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ube午夜视频

      林志这次仔细观察了李荣的动作,李荣右指在和镜面接触的一瞬间闪过一丝白光,接着镜面上闪出一个指纹图案。

      “手伸过来。”李荣也愣了一下,不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是右手食指吧。”

      “啊,嗯嗯。”林志那知道什么密码随意应合着,试探着伸出右手食指在屏幕上按了一下。所谓的洞天镜屏幕闪过一个树形的标志,接着在半空中投影出一排文件。《光道的研究—作业》《气海的模拟》《气海的实地考察》……

      李荣情不自禁的笑了,但很快努力收敛起来,快速的点开《气海的模拟》,同时拿出一个笔记本,嘴里念念有词,手里不时的记录着。

      林志则若有所思重新戴上可接入设备,找到网络设置,试探着伸出右手,原本类似wife密码输入界面渐渐变成指纹形状。

      林志在可接入设备表面按了一下,不出所料的解锁了密码。

      “这算什么?某种恶趣味吗?“林志成功解锁密码,吐槽一句,接着赶紧上网搜索世界历史。

      随着一阵十分令人厌恶的铃声,林志正在查阅的页面突然关闭,网络再次断开。屏幕跳出一个提示,上课时间,设备自动断网,想要改变设置请戳这里。

      屏幕上跳出一个大大的黄色感叹号,感叹号很有质感并且一闪一闪的让人很想按下去。

      “我该说‘我’什么好?”林志右手握拳,扫了一眼周围,老师没来,李荣旁边多了七八个人,拿着笔记抄着李荣记录的内容。

      林志用意念尝试点击黄色感叹号,在没有反应后,试图用手指直接点击屏幕上的内容,但很快林志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与其自己胡乱尝试,还不如直接上网找。”

      林志再次打开网络设置,这次搜索的是怎么让手指闪烁白光。网络世界从来不缺少各种各样的人,也从不缺少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回答,林志很快找到一个满意回答。

      “为什么我不能用连接器打电动,是因为我的手上没法发出黄色的光吗?”

      “你说的是真元吧,看来你还没进入初中,进入初中后,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青木的链接光屏只能用真元触碰到,掌控真元的具体操作是意念神合,气随意动……”

      也许是因为身体记忆之类的东西,林志很快掌握了这项技能,然后林志下一刻就用食指附加真元,狠戳设置,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该关的关,该停的停。

      这时一个面容清秀的人走进教室,林志深吸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拿下了可接入设备。

      在林志的视角看来这个人外表年轻不过十六左右,但想来一定是返老还童驻颜有术,举止怪异,想来一定是沉迷于解刨灵魂。

      却听林志旁边来抄笔记的一个人意外的说到:“余几画?你爸呢?”

      被称作余几画的人有些拘谨:”我爸说青木的修真世界开了,这三天你们自习,不过还是给你们留了道作业。“

      余几画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下来,创造一个杀招。林志愣了一下,感慨自己的草木皆兵,重新戴上连接器。

      余几画写的字很漂亮,行云流水,肥瘦兼具。不过林志只看了一眼,黑板上的字迹就开始变淡消失。林志看看旁边同学习以为常的样子,继续自己的网上之旅,争取让自己成为一个正常人。

      过了一会,李荣抄完这一篇,心满意足的将洞天镜还给林志。这个举动让旁边的人一阵叹息,很奇怪,这些同学明明都很想看,却没有一个人再向林志借洞天镜。

      洞天镜:利用电子学和道痕学原理根据一系列指令来对数据进行处理和模拟的机器,也可以用以模拟场景。

      林志暂且将洞天镜当作拥有更多功能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目录试图寻找有关前身的日记或者一些随笔的记录,遗憾的是洞天镜中并不存在类似的文件。林志将洞天镜放回包里,考虑接下来该怎么糊弄前身的朋友,如果前身确实有朋友的话。

      这节课下课后就该放学了,在林志艰难的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三个男的和两个女的说笑着走到教室门口。其中一个壮硕的男生招手:”林志,走了,去副本,放学后人就太多了。”

      “副本。”林志暗叹,脸上却不得不装作一副焦急的样子“不了,我有些急事。”

      同行的几个人明显想错了什么,笑容渐渐消失。两个女生中较高的一个情绪更为激动,似乎是在委屈些什么,快步离开,旁边的人追了上去。教室中剩下的人都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林志,林志偏偏还不好解释什么,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前因后果,这种事偏偏还越描越黑。

      林志感觉教室是呆不住了,拿起书包快步离开,用网络导航找到自己的“家”。那个建筑的位置并不远,林志步行着,路上的一切都很陌生,很新奇,天空中漂浮的奇特圆球物体,看起来和太阳一样大的空中建筑,变得陌生充满未来感的楼房。

      路上,天空中的人飞来飞去然后突然消失。原本在空中看起来极大的建筑,在林志走远后自动消失。

      林志身体里不断产生的熟悉感,灵魂里不断产生的陌生感,两者合并不断产生的违和感,林志感觉自己快疯了。林志有太多的疑问,太厌恶也太害怕了,厌恶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害怕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现实。

      前身是个孤儿,很巧合他的名字也叫林志,前身所在的家是政府统一安排的,是联合政府对十多年前发生事故的补助措施。但林志根据模糊的记忆隐约察觉到,前身的父母并非是死在那场事故中,而在那个混乱的时期,真相变得难以查证。

      林志用之前翻出来的那张卡打开房门,这个房子很大对于现在林志来说。房子包括一个客厅,一个卧室,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一件工作室。

      林志并不清楚这种科幻厨房的用法,只能打开可接入设备,在家里一阵扫荡,用类似传图识物的功能找到两管营养食物。不过拜此所赐,林志勉强也了解到家中物品的使用。

      “起码知道哪里不能碰了。”林志自嘲一番,开始在网络世界中畅游。

      除此之外,林志还有一个很深的疑问。林志在之前翻看书籍的时候便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是游戏,为什么偏偏游戏的定义会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六百年前游戏的定义:娱乐活动,某些非比赛性质的项目,也指玩耍。

      现在游戏的定义:大多数人在社会活动中所从事的作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工作,也指一些世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