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苍私人定制电影

      权觅儿闻言,垂头轻咬下唇,尽显羞怯之态。

      “哈哈哈……”权温一想到昨晚的情景,不由得大笑出声,“我看九皇子之所以没有当场为难你师兄龙非夜,完全是沾了你的光!”

      “父亲大人~”权觅儿挽着他父亲的胳膊,娇嗔了一句。

      “哎呦,昨晚上让你敬一杯酒,结果你就腻在那九皇子身旁,怎么?现在知道害羞了?”权温越想心头越喜。

      “哼~”权觅儿一副小女儿姿态,更引得他父亲大笑不止。

      咚咚咚。

      就在他父女二人谈得正欢之际,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什么事?”权温胸中的火气全消,语气温和。

      “家主,东陵域域主送来请帖,想要请您去东陵阁一叙!”

      “哈~”

      瞬间,权温脸上喜笑颜开。

      如果昨天东陵域域主是因为九皇子的面子到他府上,那么今天邀请他是因为东陵域域主看出了九皇子对他的女儿有意,有心巴结!

      “嗯,我知道了,你去回复前来传话的人,我马上收拾一下,会尽快赶过去!”权温脸上喜形于色,丝毫没有掩饰。

      外面的家仆正要应声离去,权温又听见外面传来喜报。

      “家主,九皇子送来请帖,邀小姐今晚泛舟游湖!”

      “是吗?”连续的请帖让权温有些笑得合不拢嘴了。

      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说不定他还真有希望成为国丈啊!

      毕竟九皇子是目前最有可能夺得大幽神器之人,到时候他们权家荣升上清大道域,那什么东陵域域主见了他还要参拜!

      “好好好,知道了,你快去回复传话之人,今晚必定如约而至!”

      “是!”两名前来传话的仆人躬身即将离去。

      “唉,等等!”权温又喝道:“去账房支一定金元宝给替九皇子那边的传话之人!”

      “可是……”外面的仆人犹豫了一下,“老爷,小的这样过去,账房是不会支给小的金元宝的!”

      “唉,算了,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权温笑得根本合不上嘴了。

      临走时还教训了权觅儿一顿,“还等什么呢?还不快去沐浴更衣,好好准备一番?”

      “哦~”权觅儿随口应了一声,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

      行宫,水上楼台。

      “九哥,自从出了上清大道域,你做的事我是一件也看不懂了!”嬴宁坐在围栏旁,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的九哥给湖里的鱼喂食。

      嬴无殇自顾自地扔着鱼食,问道:“有什么看不懂的?”

      嬴宁沉吟道:“在神都大幽,我以为你不喜欢女人,怎么到了这东陵域就转性,喜欢上女人了?”

      什么叫喜欢上女人了?

      嬴无殇嘴角微颤,叹了口气,微微苦笑,却没有去解释。

      “神都大幽那么多名门闺秀送上门来,你看都不曾看上她们一眼,怎么对那权家小姐来了兴致?”此地只有他兄弟二人,所以嬴宁尽可能将自己心头的疑惑说了出来:“我承认,那权家小姐有些姿色,但也不至于让你如此大费周章吧?

      “九哥,每次都是我请你,你都不曾请我泛舟游湖,现在居然请一个只有数面之缘女人,当真是……,当真是……”

      一时间没有想到合适的词汇,让嬴宁一时语塞。

      这小子这么大人了,还是一副小孩子秉性……嬴无殇再次无奈摇头,不去理会。

      因为你越是去理会这小子,这小子就越来劲儿!

      “不行,九哥,今晚上我也要去!”嬴宁猛地站了起来,十分笃定地对他九哥说道。

      嬴无殇手脚一僵,一脸嫌弃地看向嬴宁。

      “九哥,你那是什么眼神……”嬴宁看着自己九哥那眼神,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自己体会,我先走了!”嬴无殇不想再和这弟弟胡闹,先行离去,只留下嬴宁在原地思考。

      “那是嫌弃的眼神吗?不可能啊!这世上最不可能嫌弃我的,非我九哥莫属了!”

      ……

      回到房中,赢无殇拍了拍手。

      “参见九皇子!”

      不多时,全身被黑袍笼罩,看不清面容,只能从声音辨别出是男是女的人出现。

      嬴无殇沉声道:“叮嘱下面的人,将昨日抓来的人盯紧,找人医治他的腿,好吃好喝的给他,不要伤他一根毫毛,更不能让他跑了!”

      “咦??”作为九皇子的影子,男子从来是唯命是从,但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疑惑。

      因为那个叫金洵的少年根本一无是处,没有这样做的必要,若是真有什么麻烦,直接解决也就好了。

      “是!”但很快,他还是应了一声。

      嬴无殇点着头,又吩咐道:“幽影,你再去帮我查查权家那叫龙非夜的,看他有什么秘密?”

      “是!”幽影这次毫不犹豫地答应。

      “行了,你下去吧!”一切交代完毕,嬴无殇摆了摆手。

      等到幽影消失无踪,嬴无殇轻笑出声:“每天不让那金洵签到,就有一百点天道气运,只是供他吃喝,好像是笔很划算的买卖!

      “此消彼长,等到我天道气运比他高之时,就是他的死期,届时他要是知道我知道他的秘密,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呵~”

      ……

      上陵城郊,东陵山巅。

      宛若仙宫的东陵阁前。

      “权兄,昨日多谢你的盛情邀请了!”江烟亲自出门迎接。

      坐在马车之中的权温受宠若惊,连忙下车拜道:“见过域主,祝……”

      还不等权温跪下把话说完,江烟就踏前一步将其搀扶了起来,“权兄,你我也算是熟人了,不必如此拘礼!”

      “那……”权温稍微迟疑了一下,“那域主,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嗯~”江烟满脸堆笑,“权兄,别说那么多了,进去再说!进去再说!”

      说着,头前领路,将权温引进东陵阁。

      “让域主为我引路,实在是折煞在下了!”与九皇子的事还有未可知,所以权温还是表现出了极其谦卑的姿态。

      “唉,哪里的话?我这主人邀请客人,自然是责无旁贷,以后权兄可要多多来我这东陵阁,叙旧啊!”江烟异常客气,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样子。

      “承域主不弃,定当常常前来拜会!”权温连连点头答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