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成视频人appi

      牛队长的讲话,或者说鸡汤,油腻是油腻了点。但对这群学员们来说,却多多少少起了不少的作用...

      每个人应征入伍的理由都各不相同,可每个人对军人的敬佩却如出一辙...

      在这种情况下,在英烈们面前,谁都不愿意让自己拉拉胯。

      不就是负重嘛~不就是肌肉酸痛嘛~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一队人在山里一路走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可好景不长,随着运动距离的增加,众人的速度还是慢慢降了下来...

      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半左右,一行人这才抵达他们今晚的宿营地。

      位于大汤山以北,徒步行走20多公里外的莲花山森林公园。

      “你们的帐篷、行军床、被褥,我们已经帮你们送过来了!”

      牛队长适时地出现在了队伍面前,手里倒是没有提着那个喇叭...

      “早上教过你们该如何搭建宿营地,现在给你们半个小时,自行分工协作。半个小时后,我来检查,不合格,就全部返工!”

      返不返工的其实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一旦返工,很可能午饭就吃不上了。

      早上都没吃饭,午餐再不吃...

      这么高强度的训练,真的是会死人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并不止江腾一人,于是乎,当牛队长的“解散”口令出来。学员们迅速分组...

      而指挥者的位置,众人下意识地看向江腾。

      一方面,固然有江腾强行军项目突出表现的加分,更重要的一方面是...

      昨晚这货说自己是政院出来的,既然报的政工,那应该是文科方面比较强,文科比较强的人记忆力通常都不错...

      没错,饿着肚子干了三十多公里,众人现在没晕过去都是身体素质倍棒了。至于早上牛队长说的东西...

      零星记得一点,但要完整地记忆,显然是开玩笑!

      “先确定背风面吧,苏云,郝一辰,你们两去确定风向!把山谷的通风口、背风、迎风面全部确定下来!”

      看着众人都瞅着自己,江腾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没错,按照系统判定。由于现在户外旅行的人越来越多,野外宿营内容并不支持直接提供...

      “皮德恒,朱思淼,你们两上树,寻找水源!徐瑞、柯城,你们去探查地势,发现附近有落石风险、雨水冲刷痕迹的地方,及时汇报!其余人组装折叠床!”

      随着江腾的指令,众人四散而出。

      其实真说起来,就江腾的观察而言。自己等人现在所处的平地就不错...

      并不陡峭,并且自己也没有感觉到风力强劲的流动,哪怕不是背风坡,也不可能是通风口!流水落石更是扯淡...

      毕竟如果这里有流水冲刷痕迹的话,自己还命令皮德恒两人去找个屁的水源啊。

      可看看站在一旁不说话的牛队长,江腾表示,稳健!

      一定要稳健!中午千万不能再返工了...

      等等!

      我好像漏了什么...

      “分出六个人,两两一组。沿东、西、南三个方向前出三公里侦察!如有大型野生动物活动痕迹或者水源,及时汇报!”

      说到这,江腾转过头看向牛队长。

      意图通过观察牛队长的面部表情,来判断自己这个决定对还是不对。

      只可惜,牛队长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其余教官们也是如出一辙,既不赞成,也不反对...

      看到听到自己这道指令,愣神后便分出人手准备行动的学员。江腾决定进一步试探一下..

      “等等!”

      叫住准备出发的学员,江腾屁颠屁颠地跑到牛队长身边。

      “那个,牛队长,您看是不是给他们每人发两颗子弹?这探查过程万一撞上野猪什么的,也...”

      不等江腾把话说完,牛队长冲着身后一名教官摆摆头。

      接着那人从口袋里摸出12枚子弹,走上前分给学员们。

      片刻后,将装好子弹的弹匣重新塞进步枪。六名学员们转过头看向江腾,在得到江腾微微点头的许可后,六人出发了...

      妈耶,又犯傻了!

      望着六人消失在山林中的背影,江腾懊悔地一拍脑门。

      要什么子弹啊,对讲机他不香吗?!

      我居然忘了要三部对讲机...

      现在想什么都为时已晚了,江腾无奈地摇摇头,随即自己也加入了工作当中,开始和战友们一块组装起折叠床摆放在空地上。

      不一会,除了前出侦察的三组学员外,其余人一一回归。

      “现在刮得是西北风,咱们在山的南面,我们这就是背风坡!”

      是了!我就说嘛!

      江腾点点头...

      “前面的山坡我们去看了,无流水冲刷痕迹,无较大的裸露石块!”

      “江腾,我们东南方向两公里处的树木生长比其余地方要高一截,并且呈波浪线状往东北方向衍生!那附近应该有活水源!”

      皮德恒兴致勃勃地说道。

      “那附近有没有可观察到的平地?”

      江腾点了点头,寻找水源的方法昨天晚上牛队长教了。

      在野外,并不是每个水都能喝的。

      地表水的饮用,只能选取活水源。也就是流动的水源,像一些水潭、水洼里的水都是不能直接饮用的,天知道里面有多少有害细菌!

      流动的水,能最大限度的避免这一点。而想要寻找流动的水源,通过树木的生长情况,无疑是最直观的分辨方法。

      在一座森林里,越是靠近水源的树木,吸收到的水分越多,生长得就会越好。然后再看这些比周围要高一些的树木,是聚点分布,还是线状分布,就能很轻易地分辨出水源地,并且还能同时判断出该水源是活水还是死水...

      只是,唯一不好的一点,这种方法对爬树的要求比较高!

      而且越往北,亚寒带针叶林越多的地方越难用...

      因为,针叶林比较难爬...

      “没有,那边地势比较平整,都是树!”

      “那就在这吧,哥几个,手上的活先停一下。咱们先平整一下地面,皮皮你们几个去挖排水渠,然后在排水渠边上撒上一圈雄黄粉和石灰粉!”

      听到皮德恒的答复,江腾有些失望...

      想想取水还要走两公里多...哦不,直线观察两公里,步行起码得三公里,江腾就有些蛋疼...

      是真·蛋疼!

      这两天六十多公里的长途进行,大腿内侧好像有点磨破皮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