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娱乐明星>

      难道就是因为他是天选之子?

      难道因为他是空降在如意大陆的主角,所必须要承受的打击吗?

      亲人为了他反目,兄弟为了他变为傻子。

      如果这是小说,情节未免太老套了,一点新意都没有。

      还不如是个神豪小说的剧情呢——

      作为主角的他靠着钞能力,成为了天下首富,身边美女入群,过上了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幸福生活,要不然都对不起这钞能力。

      用钞能力来打架,也太没有杀伤力!

      早知道是这剧情,吴乾肯定会学蝙蝠侠,依靠钞能力打造全套的武器和装备,也不会搞得现在自己这么被动。

      被囚禁在小蛋蛋里,一点忙都帮不上。

      看来,林员外没有瞎说,他就是天选之人,必然要经历劳心志、劳筋骨、饿体肤、空乏身……

      吴乾开始胡思乱想,归根结底,还是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可眼前所见,耳朵所闻,的确如此,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

      圆球突然晃动起来。

      吴乾连忙回过神,抬头观看,只见外面风起云涌,天色大变。

      这是要动手的前奏嘛。

      知足常乐。吴乾摸了摸胸前的如意铜钱,上面的四个字,提醒他——

      既来之,则安之。

      如果自己真的是主角,肯定没有生命威胁,吴乾放下心来。

      既然剧情朝着狗血方向发展,未来是要靠暴力、超能力才能生存,那就趁着机会好好观摩一下,如何用超能力打架,提前做好准备。

      来吧,展示——

      费师和第一尺两人各站一边,高大的像动画片里没穿紧身衣的奥特曼。

      从游戏的角度来分析,两人是法师,中路AP,不近身攻击,擅长远程法术输出。

      一个挥舞手中半米长毛笔,在空中划着各种符号,一个手拿墨色戒尺,在半空横竖比量着,像在做几何题。

      一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善,伴着费师的话:人之初,性本善,我劝你回归善良的本性,飘向第一尺。

      这法术吟唱时间有点长,如果有刺客偷袭,十有八九会被重伤。

      无形的飓风把圆球吹动起来,里面的吴乾站不稳,随着滚动起来,根本看不清外界。

      只听见——

      善恶是人的两面,没有恶的善,不能称其为人。第一尺的声音响起来。

      这个第一尺的吟唱时间,跟费师半斤八两。

      轰——一声巨响。气浪向四周涌动。

      吴乾感觉自己飞起来了,脸贴着圆球内壁。

      圆球突然撞到一个硬物,反弹,重新回到地面上,继续滚动,直到碰上马路牙子,才算停下来。

      尼玛——

      错过了精彩的一波PK。

      期待下一波,这才刚开始,后面更精彩。

      吴乾安慰自己,坐下来,不由得感叹一句:这时要是有包爆米花和汽水,就真有点像影院看3D电影的感觉,不对,起码5D。

      画地为牢,好好反省一下吧。

      一个白色圆圈出现在第一尺脚下。

      第一尺想走出圆圈,伸手去摸,被挡了回去,四处试探,都被挡回去,像个跳默剧的演员,在进行无实物表演。

      这个可以给灯,把一个被困在狭小空间里的人,想逃出又不能的样子表演的淋漓尽致。

      吴乾又模仿起选秀节目的导师,点评起第一尺来。

      反正出不去,第一尺又不知道他在这,拿他调侃一下,怎么了?

      不服,你进来打我呀?

      物极必反。

      吴乾彻底放飞自我了,既然是主角,天选之人,就要变现的镇定大气。

      有位伟人曾说过,一切反派都是纸老虎。

      纸老虎不免疫火,早晚会被我一把火烧了。吴乾得意的吹嘘。

      唉,我说,既然老子是主角,给我来包爆米花,不过分吧?吴乾吧唧了一下嘴,随口吆喝了一句,就是自我调侃一下而已。

      结果,还真有。一个机器人缓缓而来,有爆米花,有汽水,还有其他各种零食。

      原来,这圆球里面有各种食物,是伍行为自己准备的。

      吴乾误打误撞的说出了唤醒机器人口令,现在,这些食物全部便宜吴乾了。

      看在美食的面子上,我原谅你了。吴乾冲着圆球外站在一旁发呆的伍行挥了挥手里的爆米花桶。

      吃着爆米花,喝着汽水,看着360度直播魔幻大片,爽的不要不要的。

      好戏继续。

      第一尺不慌,拿起戒尺,在无形的气罩墙上划了一个跟他身高差不多的长方形。

      用手轻轻一碰,无形的长方形气墙倒地,激起一层尘土。

      第一尺从里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回敬你一个。

      第一尺也不是那吃亏的人,也就是个小心眼,睚眦必报的真小人,伪君子——

      吴乾又担任起解说的角色,学着游戏主播的样子,自己说给自己听,故意贬低第一尺,把心里的恶气发泄出来。

      游戏玩的好坏不重要,关键靠解说,好的解说能锦上添花。

      第三波PK来啦——

      无规矩不成方圆,国有国法,法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你可知触犯了多少种法?

