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直播平台网站

      其次是剑修的飞剑不同于法修的法器,释放前不需要祭炼,而是直接攻击。

      倒不是说飞剑胜过法器,而是剑修时时刻刻都在祭炼飞剑,追求人剑通灵,心剑合一。

      故而就算飞剑飞出神识之外,剑修也有办法将飞剑收回,就是稍微麻烦些。

      在金一仙看来,有一金一火两柄飞剑在侧,他想近身或者全力施法攻击宁渭,就是个笑话。

      必须把飞剑压制到远离身体,或者靠近宁渭两百丈内,才有机会一决胜负。

      他咬咬牙,再度凝出一个金环,同时手中结出三道风雷剑,其中两道对攻火系飞剑,剩下一道直奔宁渭而去。

      “咦?一息三术?你吃了雷元丹?”

      宁渭有些惊讶,筑基初期修士的施法速度可没那么快,他略一转念,便知金一仙吃了丹药。

      他有些不理解,双方只是和平比斗而已,又不是生死相决,吃雷元丹完全就是浪费,打不过认输就行了嘛。

      金系飞剑攻击金环无效,他是知道的,火系飞剑会被两道风雷剑击飞,也在他估计之内。

      宁渭毫不迟疑,双剑一错,金系飞剑朝金一仙头颅射去,火系飞剑却斩向了金环。

      这对金一仙来说是个两难选择,金系飞剑必须要躲,不躲就是输,火系飞剑也要防,一旦破开金环,其威胁度会大大提升。

      他极力输出元气,金环骤然一扩,升到头顶抗住金系飞剑,同时神识操控下,两道风雷剑拐了个弯,再度对上火系飞剑。

      一阵火花带闪电,两道风雷剑双双消泯,火系飞剑又被劈飞出去。

      突然,金系飞剑攻势一滞,旋即擦着金环飞过。

      金一仙顿时了然,那是第三道风雷剑靠近了宁渭,他闪身避过,导致操控金系飞剑出现了一丝瑕疵。

      原来如此!

      宁渭的大部分神识都用在操控飞剑上,对自身的把握大大降低,这就是剑修的缺点!

      找到了宁渭的破绽,金一仙振作精神,指掌翻飞间风雷剑毫不停歇,两道攻向火系飞剑,剩下一道招呼给了宁渭。

      一时间,宁渭手忙脚乱,他既要控制两柄飞剑远攻,又要躲避来袭的法剑,进退失据之下,飞剑的攻击频率开始降低。

      终于把劣势扳回来了,金一仙信心大起。

      三道风雷剑的分配再度发生变化,阻击火系飞剑的两道中分出一道来阻击金系飞剑,攻击宁渭那道则是提高了风元气的比例。

      风雷剑本就是金一仙最熟练的法术之一,改变元气构成,影响飞行速度,可谓轻而易举。

      宁渭又急又惧,他的剑遁术速度不到一息百丈,面对将近一息二百五十丈的风雷剑,躲得狼狈无比。

      就在一次回身转折时,头顶银光一闪,发觉他身体猛然一顿,已被一个银色光环圈住。

      惊惶之下,正欲发力挣脱禁锢,一道九寸银色小剑已经擦着他的耳边飞过。

      “宁渭师兄,胜负已分了吧?”

      “你!罢了!我愿赌服输!”

      宁渭只觉身上的禁锢化解,已经能够动弹,他摸了摸耳边几根断发,实际上是不服气的,因为他认为金一仙吃了雷元丹,取了巧。

      但对法修来说,吃丹药还算好的,之前和其他几名极道弟子比斗,还有人掏法器、符箓呢。

      谁叫你要当奉剑为神的剑修?

      金一仙松了口气,对这样一个结果,他也是不满意的。

      当初炼气时,他与九幽、三清弟子斗法,从来没有一上来就陷入如此大的劣势过,如今与天一剑修比斗,竟然只能靠运气取胜。

      为什么这么说?

