。”

      “倒是将军没有路引……咳咳……”

      “怎么,你觉得我这腰牌有假?”雷廷俊听见这门吏话里有话,顿时脸色拉了下来。

      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磅礴而出。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我这就去门。”那门吏看到雷廷俊脸色不对劲,赶紧去开门了。

      “慢着,你说青木派的也出城了,他们去哪里了?随行又有些什么东西?”雷廷剑追问道。

      “就一辆马车,四五个伙计。”那门吏看着瞒不住了,雷廷俊又是他惹不起的主,只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至于他们去哪里了,小人实在不知。”

      看那门吏表情,似乎真不知情。

      “嗯,好了,开门!”雷廷俊看到雷廷剑似乎已无事要问,便下令开门,离开。

      “这几个小钱赏给你们喝酒,毕竟是我们打扰了诸位的休息,告辞!”雷廷俊懒得计较,丢下几块碎银,率先出了城门。

      “能给将军开门是我的荣幸,谢谢赏赐,谢谢赏赐!”门吏擦擦汗,目送雷廷剑一行人离去。

      “这南北郡还真卧虎藏龙,随便出来一个,非富即贵,惹不起啊,今晚这是怎么了,出门的一波又一波。”门吏看着雷廷剑他们走远之后,嘟囔道。

      “五弟为何如此在意青木派?”出城之后雷廷俊看到四周无人,这才问道。

      “大哥有所不知,自从赵骅那老狗害我之后,我一直在想谁是幕后指使,却没有结果。”

      雷廷剑沉思道,“就在刚才在马腾客栈三楼我看到他们后院似乎有一张虎皮。”

      “你指的是那张雪剑虎虎皮?”雷廷俊想到白日见到的虎皮,不解的问道,“那和青木派又有什么关系?”

      “嗯……这个是我的直觉,我和大哥一样,感觉不对劲。”雷廷剑沉吟片刻,“难道就这么巧合,另外青木派同一天和我们一起出城?”

      “廷剑,想多了吧?”雷廷凯插话道。

      “两位哥哥有所不知,我们和田叔能进入那溶洞,全拜阿尔金白狼围攻所赐……”

      雷廷剑一阵沉默,梳理了一下个中缘由,这才说道,

      “我们出来在阿尔金山脉边缘的一户小村庄得知,在和我们入山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有位异族红发人士牵着一头雪剑虎说是要去阿尔金山脉围猎。”

      “然后我们就遇到了狼群袭击,今天又看到了雪剑虎的虎皮,这也太巧合了吧?”

      “所以我觉得这不是巧合。”雷廷剑沉默片刻,坚定的说。

      “你的意思是那红发异族人被灭口了?”雷廷俊问道。

      “嗯,再加上我们遇袭,虽然和我身份无关,但是足矣说明那家客栈有问题!”

      “你是觉得你们遭狼群袭击是有人操纵的?”雷廷凯有些想不明白。

      “嗯,很有可能就是那红发异族人。”雷廷剑肯定的说。

      “背后想杀我的可能是同一波人,只不过赵骅趁机得手了。”

      “可这和青木派有何关系?”

      田磊也从马车里探出了头。

      “我直觉昨晚那马腾客栈背后实力应该就是青木派,以青木派目前在江湖的地位,足矣让那张老板有恃无恐。”

      雷廷剑皱着眉头,“他们的目标是我,同时能让赵骅和狼群袭击,这幕后之人恐怕不简单。”

      “所以我听到今晚和咱们一同出城的还有青木派,心里就犯嘀咕,右眼皮直跳……在这之前却没有这样的感觉。”雷廷剑摸摸眼睛,不太确定的说,“具体他们之间有何关联,我也不说不清楚。”

      “五弟勿要疑神疑鬼,有我和大哥在,你放心好了。”雷廷凯哈哈一笑,亮出银枪,宽慰道。

      南北郡,距离雷氏势力范围西北道地界不足五十里路,所以大约两个时辰后,雷廷剑一行人平平安安的到了西北道和岭南道地界。

      “五弟,你看没事吧……”雷廷凯细声细语的说道。

      雷廷凯觉得五弟这是精神上受到了创伤,害怕刺激到他。

      “大哥,我没闹着玩,我也不知道我为何突然这么抢手……”雷廷剑觉得雷廷凯不相信又要避免要刺激他,急忙解释。

      “我们还在阿尔金山脉捡到了一个布袋,里面居然装着我找不到的裤衩。”

      雷廷剑突然想到那只黑色袋子,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般。

      “什么?你的裤衩?”雷廷俊和雷廷凯异口同声的问道,一脸黑线。

      “嗯。”雷廷剑点点头,接着说,“而且这个布袋有人在那异族人身上看到过。”

      “这么重要的证据,你怎么没在马腾客栈提出来?”

      “这不怕打草惊蛇么,那家客栈绝对有问题。”雷廷剑经此大难,成熟不少。

      “另外这现线索都是碎片状,我还不能有效的串在一起。”雷廷剑眉头紧锁。

      “五弟做的对,如果打草惊蛇,他们万一要拼个鱼死网破,我们还真不好脱身,但是等我们回到咱们地盘,嘿嘿……”雷廷凯赞许道。

      “先回家,再到告诉四叔,再暗中调查……”雷廷凯若有所思。

      在交谈中,雷廷剑一行人跨过两地界碑。

      望着远处群山之巅,泛着鱼肚白,众人松了一口气。

      “嘘……”

      突然,雷廷剑示意众人止步,伸出耳朵细听。

      除了轻风拂过山岗,刮着树枝哗啦啦的声音之外,一片寂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