      第一尺的戒尺划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方框,方框变成一个个厚厚的书,飘向费师。

      费师好奇,用手接过书,翻看一看:

      ——民法宝典,第一条,守法,是每个人应尽的义务。

      说的对。费师点头同意,接着看下去。

      越来越多的书,飘向费师,压在他身上。

      渐渐的,一座百丈高的书山,把费师压在里面。

      第一尺太卑鄙了!

      知道费师喜欢读书,竟然不地道的用法规书籍来诱惑他。

      这些足足有几万本之多,都是第一尺制定的法规、规则和要求。

      没事,费师会突破出来的。

      这点书,对费师来说不算什么,很快就会看完。

      吴乾往嘴里扔了一把爆米花,安慰自己道。

      果不其然,书山底部出现一个洞,越来越大,里面传来费师的声音——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费师慢慢的走出来,左手反放在后腰,右手举着一本小册子,边走边念叨。

      一条小路弯弯曲曲,从山脚向上延伸到山顶。

      费师拾阶而上,登上了山峰。

      太霸气了,太帅气了!

      有种人到山顶我为峰的气派。

      费师威武,请接收我的膝盖。

      吴乾跪下,双手不停的向下摆动,做出磕头的动作。

      接着,费师和第一尺又交锋了几次,各有胜负,看来是一场持久战,微操好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

      吴乾有些犯困了,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不如我们下盘棋,一局定输赢,如何?第一尺提出新的建议,商棋吧?

      可以。费师点头同意。

      商棋?

      有没有搞错,这两位大佬不打架了,改文斗下棋?

      还是我改良过的象棋?

      一口汽水喷出来,吴乾呛的咳嗦。

      你们这样搞,会伤了唯一观众的心的!

      刚才的打斗,虽说单调些,起码场面还算刺激,有看头。

      可是,谁爱看下棋呀?

      那是退休老大爷才喜欢干的事。

      你们才五十出头,正壮年,可不能沉迷于商棋。

      再说,我怎么看呀?

      棋盘不得找个桌子放,那么高,我能看到吗?一点不考虑观众的感受,差评,投诉,退票!

      吴乾开始抱怨。

      可是下一秒,他闭上嘴,两眼再次冒光,只勾勾的盯着大“屏幕”。

      奇异的事情发生——

      一副10米宽的透明棋盘悬浮于半空中,两侧列阵站着16颗棋子,每个棋子变身成形态各异的小人,胸前各贴一字,如買、賣,産等,活灵活现,在等待命令,随时冲向对方的阵地,消灭到对方。

      而棋盘两头的官(管),则变成了第一尺和费师的形象,第一尺身穿墨色蟒袍站立在高台上,胸前绣着一个红色的“官”字,头戴金甲盔,长五米的巨型戒尺剑斜跨腰间,右手按住剑柄,左手指向前方。

      费师双眼微闭,身穿白色长衫,背后绣着一个浅黑色的“管”,头戴竹编草帽,坐在一块礁石上,双手握着2米长的玉色竹竿,没有鱼钩的鱼线垂下,随风摆动。

      风格迥异的两人,分别坐阵己方中大营本部,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进攻——一声呐喊,格外的响亮。

      第一尺率先进攻,左下角的一个中年男人,身穿红色正装,手拿长方形纸,纸上写着“合同”两字,肥头大耳,大肚便便的上前一大步,下一步便可以横冲直撞,开疆扩土。

      费师方第二排右边站着一位黑色职业装的美女,右手拿一张金色银行卡,卡上印刻着一个“買”字,向左走着猫步来到费师正前方。

      传统的象棋,是关于战场的排兵布阵,将帅之间的你死我活。

      而商棋,借鉴了象棋,是商场战争,没有硝烟的战场,考验管理者对采购、生产、销售的你各个环节的操控,是智慧的考验。

      第一尺和费师你来我往,调兵遣将,各有得失。

      被吃掉离开棋盘的棋子小人会丧失生机,变成雕像,像真的死去一般,同时,第一尺和费师的脸色也会随之暗淡,憔悴。

      当费师的一个女助理“助”被第一尺的销售“賣”给踢下棋盘“吃掉”时,费师吐了一口鲜血。

      他两人是在用各自的超能力和生命力在下棋!

      费师,别下了,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奶奶在一旁心疼的制止道,吴乾没了,我不能再失去你……

      别下了!大爷。我没事——

      吴乾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大声喊道。

      可是,喊解决不了问题。

      我要出去!让大爷费师知道我没事,他才能收手。吴乾打定主意,开始催动钞能力,无数坚硬的钞票飞向圆球内壁,希望能刺穿一个洞,逃离出去。

      叮叮,叮——

      叮叮,叮——

      钱币破碎,散落一地。

      而内壁丝毫没有一点破损,坚如磐石。

      红色的最后一个工(人),拿着一把螺丝刀,视死如归的冲向第一尺。

      第一尺四周没有棋子了,只能靠他自己应付,想拔出长剑,可惜剑柄太长,抽不出来。

      两人你来我往几个回合,最后,工(人)奋力掷向第一尺。

      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