      金环能抗住宁渭的金系飞剑,也能禁锢他的身体,完全是因为他是金系灵种。

      二人虽然比斗时间不长,金一仙却发现宁渭操控金系飞剑比操控火系飞剑要熟练一些,故有此猜测。

      是以他才放心使用金环,否则若宁渭是其他灵种,金环就不能用来禁锢,而是用来攻击了。

      真到了那时,金一仙全力一击,势必会放松对两柄飞剑的防御,只要宁渭躲过一劫,就能立刻反击,到时胜负难料...

      二人战罢便出了城界,宁渭是个好面子的,羞于提及败况,只拉着宁沁疾飞而去。

      在场赌徒都是人精,哪里看不出来,顿时一片哗然。

      金一仙正待离开,一名中年道人走了上来,笑吟吟抛出一个纳袋,道:

      “师弟好本事啊,竟然击败了那剑疯子。”

      “师兄这是?”

      金一仙接过纳袋,神识一探,发现里面有三十枚中品灵石,不禁有些奇怪。

      “哈哈,为兄道号宛惠,适才在赌桌上押了师弟一手,小赚一笔灵石,你可有兴趣?”

      宛惠双眼放光,对于有些本事的极道弟子,那就是棵摇钱树!

      金一仙看其面容,不禁生出一丝厌恶,他与人斗法,却成了赌博牟利的盘口,把他看成什么了?斗鸡?斗犬?

      他一把扔回纳袋,转身纵上天空:

      “小弟赌运不佳,就不陪宛惠师兄耍闹了!”

      说罢,笔直朝雷鸣山洞府飞去。

      宛惠新手接过,眉头一皱,微微冷笑:

      “真以为击败一个小小宁渭,就不把天一剑修放在眼里了?不过是极道仙宗的人质罢了!”

      他心中腾起一丝恶意,但转念想到再过半年便是剑派一年一度的斗剑大会,不禁露出微笑,那时才是他大赚灵石的良机!

      ——————

      金一仙飞回洞府,盘膝坐下,开始复盘与宁渭的战斗。

      像宁渭这样天一筑基中最底层的弟子,修行任务无外乎三项。

      一是提升修为,此乃修士根本,不可荒废;二是领悟五行,为后续五行化太虚奠定基础,这是天一剑派修士成婴的必要准备;三是练出剑炁,这关乎能否修炼天一的剑炁之术。

      很明显,首先,宁渭刚刚筑基三年,和他一样都是筑基初期,不存在境界差距。

      其次,他有道简的帮助才摸到金克木的门槛,宁渭哪有什么道意在身?

      第三就不必说了,只要宁渭能发出最简单的剑气,他也不会反败为胜,在第一波交手中就会被剑气击中。

      但金一仙相信,宁渭练出剑气不会拖太久,天一剑派九万年传承,必定有成熟的理论帮助筑基弟子迅速练成剑炁。

      到时,他又靠什么战胜天一剑修?

      近身?

      剑修怕近身,法修难道就不怕?

      在他看来,必须用最擅长的本事去对付剑修,才有机会在攻防中寻得致胜良机。

      那么,他最擅长的本事是什么?

      是悟道,用道意加持法术,才有与飞剑一拼之力!

      想明白了这一点,金一仙心中一阵坦然,再度投身到修炼之中。

      ——————

      又是半年时光流逝,金一仙如今已是一名二十岁的青年道人。

      原本他还想把几门法术修炼得更得心应手些,天一剑令却传来了消息——斗剑大会开始了!

      对五年不能出门的天一弟子而言,斗剑大会就是他们唯一能获取宗门珍贵奖励的机会。

      不要以为剑修一心唯剑,不重外物,或许到了真君、道君层次是这样,对宁渭、宁沁这样的小筑基来说,宗门奖励能帮他们更增几成战力!

      比如异五行飞剑,就是每届斗剑大会中的最引人注目的宝物!

      和法修没有异五行灵种,就无法施展异五行法术不同,飞剑是用神识操控,对修士灵种的要求不高。

      即使水灵种修士得了一柄雷系飞剑,在祭炼完全后,操控起来并不比雷灵种要弱多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